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见到陈希
  • 迷失者之梦魇
  • 千夜听云
  • 2078字
  • 2021-09-02 17:13:59

闫一一结束了今天忙碌的工作,她靠着自己的椅子上,忘着头顶的天花板。这时她脑袋很乱,这些天她照顾安妮,后来又忙着工作的事,上次在罗兰孤儿院里找到的那本日记都没来得及好好的看。

闫一一坐直了身体,然后将电脑关掉,然后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好,她站起身看了一眼柳泽允的办公室,这个人应该还在工作吧,再怎么变着工作狂的性子倒是一点也没变,这难道是天生的。

闫一一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就离开了公司。她拿出手机给安妮发了消息,告诉她要回之前住的地方拿点东西。

闫一一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她拿出行李箱就开始收拾东西,既然要换地方,就快点。过两天休息后就去找,反正在安妮家住几天,安妮也不会介意的。

她把笔记本从抽屉里拿出笔记本,将它放在箱子里的最下面。然后把自己重要的东西收好。闫一一看了看周围,剩下的东西等找到房子后再来搬吧。然后拖着箱子离开了。

因为时间太晚,闫一一打了一辆车,这时天色已经很暗了,闫一一坐在车上望着窗外,想着这段时间遇到的事。脑袋里就像浆糊一般,她之前的逃避其实就是害怕,害怕揭开这一切阴谋的背后的真面目,她害怕自己无法接受最后的结果。

这时车子经过了前几天闫一一看到的那家花店。

“唉,师傅。麻烦你停下车,我有点事要下车。”

司机把车子停到路边,闫一一一下车就向那家花店走去。她走到花店的门口,看到之前看到的那个女孩在里面忙碌着,并没有注意到有人来。

闫一一环看了四周,这家花店不大,但装修的非常漂亮,看的出主人的用心。这时闫一一看见在玻璃门的上角挂着一串风铃,闫一一伸出手拉住风铃的中间的线,清脆悦耳的叮铃声让里面忙碌的人一顿。

她转过身看见闫一一,然后甜甜的笑着。“欢迎光临!”

闫一一楞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神色。“那个我想买绿植。”闫一一走进花店,各种漂亮的花摆放在花架上,闫一一看向女孩,她的手里拿着一把小铲,一旁放着精致的花盆,还有很多的多肉植物。有一盆的多肉已经被放在漂亮的兔子花盆里,不同的小植物被精心的安放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艺术品。

“这个好漂亮!”闫一一看着弄好的多肉盆栽,伸出手指轻轻的触摸着里面的小植物。

“这是一位客人订的。你想要买绿植,有喜欢的花吗?”女孩依旧甜甜的笑着。

闫一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额……铃兰。”被突然问喜欢什么花时,她突然懵了,还好她这时看到离自己最近的花架上的铃兰,便随口的说了出来。

“是嘛!我也很喜欢铃兰。”女孩笑的更开心了,她走到花架面前选了一盆开的最后的铃兰递给闫一一。“给你。”

闫一一笑了笑接过了花,铃兰幽雅的香味轻轻的环绕走鼻吸间。

“我觉得你好面善,好像在哪里见过。”女孩突然又问到。

闫一一抬眼看着女孩,然后笑着说。“我想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

“你是住在这附近的吗?”女孩又问

“嗯……离这不远,刚刚搬来的。”闫一一回答到。

“哦。”女孩笑了笑然后又走到一处花架面前拿了一个小盆栽。“这个送给你。”

闫一一一看,白色的只有手心大小的陶瓷花盆里躺着一朵如莲花般的多肉。“送给我?”闫一一歪着头问到。

“嗯!我刚才一转过头看见你时,就觉得和你好像很熟悉,虽然没有见过。但我很想和你做个朋友。”女孩拉起闫一一的手,把小多肉放在闫一一的手上。“我叫陈希,你叫什么名字。”

闫一一看着手里的多肉笑了笑。“我叫苏一”

就这样,闫一一和陈希相互交换了联系方式,和陈希聊一下闫一一发现陈希性格和她的表面一样,都很温柔。就这样一个温柔的女孩,当然也应该温柔的对待,她也知道为什么柳泽允对她会如此的不一样了。

闫一一与陈希道别后又继续坐车往安妮家去,她抱着那盆铃兰,手指轻轻的摸着小小如铃铛一样的花。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苦笑,心里像是堵住了一般,她感觉眼睛有些温热,但依然强忍着不然眼泪从眼眶里落下来。

“我并不喜欢铃兰。”闫一一轻轻的说着。

到安妮家已经快九点了,闫一一一进门便看见安妮呆呆的坐在沙发上。

“安妮?”闫一一走到安妮面前“你在做什么,发什么呆呢?”

安妮抬头看着闫一一。“谁发呆了,我在等你。等你一起吃饭,现在才回来,菜都凉了。”安妮拿起拐杖走到餐桌前坐下。

“你等我做什么,你自己先吃呀。”闫一一笑了笑把桌上的罩子揭开。“这菜是都凉了。那个保姆呢?”

“她做完饭我就让她回去了,快去热菜,我都快饿死了。”安妮摸着自己肚子说到。

闫一一笑到“你不是要保持身材吗?干嘛弄这么多菜。”

“还不是为了你。快去快去!”安妮挥了挥手催促到。

“是是是,安大美人。”闫一一说着端起盘子就向厨房走去。

“诶,等等!”安妮抓住闫一一的胳膊盯着闫一一的脸。“你眼睛怎么红红的,你哭过?”

闫一一笑了笑“没有,今天上班眼睛就没离开电脑,能不红嘛。”

“哦。”安妮松开闫一一“那你吃了饭就早点休息。”

“好!”说完闫一一就进了厨房。

安妮皱着眉,闫一一一定哭过,安妮想着。她叹了一口气,这个人从小就这样,把自己的伤口深深的隐藏起来,就像一只刺猬一样,随时防着周围的人。

“对了,安妮。我准备过两天就去找新地方,就在你附近找。我把我最要的东西都带过来了,这段时间可能都要打扰你了。”这时闫一一的声音从厨房传进安妮的耳朵里。

安妮笑着摇了摇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就是在我这住一辈子都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