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中场休息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442字
  • 2021-10-12 00:23:59

疫医被突然回到客厅内的四人吓了一跳,担心的情绪正准备释放,就看到一个正在放声狂笑,另一个正抱着头蜷缩起身体,骨先森和库铂的眼神也有些恍惚,差点就直接摔下沙发。

顾问看了一下周围,马上收敛了情绪:“回来了啊。警察顾问连尸体都没留下呢。”

疫医忍不住扑到使徒身上:“哇啊我担心死你们了!我好怕你们回不来了……”

但她很快觉得不对劲,因为众人都没有那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顾问这种性格异常的就算了,库铂和使徒两个相对正常的也没有高兴或后怕的反应,尤其是使徒,整个人颤抖得仿佛经历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

“……你这边过了多久?”骨先森半响才回过神来,按着太阳穴问疫医道。

疫医却没心情管这个事情:“你们那边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使徒会害怕成这个样子?”

库铂摘下眼睛捂住脸:“说来话长……我和骨先森精神受到的冲击有点大,刚才感觉差点就疯掉了……至于使徒……我觉得你还是不要问的比较好。”他理解,如果说同为第一次杀人,顾问用枪相对而言能减轻负罪感,可使徒在失控后可是实实在在用双手屠杀了许多人,加上他被无名之兽侵占身体后接收这么多年积攒的负面情绪,使徒的精神可能已经处于崩溃边缘。

“你就不要逼问他了,之后如果他愿意找你倾诉的时候你再问。现在逼问他只会给他增加压力。”顾问站起身,“这事情就先告一段落了,我这边还有点事情要跟你们提个醒。”

“喂……你的精神正常不正常啊,刚才还发狂了一样在那边大笑,现在又一脸冷静地开始自顾自说起话……正常人现在应该会感到害怕吧!”疫医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从所有人的反应来看他们经历了很艰难和恐怖的事情,眼下顾问的表现平静得让她有些害怕。

“哦,害怕可能有一点吧,毕竟第一次亲手杀了人,不过因为是用枪,相对而言心理创伤小到可以忽略不计。”顾问的表情十分正常,看上去他甚至可以再讲个笑话:“使徒那边你就先放着吧,一昧的逼问没有任何用处,等你把你的焦急情绪释放完后再去关心他。现在有更紧急的事情。”

“关于你从警察顾问那边所问出的信息是吧。”骨先森恢复了神智后表情也一如往常。

顾问微笑着点点头:“对。我问过了,降临到我们世界的平行世界的顾问和使徒一共有43个,而加入【顾问】的’救世主’们一共有36个,除去死去的警察顾问四人,现在还有32个。我顺带还得到了一个额外信息,就是如果我和使徒再存活超过五十天,被拉过来的多重平行世界就会和我们的世界完全重叠,从而造成这些世界的一同毁灭。”

“什什什什么……”疫医都结巴了,不敢相信当事人能以如此轻松的语气说出这一切:“五十天?开玩笑的吧?他他他骗你的吧?”

顾问没有理会疫医自欺欺人的话语,继续说道:“另外我担心【顾问】为了双重保险会在答应警察顾问和我们通过文字游戏决胜负的情况下依旧在外面埋下埋伏,打算在我们回来的那一刻直接干掉我们,所以我做了另一个措施……”

骨先森马上理解:“所以你问了他们的聚集地……现在的【顾问】他们,应该正忙着’搬家’吧。”

库铂被顾问和骨先森的淡定感染,表情也冷静下来:“我懂了,【顾问】身为那座虚拟城市的创造者,应该也是能看到城市里发生的我事情的。不过要么是无法直接和城市里的人交流,或者单纯觉得有趣不想破坏平衡性,所以才没有把我们的布局告诉警察顾问他们……”

“总而言之,接下来我们有一段所谓的安全时间,不用担心他们的偷袭。”顾问总结道,“不过本来我们本身的存在就是个定时炸弹,现在咱们的引爆时间也知道了,多半有点坐吃等死的意思了呢……”

“对了,疫医这边到底过了多久?”骨先森重新问了一遍疫医,从疫医的反应可以看出在他们进入虚拟城市的时候现实的时间还是有流动的。

“呀!”疫医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钟表:“十,啊不,五分钟吧?”

“虚拟城市里的时间流速果然是被加速的。”库铂之前也有类似的猜想,毕竟从窗外的阳光来看内外时间的流速不可能一致。

顾问这时候才有时间管使徒的事:“从里面出来后就变回原样了?”他坐到使徒旁边:“感觉怎么样?”

使徒颤抖着嘴唇说出一些破碎而模糊的词语,在极度的惊恐下让人完全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顾问知道此刻使徒的心结有两个,一个是积攒多年的负面情绪一次性回归到自己的身上,说不定还回忆起了曾经被封印起来的不好记忆;另一个就是在失控的情况下他还隐约意识到自己徒手将虚拟城市中的警察一个个杀死,这种杀人的罪恶感和冲击感带给了使徒极大的恐慌和自责。前者他不知道如何解决,他只能从后者的方面进行稍微的疏导。

“我也动手了。”顾问在使徒耳边低语道,他刻意斟酌了自己的用词,“但是你弄死的只是【顾问】制造出来的虚拟生命,就和你以前玩游戏用近战武器杀死的敌人一样,这只是一场游戏。你杀死的是NPC,是没有灵魂的程序,只有我杀死的是真正的人。”

“可是,可是手感实在太像了……太真实了,里面的一切,人的表情和语言,肉体撕裂的感觉,雨和血溅在身上的感觉……呕!”使徒忍不住干呕了一声,疫医急忙扶住他。

“害,玩过VR不?触觉和嗅觉的真实感在以后也能做到和这次一样的,你就当提前体验了一把未来的沉浸式虚拟体验了。”

顾问不停通过暗示和类比让使徒转移罪恶感,但一旁的骨先森知道,其实顾问自己也明白,他们所去的那个城市,其实很可能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平行世界。但眼下为了安慰使徒,必须用谎言让他安定下来。

顾问叹了口气,转头对疫医说道:“接下来就靠你了,等他稍微冷静下来后你就和他多聊聊,不要探听太多,让他自己说给你听。时间也不早了,我和库铂就先回去了,骨先森你到时候和疫医一起去她家住。”

“哦?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留下来陪使徒多聊聊吗?”骨先森缩在沙发上看着顾问的背影。

“我没有女生那么细腻的心思,而且一般如果我遇到这种事情我更希望自己一个人静静,如果人太多的话我反而会感到压力。”顾问穿上了鞋,和库铂一起对使徒喊了一句“我走了”就离开了使徒家。

“呵,”骨先森忽然笑了,“真正杀了人后明明自己的心理也有了触动,但表面上还是冷静地先去处理别人的事,再回去独自一人消化这种情绪……真不知道该说你是真的拥有强大的心理素质,还是说你是一个连自己都骗得过的骗子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