第116章 血色凶城(四)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654字
  • 2020-02-08 13:44:53

使徒长吸一口凉气:“嘶——是啊,上次顾问存在被抹除的时候我就试过了。而且一切都会被复原的话,即使现在让你们用录音笔录一段话,之后录音也会消失的吧?”

库铂想了一会后说道:“既然这次的’洗牌’只对除顾问和使徒以外的人有效,那我们不如从顾问的死来当标记点如何?即使一切复原后顾问的死案会被草草了结,但只要使徒到时候把疑点告诉我们……不,这样还不够。”

使徒一行人在下楼的过程中没再受到任何袭击,残存的杀人狂都是不愿冒险的类型。

疫医看着一个离开的杀人狂说道:“貌似遇上人比较多的时候,那些家伙就会选择放弃。”

“形影单只的杀人狂一般都会放弃,不过还是有概率吸引好几个杀人狂同时过来围剿的。而且存活的正常人中抱团也不是一件安全的事情,我们之前也看过了,那些杀人狂保留着基本的智商,你信任的那个文静的正常人可能下一秒就会拿出刀刺入你的胸膛。”骨先森打开大门走了出去,他们没有理蹲在草丛里不知道在磨着什么的杀人狂,直接走上了街头。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连帽衫戴着兜帽的人影直直朝他们走了过来。

库铂和使徒握紧了手里的武器,挡在骨先森和疫医的身前。

“别紧张,至少我现在不是来杀你们的。”穿着灰色连帽衫的人影微微抬头,露出了顾问的容貌。

“顾问?不对……你是活在末世2里的异能顾问。”使徒看着对方割裂的嘴角皱起了眉头,“且不说我们本就对立,你们中有没有人被’杀人狂病毒’感染都说不好。”

“呵,那样对你们来说不是更好?他们中说不定还会有内斗,毕竟他们死了可是无法重置的。”异能顾问微笑着说道,“我可没站在【顾问】那边,我是中立的。哦哦,你们也没必要证实我的势力,我也不是站在你们这边的。”

“那你想干什么?”使徒仍然对异能顾问抱有极大的警惕。

“我只是个看戏的,不论正派反派,当双方实力不对等的时候总是有些无趣的。所以……我来给你们点’帮助’。”异能顾问双指一弯,一张纸片打着转飞向使徒,落在他的脚边。

库铂冷冷地看着异能顾问:“也就是说,谁弱你就会帮谁,是吗?”

“当然不是,前提是在我认为帮助后事情会变得有趣的情况下。那么我的工作也完成了,请你们继续给我带来一出好戏,再会。”异能顾问滑稽地做了一个告别礼,然后就化为蝙蝠飞向远方。

骨先森捡起纸片,眼神却看着异能顾问离去的方向。许久她才打开纸片,上面写着这么一段话:

“世界观:除使徒和顾问外其余人都有97%的几率被【空气病毒】激发杀人欲望。成为杀人狂后除失忆外其余没有变化。

解决方法:市医院被【顾问】通过【现实改正】从而拥有能通过空气传播中和病毒的解药,只需将装解药的罐子打开即可让世界重置到死校顾问死前,是不是很简单?你可能会好奇里面失忆的杀人狂为什么没有一不小心把它碰碎,这么重要的玩意怎么可能用易碎玻璃装呢?只要打开罐子这个条件达成即可哦!与其想解药在医院中的哪里,你们不妨先想一下之后的失忆咋办吧。”

疫医听完喃喃道:“97%的几率啊……”

使徒庆幸道:“重置到死校顾问死前,那至少你们还记得平行世界顾问使徒的存在,即使记忆被抹除也不会有什么事了吧?”

