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种道
  • 唯我荒天帝
  • 李狂澜
  • 2050字
  • 2019-06-11 18:06:41

大荒深处,石村。

“悠悠太上,民之厥初。皇极肇建,彝伦攸敷。五德更运,膺箓受符。大道......”

村头,焦黑而又硕大的雷击木下,老村长石云峰盘坐在一块大石上悠悠吟唱着。

他目光深邃而又沧桑,视线似乎穿越了无尽山峦,投向了大荒之外的广袤天地。

种道,这位老人是在为村子里的孩子们种道,力图从小就在村子的下一代心中种下一枚向道的种子。

只可惜,坐在下首的孩子们似乎并未领会到老人的好意。

生来精力旺盛的他们,不过老老实实盘坐在地半刻,一个个便抓耳挠腮,更有甚者,直接当场相互打闹起来。

“呵呵,你们呐......”

收回心绪的老人并未动怒,望着座下的一群顽劣猴儿,只是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便起身离开大石,负着手悠哉悠哉地往村内走去。

临走时,还不忘用手抚了抚一个娃娃的小脑袋。

那幼小身影皮肤白嫩,长相清秀,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滴溜溜地直转,煞是可爱,宛如一个精致异常的白瓷娃娃。

一两岁的年纪,在一群六七岁的孩子中稍显突兀,却也还算和谐,男孩女孩们总是努力撑起哥哥姐姐的样子照顾他。

“村长爷爷抚我三下脑袋,莫非是让我今夜三更天时再去找他?要教我无上天功?”

长相可爱的白嫩小娃娃先是一喜,而后立即苦着小脸喃喃道:“不对不对,这里不是西游记,而是那个一言不合就逆流时间长河而上,分分钟掀桌子给你看的完美世界......”

是的,完美世界,号称一个人的遮天的那个完美世界。

“小不点,兽奶来了,这可是用火犀乳、雪麟豹奶、龙角象汁等多种兽奶混合熬制而成的百兽奶,味道最为香醇。”

这时,一声略带调侃的叫喊声自远处传来。

“来了来了~”

上一秒还在愁眉苦脸的小娃娃,立即变得眉开眼笑,十分欢喜地跑过去接过陶罐,咕嘟嘟地牛饮个不停。

“呼,真香啊!”

半晌,小娃娃擎着小手擦拭去嘴间的乳白奶渍,满是愉悦地如是感慨道。

他名石昊,又称小石,荒天帝,曾化名荒、魔曦、帝。

以前他在地球叫什么并不重要,从今天起,他就叫十号,呸,石昊了,既来之,则安之。

这一年,小石一岁半。

若是再算上记忆中缺失的一年,大概算是两岁半吧。

......

当夜,三更天。

“小不点,你这是要做什么?”

床榻之上,裹着床褥的村长石云峰颤颤悠悠地起身,一脸惊恐地看着破窗而入的那道幼小身影。

“村长爷爷,白日你离开时特意抚我三下脑袋,还意味深长地对我笑了笑,不就是让我三更天时再来寻你?”

小石动作干净利落地从地上爬起,掸了掸衣上灰尘。

“我不是,我没有......”

睡眼惺忪的石云峰裹紧床褥,努力回忆一番白天的情景后,倔强而又徒劳地辩解道。

在这人心不古的年代,似乎只有裹紧身上的单薄棉被,才能给这位老人带来一丝温暖与安慰。

“啊,原来村长爷爷不是这个意思,我还以为村长爷爷是看出了我万中无一的天赋,打算半夜秘密教我修行呢。”

小石无辜地眨了眨大眼睛,颇有些失望。

“小不点,我说你日后能不能少听那些不着调的故事和传说,若是人人都像你这番拜师学艺,早就被实力强大的修行者们给活活打死了。”

知晓缘由的石云峰当即哭笑不得,神情无奈地伸手虚点了点石昊,而后起身下榻道:“不就是教你骨文与修行吗?”

“又何必半夜三更偷偷摸摸来学,以前我不教你们,实在是你们太过顽劣,静不下性子,如今你能主动向道,一心修行,那自然是极好的。”

“从明日起,我便正式教你修行。”

当其视线扫到破损的窗户时,眼角下意识地一抽。

若是让他知道,究竟是谁发明的“三更天拜师学艺法”,他石云峰非得一掌将其劈死不可。

不过话说回来,以其修为引导一位不通修行者走上大道,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几十年前,石云峰与村内的十几位同龄伙伴一同外出大荒闯荡,拜入一方小门派,也曾修行至洞天境。

只是由于后来的一场大变,十几位族人死得死伤得伤,仅有石云峰与另外一人重伤逃回。

不久,另一人也不治离世。

苟活下来的石云峰,不仅修为从洞天境倒退至搬血境,身体也大不如前,胸前到现在还隐隐作痛。

但是,别以为搬血境修士便不强。

在这片大荒之上,十万人的大部落里,才有可能诞生一位搬血境修士,他石云峰是目前石村唯一一位搬血境存在。

其他族人虽也勇武,但只懂粗浅的气血运用之法,靠一股子蛮力使活,不识骨文,终究落了下乘。

罢了,不提这些。

“好,村长爷爷,那我们就说定了。”

小石重重点头,十分欢喜。

一步先步步先,他可不想待四五岁时才正式踏足修行。

他视线透过窗户,望到那棵紧挨着村长院子的焦黑柳树。

粗壮的枝干上仅有一根绿莹莹的柳条随风飘荡,散发着点点荧光与神曦,在这洪荒异种出没、大凶横行的大荒中,无声庇护着古老的石村,安然而又静谧。

柳神,祂是在两年后,皮猴子们掏青鳞鹰的蛋时才第一次苏醒,看来敖晟、元初那两个贼厮给其造成的创伤颇重。

这两年,我得抓紧修行成就搬血境,这样才能在柳神醒来之后,就第一时间着手修炼原始真解。

“祭灵啊......”

石云峰顺着石昊的目光,同样看到了村头的那棵柳树,思绪一下飘散开来。

几十年前,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棵通天柳树在九天之上的狂暴雷域中若隐若现,漫天晶莹柳条宛如秩序神链般飞舞,似乎在与神秘未知存在战斗。

最后......嗯?

“小不点,你给我滚下来,走正门去!”

余光瞥到石昊似乎打算翻窗回去的石云峰,揉了揉隐隐作痛的眉心,没好气地训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