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无脚女尸

  • 破案现场别秀恩爱
  • 暮暮笙醉
  • 2130字
  • 2020-08-12 09:19:41

库江市是南方一带有名的商业娱乐之都,全市共有四个管辖区,除了洞头区以旅游业为主,另外三区皆以商业为主。

鹿林区作为市中心,繁华富饶,物价昂贵。欧湾区房比天价,业主身位居高。龙平区是老城区,仿佛被库江遗忘,经济发展停滞在好些年前。伴着其他区域的发展,对于外来人口来说,这一块儿成了许多人的落脚之地。因此,这里鱼龙混杂,十分混乱。

这一带,除去没条件搬离的老人,年轻人所剩无几。

苏知浅从机场开车回老城区时,已是凌晨两点。她将车子停好后,背上包,下了车。

“城东小区”从建造至今已有十几年,楼房外观陈旧,物业管理松散,绿化环境一般。

自从五岁来到程家,苏知浅一直跟养父母住在这里。如今天人永隔,她仍旧不愿意搬离这里。

“小坏蛋,姐姐可没醉,别想占我便宜。”娇嗔的女声落下,苏知浅停下脚步,闻声一看,路灯下的女人走路踉踉跄跄,两手在空中挥舞,年轻娇俏的脸庞尽是恍惚的表情。

苏知浅见过说话的女人,她是这里的租客,两人曾在小区门口打过几次照面。

“啊。”女人忽地尖叫一声,原来是跟在她身后的男人将人横抱起。

“放我下来,你的手往哪里摸呢?”女人嘴上抗拒,两手却不老实地圈住男人的后颈。

男人在女人耳边低语,惹得女人咯咯地笑,随后,两人上了一辆在路边停靠的黑色轿车。

苏知浅收回视线,对两人最后的印象停留在男人魁梧的身材,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前沿压得很低,遮住他的容貌,唯一能看清是满是胡渣的下巴。

-

第二天,苏知浅是被楼道凌乱的脚步声惊醒。

老式楼房的隔音不算太好,住久了,倒也是习惯了。

只是,今日的动静会不会太大了?

出于职业的本能,苏知浅换上便衣出了门,狭隘的楼道几个人匆匆往下跑,他们的脸上尽是恐慌的神色,这是怎么了?

苏知浅疑惑地拦住一名妇女,问道:“忠嫂,你们跑什么?”

“阿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忠嫂诧异一声,很快又顾不上八卦,抓住她的手,将人一并往楼下拽,边走边说:“七楼死人了,听说死状很凄惨,警察已经封锁了现场,有人说这是连环杀人案。这个月是第三起了,刚才我打电话给我儿子,他马上就接我去市区住。阿浅,你……松手做什么?”

忠嫂絮叨的话还没说完,苏知浅竟抽回了手,急步往上跑。

“喂!这丫头凑什么死人的热闹!”忠嫂犹豫着要不要跟上去。片刻后,跺了跺脚,最终决定逃离这是非之地。

苏知浅快步奔向七楼,案发地点已经被警戒线隔离起来,两名警察站在门口,瞧见她时,严肃地说:“小姐,这里是案发现场,无关人员不得入内。”

“我是……”

话音未完,口袋里的手机响起,苏知浅听着电话里的声音,点了点头。随后,她将电话递给警察,一分钟后,她被放了行。

“城东小区”每家每户的建筑风格大致相同,玄关跟大厅相连接。因此,苏知浅一进屋就看见大厅内躺着的女尸体,她的下肢被砍断,赤裸的上身,皮肤上是密密麻麻地划痕,伤口让人分辨不清原先的容颜。

苏知浅的胃里泛起一阵恶心,她参与不少案件,没有一个死者的死状比这一次带给她的冲击更大。

苏知浅面色凝重,抬头,想要转移注意力缓解情绪,恰好看见正对面的墙上挂着画,相框内的人正是死者的写真。怎么会是她?

眉头一拧,苏知浅怎么也没想到几小时前,还在小区门口耍酒疯的人,现在被人以如此凶残的方式杀害。

苏知浅快速调节状态,对着一旁的警察开口道:“我说你记。”

“好的。”警察点头,他从同事口中得知这位短发女人的身份,眼神中透着狐疑和诧异。

她拥有精致的五官,高挑的身材,怎么看都不像是专业人士。

警察胡思乱想片刻后,拿着纸笔准备记录,纵然感觉苏知浅像花瓶。但是,领导不可能下令放一个一无所处的女人进案发现场。

苏知浅的目光在警察面庞停留半秒,瞧出他对自己的不信任,没解释,正要蹲下身,门口传来轻重不一的脚步声,她的动作微微一顿,顺声往门口一看,入目是三男两女组成的队伍,为首的男人生的一张过分多情的脸,桃花眼上挑,眼神中是一片冰凉。

许是身高的优势,苏知浅的视线被他的容颜占据,其余的人俨然成了摆设。

洛时羡的目光定格在苏知浅脸庞好一会儿,眸色翻滚着隐忍的酸楚。七年前,两人不欢而散之后,他们再也没有碰过面。

没料到重逢的场景竟这样措不及防,让他风平浪静的心掀起久违的波澜。

“苏,苏小姐,你发什么呆?”警察埋头笔记,没听见女声,抬头一问,见人在发呆。

警察顺着苏知浅的视线看见几个人,眼神马上变得崇拜,声音都紧张地支支吾吾,唤了一声:“洛警官。”

话落,洛时羡震惊中回神,长腿迈向开口之人,朝着警察点头回应。随后,长臂一伸,抓住苏知浅的手腕,将人往门口的方向拽去,边走边斥责:“苏小姐,这里是案发现场不是你的实验室。”

苏知浅的手腕传来一阵剧烈的疼,让她从失神中惊醒,心口有些滞凝的痛,眼中浮现讽刺之色,她停下脚步,用力抽回自己的手,道:“洛警官,有话好说说,别老喜欢动手动脚?”

“你!”两人认识多年,洛时羡对她的伶牙俐齿领教的十分深刻,短暂气结后,开口道:“出去。”

“洛警官,没看出你长得人高马大,想不到竟然气虚。三个字分开两次说。”苏知浅没客气地回怼一句。

洛时羡脸色一沉,警告道:“苏小姐,你再不走,我要以妨碍公务逮捕你了。”

苏知浅一听,非但没露出惧怕的表情,眼中浮现狡黠的神色,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聘请书,摊开,踮脚,拿到洛时羡的眼前,开口道:“洛警官,我是你们组新来的法医。检验尸体是我的职责,不违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