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池塘→泳池改造计划(求推荐!)
  • 我对钱真没兴趣
  • 泥白佛
  • 4153字
  • 2020-11-24 10:59:41

发消息过来的家伙叫何赛,是尹鹤的大学好友,三年上下铺的兄弟,第四年何赛就搬出去住了。

两年前尹鹤回过一次国,见到的唯一一个大学同学就是他。

这家伙告诉尹鹤“我纠结了很久,还是决定告诉你这个悲伤的消息,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兄弟,要挺住……

那啥,我要结婚了!所以现在你是寝室里唯一的单身汉啦!”

尹鹤哭笑不得,小心老子带一个加强连的女朋友过去砸场子!

继续看下去,“……时间是下下周日,还有半个月,如果能请假就麻利儿请假回来,如果实在没空,把红包打我卡上也行。”

尹鹤笑着回了一句,“忙着呢,估计回不去了。”然后告诉阿芙,让她记下日期。

“靠,他们俩可都说要来,又凑不齐了。”

~

趁着尹鹤和同学聊天打屁,郝罗用手机查了一下这个房间的价格,每天就要五千多!

这相当于自己的月基础工资了!

牛掰!

看来这个小年轻确实有些实力,等尹鹤放下手机,郝罗开始跟尹鹤套话,“尹先生,不知道你在哪里发财啊?”

“以前在米国,现在刚回国,还不知道干什么呢。”

“您是海外华人?”

“不不,就是在米国留学,然后在那边创了个业。”

“那回国后,米国的那摊子就不管了?”郝罗继续套话。

“有的卖了,有的是专门的职业经理人在打理,我落的一身轻松。”

看来还不止一项产业,郝罗感慨道,“尹先生年纪轻轻就能有这么大的成就,真是人中龙凤啊!佩服佩服!”

“过奖过奖。”

两人说话间,袁晓圆已经完成了对主卧的检查,没有问题。

见她收起了貌似很高科技的扫描设备,一旁的国芳问,“圆姐,那个飞钉绝技你能不能教教我啊?”

袁晓圆:“无他,唯手熟尔。”

“啥意思?”

“多练,”说着,袁晓圆从兜里掏了一把钉子给国芳,“玩去吧。”

“谢谢圆姐!”国芳喜不自禁。

她小心的放进兜里,接着又问,“圆姐,你说老板和聂小姐,还有那个大洋马是什么关系啊?看着他们挺亲近的,又没那么亲密。”

“老板的事,不该知道的就不要问,有时候要当自己是瞎子,聋子,”袁晓圆小脸板起来认真道,“这是身为安保人员的铁律!”

“哦,我知道了,”傻大个乖巧道,“我也是第一次给人当保镖,啥也不懂,以后你可要多教教我。”

袁晓圆点点头,调教之路任重道远啊。

国芳的嘴闲不住,又问,“那不问老板的事,问你的总可以吧?”

袁晓圆:“涉及以前工作内容的不能说。”

“我不问那个,”国芳热切道,“我就是想问,你男朋友是怎么找的啊?”

袁晓圆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但最终还是说了,“工作后单位给分配的,我工作业绩好,单位给分了个帅的。”

“啊!”国芳惊奇地捂住嘴,“还有这种好事,你们单位太人性化了!”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信了,袁晓圆只得说实话,“逗你的,你还真信啊,男朋友当然是自己找的了。”

国芳又幡然醒悟,“我就说嘛,现在哪有那么好的单位啊,那你男朋友是做什么的,也是同行吗?”

袁晓圆:“我男朋友是说相声的。”

“哎呀,你又跟我开玩笑,没想到圆姐你实际上这么活泼啊!”国芳感慨。

“没逗你,”袁晓圆认真道,“我是津门人,找个说相声的男朋友有什么奇怪的,在我们津门,说相声的比你们东北会唱二人转的还多。”

“哇!”国芳再次惊叹,感觉晓圆姐简直就是个宝藏女孩啊,会飞钉伤人,还能找到说相声的男朋友!

