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 空间之归园田居
  • 酒渡梦里人
  • 3254字
  • 2019-06-14 12:12:31

罗妮,23岁,刚从河省Z市XX学院中文专业毕业。

因为学历平平,又没有突出的特长,找工作简直四处碰壁。

好歹,在经历过无数次失败后,终于被现在的这家管理咨询公司录取,让她不至于一毕业就失业。

时间,进入八月中旬。三个月实习期,转眼就要到了。

罗妮转了转僵硬的脖子,打起精神继续敲键盘。

她现在所在的这家管理咨询公司,是拥有正规资质的老牌公司,在Z市名声挺大的。服务对象,除了Z市当地的企业,还有不少省里或跨省的大公司。

发展前景十分良好。

自然,门槛也高。之前录取的一般都是一类大学的毕业生。

罗妮当时走投无路,抱着广撒网的心态投的简历,没想到会收到面试通知,还顺利被录取。

跟做梦一样。

因此罗妮很珍惜这个机会。这两个多月,她工作很努力。希望实习期过后,能被留下来。

不过,知道努力的并不只有她一个。

同一批实习生里,她不是垫底,但也不是拔尖儿的那个。

现在三个月期限将近,罗妮心里说不紧张是假的。

“罗妮,吃午饭去不去?”

突然,和罗妮一同进入公司的一名实习生,探头朝她喊道。

罗妮停下动作,抬头朝她摇了摇头,“不了,我有带饭。”

“那我们先出去吃饭了。”

“嗯,去吧。”

罗妮目送几个实习生结伴离开,收回眼神,继续手里的工作。她手里的报告,还有一点就写完了。她准备弄好了再吃饭。

很快,办公室的人走得差不多了。

罗妮敲下最后一个句号,保存好文档,阖上电脑,心里长长的松了口气。

没急着吃饭,罗妮拿了纸巾,起身准备先去个洗手间。

岂料刚走到洗手间门口,就听里面有人在说话。

“三个月实习期快到了吧?那几个实习生,也不知道经理会怎么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直接辞退呗!”

“用完就扔,是不是有点不地道?”

“怎么?你同情她们呀?这几个人,本来学历就不够。要不是公司接了个大单子,基础的人手实在不够。她们压根儿就进不来。”

“可是这也太坑了。人家抱着希望来,结果公司一开始就没打算留她们。”

“怎么能算坑呢?她们几个学历低,直接找工作,好点的公司根本不会要她们。甚至连面试的机会都不会有。”

“咱们公司缺人,她们缺机会。这不正好吗?有了在咱们公司实习的经历,她们出去找工作总比之前好找一些。”

“再者,公司也没亏待她们呀。工作上能教的,都没藏着。工资也一分不少。”

“话是这么说,但我看有两个工作能力还可以。留下也没什么吧?”

“也就打杂还可以了。真要独挡一面,有得教。公司又不是慈善机构。”

“……”

罗妮没有再听下去,抿着唇,身体僵硬的直接回了办公室。

她说怎么当初那么顺利就被录取了呢,原来是这样……

天上果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掉馅饼!

罗妮苦笑了下。

也没心思吃饭了,重新打开电脑,准备看一看有没有合适的招聘信息吧。

既然公司一开始就没打算留下她们这批实习生,那差不多,经理这两天就会找借口开始辞退人了。毕竟,等到时间一起辞退,也太扎眼了。大公司,估计还是要脸的。

而且,最近工作任务也减轻了不少。想来,那个所谓的大单子,应该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

她们这些临时征用的劳动力,也没继续留下的必要了。

她得提前做好准备。不然到时哭都没时间。

事实上,罗妮的猜测是正确的。

当天下午,两个表现垫底的实习生就被经理叫去了办公室。没一会儿,眼睛红红的出来,搬着自己的东西走了。

理由是考核没过。

剩下几个实习生见状,全都铆足了劲儿表现,试图成为最后留下来的那个人。

可惜,都是徒然的。

罗妮默默的看着,心下黯然。

转眼到了下班时间,罗妮和几个实习生一起往大楼外边走。

一边心不在焉的听着她们说话,一边算了算自己钱包里仅剩不多的钞票,罗妮抿了抿唇。

实习期工资不高,也就两千出头。工作两个多月,除掉必要的花销,她现在手里只有七百多块钱了。加上这个月还未发的工资,也就三千多一点。

这点钱,也就勉强够她在Z市撑一个月的。

她需要尽快找到新工作。

可想想之前四处碰壁的情况,罗妮吐了口气,心里又疲惫又焦虑。

“小心!”

突然,一声尖叫打断了罗妮的思绪。她下意识回头,询问的看向同行的实习生。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

罗妮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被那阴影砸中,不省人事。

“罗妮!”

