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血色凶城(二)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245字
  • 2020-02-07 15:04:17

使徒抬起木桌,随即刀锋直直穿透了木板,离他的脸颊只有几厘米远。使徒微微抬起木桌,一个肘击打在中年人的腹部,随即扔掉圆桌擒住中年人的手腕将其翻倒在地,将他的右手扭至脱臼。

从赵大爷家出来后他就再没有被其他人劝诱进家中,有些人就此悻悻地关上门,但不乏有一些人强行冲出来想要对使徒下手,其中不乏一些使徒平日见过的面孔。

使徒一路过来,走到了疫医所住的小区。他来之前已经给疫医和库铂打过电话了,确认了对方的存活。

和预想中不同,大街上并没有一群人在相互厮杀。不止使徒所在的小区,大街上也有几个发疯的人,但这并不像丧尸危机,那几个人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使徒,还有一部分人正在切割着地上的尸体。

他们是理智的。使徒看出来了,这些突然发疯的人并没有真正的疯狂,他们是一群拥有思维的杀人狂,大街上空旷而萧条,但民宿里布满了隐秘的杀机。不过好在这是个枪支管制严格的国家,不然场面会更加凶险。使徒在疫医所住的居民楼里用木板抵挡住躲在电梯里的一个小孩的刺击,眼疾手快关上了电梯门。那个小孩也没有继续追击,只是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盯着使徒,直到电梯门将他完全遮挡。

现在使徒完全不敢坐电梯了,即使制服了那个小孩,会不会有人对电梯做手脚也是个风险。

使徒就这么走了整整23层的楼梯,他一路上看到好几个人在看到他时慌忙地关上了防火门,但等他上去后又打开门用狡诈的神情看着他,有的人就此放弃,也有的人带着狂热的神情拿着刀悄悄跟了上来。

他们不会相互攻击。使徒得出了结论。

使徒走到疫医所在的楼层,一进防火门就看到几个人扭打在一起,喊叫着用刀具相互刺着对方。他抬起头,只见骨先森正无聊地靠在墙上看着趴在地上厮杀的几个杀人狂,疫医一副有点恶心的样子,旁边还站着衣服破烂的库铂。

“你是最慢的。”骨先森用舌头鼓捣了两下腮帮子,发出了咯啦咯啦的声响。

“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思吃糖?”使徒说道,“这是什么情况?”

“根据目前的测试结果,应该是城里大部分人都被激发了杀戮欲望变成了杀人狂。不过与之相对的,虽然保持了理智,但他们都忘记了其他的东西,自己的姓名、交际圈、亲人,唯一保存的是知识和本能。”骨先森一脸无聊的表情,“这种时候才能看得出,有的人即使成了杀人狂智商也低得让人同情,甚至在两个杀人狂面前你只要说你只想被其中一个杀死他们就会打起来。”

库铂接道:“不过这只对部分杀人魔有用,智商正常的还是不会中这种低等技俩的,正常情况他们不会相互厮杀,只会去攻击其他没变成杀人狂的人。我在来的路上有看到,警局和医院也没能幸免,也有一些疯狂的警察和医生开始诱杀自己的同事。”

骨先森忽然拿起水果刀对准了使徒:“所以这时候我们就要问了,你怎么确认你是正常的?”

疫医突然插嘴道:“他是正常的。”

使徒配合地举起手:“我记得你们,这还不足以说明吗?”

“当然不能,有可能你失忆后点开了手机通讯录,找到两个通讯最频繁且打得通的人,也就是疫医和库铂,然后念着你备注的名字装作和他们认识。”骨先森说道,“我只问一个问题,顾问的特质是什么?”

使徒想了一秒说道:“墨菲定律和唯心。”

骨先森放下刀,继续鼓捣着嘴里的糖。

使徒犹豫了一下说道:“对了,我上来的时候有几个家伙跟上来了,怎么做?”

骨先森随口说道:“不用管,他们看到咱们面前有几个杀人狂在撕打后就不会管了,他们中有一套不成文的规矩——不抢别人看上的猎物,除非很有自信。然后他们中的一部分就会躲在防火门后等我们过去埋伏我们。”

“额……那之后怎么办?”使徒问道。

“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喂!那个地中海大叔!加油啊!我希望能杀死我的是你哟!”骨先森还给弱势的那位喊上了,那个大叔居然还一副受到鼓舞的样子更卖命地往身上的红毛小伙身上捅刀子。

“眼中只有猎物的时候,就会很少想到猎物会算计自己。”库铂扶了下眼镜,“我倒是很好奇他们之间是怎么分辨对方是否是杀人狂的。另外可以得出这场异变开始的时候起码是早上8点以后了,不然我爸妈应该会在家的,如果他们也被’感染’成杀人狂的话我应该已经死了。”

使徒说道:“也对,但我还是有点奇怪,上次没这么可怕的,只是顾问的存在被抹消了而已,可没有大群杀人狂出现啊。”

“据我分析,【顾问】能做到的应该是给这个世界添加一个【概念】。比如’不存在顾问这个人’、’这座城中大部分人变成杀人狂’之类的。而他在设置这些的时候也必须设置一个条件,达成条件后一切会归于原位并抹掉之前的记忆。”骨先森靠在墙上双手抱胸,“这次他并不是完全想抱着杀死我们的想法来植入【概念】的,因为他的首要目标是消除顾问之死那一案件的后续影响,这点从这次完全可以靠使徒变成无名之兽一路杀出去上看出来,不过前提是我们不在场。”

“那么问题的关键就是我们该如何找到那个条件是吧?但这可完全没有头绪啊。”使徒说道。

库铂皱起眉头:“你搞错了一点,【顾问】是想借我们的手让顾问死得不明不白,我们一旦达成了那个’条件’,顾问就白死了!”

“没白死。顾问也不希望那种场面出现,唉问题不只是这个,这次【顾问】的局有很多东西是需要考虑的,【他】在我们面前摆了个很大的难题。”骨先森忽然叹了口气,“唉,本来顾问应该在这的。”

在这时,最后一个杀人狂刚好把刀插进了红毛的喉咙里,他喘着气爬起来,红着眼狂笑道:“哈,我赢了,我赢了,我可以杀你了!哈!”

“哦,那恭喜你。”库铂随手拿起身旁的网球拍用边框将他打晕,骨先森走上去一刀插进了杀人狂的颈动脉里。

“好了,这几个家伙解决完了,我们该考虑下楼梯间里那几个怎么办了。”库铂转头看向楼梯间,“那几个我倒是个想法,不过你们得先定好之后要去哪的计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