两人正聊着,聂倩走了进来,“我进来躲躲,你们出去玩吧。”

“躲……”国芳刚要问躲什么,就被袁晓圆直接拉了出去。

两人刚出去没一会儿,就见一个老板模样的中年男人带着一个秘书模样的女人进来。

这人就是天元集团的陆元,长得还算儒雅,不过眼神不经意瞟向阿芙的惊艳感一下子就暴露了这家伙贪花好色的本性。

陆元倒也知道轻重,没有过多地关注阿芙,他直接跟尹鹤握手,“这位就是尹先生吧,年轻有为啊!”

“陆总过奖了,这位是我的助手阿芙洛拉小姐,接下来的谈判由你们来进行,我旁听。”尹鹤把谈判的工作交给阿芙,专业人做专业事,动嘴皮子不是他的长项。

陆元眯着眼睛看向阿芙,“额,这位小姐会说中文吗,我英文一般。”

阿芙咧着性感的红唇,“我普通话说得贼溜。”

这时尹鹤关闭了听觉系统,带着耳机刷起了抖音。

这款软件的海外版在米国也很火,不过他在米国刷到的视频跟国内肯定是不一样的。

软件是小鹭给他下的,说是想要了解国内的年轻人在想什么,干什么,刷抖音就是了。

陆元对尹鹤的操作很惊奇,你说他傲慢,刚才也算彬彬有礼,可这态度,也太随意了吧。

几个亿的生意面前,你竟然自顾自地玩手机!

是不把四个亿当回事儿,还是对自己的助手足够信任呢?

尹鹤虽然在玩手机,但其实也注意到,谈判刚开始,陆元就开始cue尹鹤,想要让他说话,因为阿芙一下子砍到了3.5亿,让他无法接受。

尹鹤就假装听不到,很快,陆元就沉默了下来。

因为阿芙开始上数据了,通过对天元集团股价的起伏,分析出天元集团此时可能面临的巨大现金缺口。

这些虽然能从股票曲线中分析得出,但主要还是因为她事先就从聂倩那里得到了一手资料。

阿芙的一通准确判断让陆元额头开始冒汗。

这些情况就连他身边的秘书都不知道,而且他急需用钱的事也没告诉房产经纪,就是怕对方压价,所以也排除了郝罗通敌的可能。

这个女人,好厉害!陆元如此想。

被阿芙揭穿老底后,陆元的防线松懈了,但3.5亿依然无法让他满意。

“那就3.6亿好了。”阿芙道。

陆元看了一眼旁边专注低头玩手机的尹鹤,低声道,“阿芙小姐,这样,你跟你老板说,谈到4.2亿,另外我再给你返500万,怎么样?”

“不行。”尹鹤抬头看了一眼陆元,然后继续刷手机。

陆元那叫一个尴尬,靠,你特么听得到啊!那我刚才叫你,你不吭声!

“那尹先生你开个价,行就行,不行就拉倒。”陆元直接对尹鹤开口。

尹鹤指了指阿芙,意思是,你们谈,别烦我。

这么大架子,陆元真想一走了之,但这年头国内经济不景气,能一口气拿出这么多现金的,并不多见,而他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接下来阿芙又开始讲事实摆道理了,还拿出陆元离婚时候的房产评估价来说事,一副我们早就调查过,是有备而来的姿态。

很快,价格谈到了4亿,达到了尹鹤的理想价位,这也几乎到了陆元的底线,这套宅子买的时候就花了两亿,装修翻新又是一个多亿,卖4亿相当于这么多年都没怎么升值。

若不是自己急着卖,这套房子他能叫价4.5亿挂出去。

不过阿芙还想试试,于是开始了挑毛病模式。

“我们老板说了,他很不喜欢那个池塘,那么多鱼,夏天肯定全都是蚊子,除蚊灭蝇就不知道要花多少心思,所以他肯定要把池塘填了,这又是一个大工程,还有那个地下停车场……”