“不,我是很讨厌这种忘记某件事的感觉的。”骨先森抬起头,“当世界重置后,我们只记得顾问不明原因地死了,可能被世界意志伪装成车祸,然后使徒被平行世界的自己追杀,那时你们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迷茫,而我则没有继续帮你们的兴趣,因为你们到时的选择和应对我都能猜到。不过我已经想好怎么解决这个事情了,库铂的想法不错,我们可以把顾问的死当作一个【锚】。”

四人到达医院,光站在外面就可以看到里面一片腥风血雨。医生的喉咙被割开,患者围着尸体露出憎恶的表情继续拿刀在尸体上破坏着,也有医生对着同事的尸体一边踹一边用圆珠笔扎入对方的眼眶里。

一楼已经没有正常的人了。

“我们要这么进去吗?我们四个人一起进去的话应该会被群起而攻之的吧。”库铂冷静地分析道。

“肯定的,不过这还是很简单的,像这些还在蹂躏尸体的杀人狂应该都是憋着一股气的,现在的他们不会想太多,智商跟丧尸无异。”骨先森转过头,“嗯,我们这里面跑步最快的是谁?”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看向了疫医。

骨先森大吃一惊:“哈?你们两个大老爷们跑得还没疫医快?”

“……对,初中的时候她是女生中跑最快的,比大部分男生也快。”库铂犹豫了一会儿后看向了唯一的红带选手,“我爸以前训练过我长跑,但短跑确实是我的短板。”

使徒补充道:“高中也是……算了,还是我来吧。”

“嗯……行吧。我确实有点不太方便跑。”疫医犹豫着同意了。

骨先森睁大眼睛:“哦?生理期吗?”

使徒疑惑道:“不对啊,疫医不是这个时候啊。”

库铂:“……”你为什么会知道这种事?

“好吧还是让我去吧,疫医也是个路痴。”使徒也猜到骨先森要干嘛了,“把他们引出来后我就拐回来从窗户进好吧。”

“可以的话记得不要拉开太大距离,不然他们发现追不上你后应该会折返回来。不过保证自己的安全最先。”骨先森嘱咐道。

医院的监控室里坐着一个穿着整洁的男人,他饶有兴致地看着监控里医生和患者杀人的场面。视线移动,他看着大厅的监控里被引出去的一部分杀人狂,然后走进了一男一女。

大厅里还有三个杀人狂没被吸引出去。在现实生活中一个有神智带有杀意并持有武器的人想要牵制住两个人是很容易的事情,除非双方都不要命的情况。杀人狂也是惜命的,所以他看到那三个杀人狂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试探着站到了那两个人的面前。

“啧,应该会死一个人,死了也罢,大厅人少一点更好,医院里快没人杀了。”他看向了另一个监控,几个医生和患者惊恐地藏在一个科室的幕帘后朝摄像头求救,想必他们认为只要一直苟在这里总会有人过来救他们,到时候就可以从摄像头得知他们的地点来救他们。

男人饶有兴趣地看了一眼自己旁边的尸体,只穿了条内裤的尸体旁边是被撕碎的病患服。男人拿起对讲机:“喂,你们谁,去两个人,把二楼眼科三室那边的人赶一下,别杀完了,最多杀两个啊,剩下的留着继续。还有三楼女厕所躲着的那个也可以赶一赶了,老待在那太安逸了。”

就在他放下对讲机满足地叹了一口气的时候,他看到大厅那边出现了异状:那一男一女围着那三个人在大厅里绕了半个圈,等他们三个人连成一条直线的时候一辆吉普车冲破大门撞了进来,有两个人及时逃开了,但有一个人没反应过来被车带着撞在大理石墙壁上,明显活不了了。而逃窜的两人中也有一个因为注意力被车吸引而被男青年一网球拍砸晕,然后男青年拼命砸着杀人狂的头部将他活活砸死。剩下一个杀人狂看到自己敌不寡众就跑出了医院。

吉普车上下来一名女孩,三人很有目的性地直接走上二楼。

“嘶……有点意思。”监控室里的男人笑了,“这一波人肯定比医院里只会逃窜的废物好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