“天,灯牌掉下来砸到人了!”

“快叫救护车!”

……

罗妮在医院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病房里,只有一位轮班的护士守着。见她睁开眼睛,立马就帮她叫来了主治医生。

之后,就是一翻复杂的检查。

半晌,医生笑着安慰道:“头部有些轻微脑震荡,需要卧床休养一阵子。身上的淤青和擦伤,倒不是很严重,上了药三四天应该就能痊愈。其他的没什么大问题。”

罗妮忍着头痛,道:“谢谢医生。”

医生道:“没事。你安心养着吧。有什么事,直接按铃找护士。我那边还有病人,就先走了。”

说着,医生又叮嘱了一下护士注意事项,这才转身离开。

照顾罗妮的护士,是一名四十来岁的大姐,脾气温和。医生走后,她又仔细询问了一翻罗妮的情况,确认她暂时不需要帮助后,这才离开去忙别的事。

看着病房门被轻轻阖上,四周恢复安静。罗妮这才轻轻吐了口气,抬手摸了摸自己隐隐作疼的后脑勺。结果只摸到了一个肿起来的大包。

忍着头晕,罗妮回想了一下昨天晕过去之前的情形。庆幸自己脑袋没有真的被灯牌砸到。只是倒下的时候,后脑勺在地上磕了一下。否则,她脑门至少得破个洞。

虽说现在也头晕脑胀,还恶心得难受。但至少小命无碍。

捂着胸口,罗妮回想着那危险的一幕,只觉得心有余悸。哪里还有余虑去想别的?

想着医生和护士的叮嘱,好好躺着才能保养身体。罗妮也没敢动,睁着眼睛盯了会儿天花板,很快就歪着脑袋,晕乎乎的沉睡了过去。

等再睁开眼睛,看到病房里多了几个人的时候,罗妮目光呆滞的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将人认出来。

“经理,你们怎么来了?”

罗妮一边挣扎着想坐起来,一边略带诧异的问道。

“小罗你别动了,小心头晕。”

经理制止住罗妮,道:“我代表公司过来看看。怎么说,你也是我们公司的实习生。这两个多月,你的努力和踏实,我都是看到的。当然,也为公司做了不少贡献。你意外受伤,公司不可能坐视不理。”

说到这里,经理顿了下,继续道:“不过,你的病情,我刚才问过医生了。短时间内,肯定没办法恢复工作。但公司的工作强度,你是知道的。这种情况,我不可能再把你留在公司……”

罗妮明白了,经理这是来给她送辞退信的。

不过,在得知公司招他们这批实习生的初衷,只是为了打杂后,罗妮就没在抱希望。现在自己还受了伤,许久不能工作,公司不趁机辞退她,难道还留着过年?

一如昨天那位前辈所言,公司不是慈善机构。

没有不解,也没有愤怒,罗妮平静道:“我明白的,经理。”

经理见状,倒是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点点头道:“你明白就好。鉴于你这段时间,在公司的优异表现,除了这个月的工资,公司另外还给了一笔补偿金,都在这个信封里了,你收好。”

“谢谢。”

罗妮接过经理递过来的信封,也没看,直接放到了枕头底下。

主要任务完成,经理又安慰了罗妮几句,就走了。

而随经理一起来的那几个实习生,留下来和罗妮说了一会儿话,也很快离开。毕竟,大家也就一起工作了两个多月而已,也算不上有多深的交情。这时候来看一眼,就是尽到了礼数了。

四人间的病房,就罗妮一个人住。这些人一走,就重新恢复了安静,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罗妮从枕头底下摸出信封,数了数,六千九。不多不少,正好三个月的工资。下个月的房租倒是不用愁了。

可她这样,暂时也没办法找工作。只能坐吃山空,罗妮哪里能踏实?

罗妮正想得出神,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

拿过来一看,发现是家里来的电话。

“妈?今天怎么打电话过来?”

罗妮打起精神,嘴角弯起,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正常一点。

“吃饭没有?你好几天没打电话回来了。我就打过来问问。”

罗母大嗓门的问道。

“我好好的,没事儿。这不是三个月实习快到了吗,我抓紧表现呢。一忙就忘了打电话。你们吃饭没有?”

罗妮心里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了。赶忙转移话题。

自从早上醒来,她其实一直又头晕又恶心。刚还被公司辞退了,简直屋漏偏逢连夜雨。她心里不是不愤怒、不委屈,不难受的。可是,这短短的几个月,她已经明白了。在外人面前,哭是最没用的。

所以,她一直撑着,不让自己显得太过没用和懦弱。

可现在,听到她妈的声音,罗妮就有点撑不住了。

但好在,她理智还在。硬生生的克制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