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深蔚雨都(八)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169字
  • 2020-01-19 13:31:00

两辆救护车在街道上横冲直撞,最后一头撞碎了商场的玻璃大门,直接撞停在珠宝柜台上。

库铂提前做好了缓冲,在车稳定的那一刻就拉开了车门带着使徒和骨先森下了车,无视尖叫的顾客和店员往楼上蹦跳着赶去。小丑顾问则因为玩得太嗨没有提醒车厢内的侦探使徒两人,导致那两位被突然撞停的车子震到了驾驶位旁边,一时半会站不起来。

小丑顾问把头从安全气囊里拔出来,踢了一脚倒在地上的两人,发现他们暂时起不来后直接拔走了警察顾问的手枪自己先下了车,吹着口哨一蹦一跳地往库铂他们逃离的方向追了过去。

在无法奔跑的情况下,楼梯是一个很难拉开距离的坎。所以小丑顾问很清楚,自己不需要追上他们,只要自己到楼梯下时他们还在楼梯上就可以用枪射他们了。至于警察?今夜发生的事情太多,光是那边的爆炸和剩下的两颗假炸弹就足以让警方焦头烂额了。以现在的警力是绝对不足以顾得上这边的。

然而对方也做出了应对。使徒和库铂与骨先森兵分三路,使徒和库铂在三楼时就从两边分开,一个试图逃往安全出口,另一个则打算从旁边占据两层的麦当劳逃往楼下。小丑顾问想了一秒,继续踩着楼梯追向了继续往楼上爬的骨先森。

身为女生的骨先森体力当然不如小丑顾问,这个能提着电锯杀出一条血路的杀人犯和那个能变魔法少男的病弱体质顾问还是不一样的。更糟糕的是,在试图加快速度的情况下,骨先森腰间的枪在蹦跳时掉落,她惊慌地回头看了一眼,但来不及去捡枪就继续回头往楼上逃窜。

小丑顾问欢快地跳跃着,他俯下身捡起枪,现在的他就像胜券在握的猎人,他的追逐甚至含有戏耍的成分。

小丑顾问踢开天台的门,低头避开骨先森从侧面挥下的木棍,将枪口对准了一脸惊慌的女孩。

稀疏的小雨从夜空中落下,女孩举起双手往后退去,单薄的身影显得十分无助。现在的她没有资源和时间做任何算计,她能做的只有听天由命。

“嘘。”小丑顾问在雨中咧开嘴角,他平举两把手枪对准了骨先森:“你已经到绝境了。”

女孩牙关战栗,她没有说话,身体不自觉地退到了天台边缘。

“啊,我知道。你在观察我的手指,你在等待我手指弯曲的那一刻,然后往左或往右扑倒?无用的挣扎。”小丑顾问狞笑着,同时扣下了扳机。

然而就在这一刻,骨先森也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她甚至没有因枪响而移动,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屹立在天台的边缘。

“将军。”

两枚子弹从两侧擦着她的身体掠过,小丑顾问的预判落了空。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小丑顾问马上稍微偏转了枪口的角度,这一次两枚子弹将会同时穿透骨先森的胸膛。

然而他的手指没法弯曲了。

小丑顾问的表情徒然狰狞,他的嘴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然后单膝跪在了地上。

“我说过了,将军。”骨先森走到小丑顾问身边,俯下身邪笑着在他耳边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为……什么……”小丑顾问眼球暴突,他持枪的手僵硬地颤抖着,连枪都握不稳了。

骨先森取过他手中的枪,用枪口抬起小丑顾问的下巴:“你是不是忘了,还有规则这回事?”

早在火灾发生前,骨先森就已经和库铂使徒交流了相互写的规则。

“手持两把枪在天台上对举起双手的人扣下扳机的人会直接死亡……这么复杂的规则才会直接导致死亡吗,不过这规则也很难实现吧。”库铂看着骨先森在纸上写的字说道。

骨先森笑道:“再复杂的规则都不难实现,其实你们只想到制定规则让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主动触发,却没想过可以引诱他们自己达成一个个条件,从而违反整个规则。”

“我最初的针对目标是警察顾问的,不过既然你这么贴心地直接把他的枪拿过来了,那我也不介意换个算计对象。”骨先森站在雨中看着小丑顾问直直倒下,然后将两把枪全部捡起走到天台边缘,“本来预想是你们三个都追上来的,不过无论怎样,有枪的那位肯定会来追杀同样有枪的我……到时候结果是一样的。”

然而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楼下居然有好几辆警车正在往这里开过来,刺耳的警笛声在雨夜中快速逼近。

“不可能吧,这出警速度有点快过头了……”

但当她看到顾问被几个警察搀扶着拉下车后,她就明白了一切。她甚至已经猜到了顾问前后的算计,骨先森忍不住笑出了声:“你还真是个究极二五仔……”

库铂和使徒在发现小丑顾问没有追自己后就停止了逃跑,在三楼的走廊看着窗外的警车。

侦探使徒和警察顾问刚才刚刚缓过劲来,在骂了小丑顾问一句后就下了车,正准备帮他围堵库铂和使徒,就被窗外的警笛声打了个措手不及。情急之下他们先跑跳着上了二楼。

“你们也试过了,这世上确实有些奇奇怪怪的现象,就比如那几个突然莫名其妙被你们取消通缉的通缉犯一样。”顾问虽然没被拷上手铐,但周围的警察显然对他也不是很信任,他摊开双手:“喂喂,你们自己也试过了,我都告诉你们一个绝对有用的审讯方法了,这可以解除多少冤假错案啊,你们应该给我刻个雕像摆在警局前面,而不是一个个像我欠你们钱一样摆个臭脸。”

“少在那边贫嘴,通过你带过来的那个逃犯的证词来看是你教给他们解除通缉的方法,就算你还提供了其他取消通缉的犯人所在的地址,最多也只能将功抵过。”旁边的警长不满地说道,“就算他们承认了自己是逃脱通缉的犯人,但法律上他们依旧已经无需坐牢,最后结果还是一样的。”

“那我没办法,你们应该跟上头提议要修改法律,而不是找我抱怨。”顾问无所谓地笑道,“你应该赶紧让你的手下把我跟你说的那个家伙抓起来,然后用我教你的方法确认一下,就可以知道他是不是安放炸弹和制造火灾的那个家伙了。对了,别怪我没提醒你,那家伙有枪而且性格扭曲,还有两个同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