陆元头都大了,对面的尹鹤还一个劲儿咯咯直笑,也不知道他是在笑手机上的东西,还是在笑自己。

正当陆元犹豫着要不要起身离开的时候,秘书让他接了一个电话。

“什么,股价开始涨了!老徐你放心,我会尽快拿钱入场的!”陆元挂了电话,面对阿芙道,“阿芙小姐,你觉得什么价格才能满意,反正3.6亿我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阿芙洛拉笑的阳光明媚,“那就各退一步好喽~”

……

最终这套位于金融街区域,王府仓胡同的超大四合院被尹鹤以3.8亿的价格拿下,比最初的报价低了5000万!

省下的这笔钱不仅可以完成装修工作,还可以在附近金融街租一个办公区域开公司,另外还能买几辆车充实车库。

现在就可以签合同,对方急着用钱,尹鹤也想尽早搬进去。

这次购房用的是他和父亲的购房名额,在专业人士郝罗的运作下,都不用老爹亲自出面就能办的妥妥的。

虽说这次的价格远低于预期,但这是房主自己决定的,怪不得他,该他得的照样不会少,所以郝罗也非常积极,而且现在就把钥匙都移交给尹鹤了。

于是尹鹤带着小倩阿芙,还有两个保镖妹子再次来到了那个四合院,这次可以看得更细致了。

这里面最淡定的恐怕要数袁晓圆了,跟着那位夫人,她见识过的世面海了去了,只不过自家老板这么年轻就能买得起这样的天价四合院,也真是凤毛麟角了。

尹鹤问阿芙,“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这个池塘?”

“我胡说的啊,那不是为了压价吗,”阿芙问,“你真的不喜欢吗,我觉得这些锦鲤都好漂亮啊,我都想在池塘里扔硬币了。”

阿芙对华夏特色还真是门清儿呢,看来小倩教育的不错。

尹鹤笑道,“其实我更喜欢游泳池,这么大的池塘,改造成游泳池,夏天就可以成天泡在里面了。”

他在硅谷认识的那些朋友,谁家里没个游泳池啊,凭啥自己只配拥有一个池塘。

难道自己这么大一个富豪,夏天还要办卡去公共游泳池?

当然,锦鲤们也确实漂亮,而且都长这么大个了,弃之可惜。

这时还是聂倩提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反正池塘这么大,我们可以把中间部分划归为泳池,把周边,还有泳池下面的区域归为池塘,让鱼儿们在那些空间生活。”

这个池塘的体积是20m×10m×2.5m的规格,对于四合院2000多平米的空间,其实不算什么。

聂倩的建议是,在池塘中制造一个15m×8m×1.5m的小型透明游泳池,这样大小的游泳池也足够一个家庭使用了。

游泳池周边,还有下面的空间则留给鱼儿们,这样游泳的时候,四周和池底还会有种海底世界的感觉,可以看到活动的水中动物。

尹鹤阿芙全都为聂倩的奇思妙想点赞,所以四合院暂时不能住了,现在就开始联系施工队,准备搞个大工程。

而在施工之前,还要先把上百条大小锦鲤安置起来。

这个聂倩可以搞定,“我爷爷那里有个游泳池,他也不用,早就废弃了,就用来安置锦鲤吧。”

聂倩这边帮忙联系施工队,并安置锦鲤,那边阿芙也开始在附近的金融区租办公室,开公司,招人手。

只有尹鹤做起了大爷,啥都不管,每天在酒店玩手机,看电视。

期间小鹭打了一个电话,问买房子的事。

“什么,你真的买了那个最大的?!”尹鹭应该是在寝室,忙捂住嘴低声道,“太贵了吧!”

“我讲价了,3.8亿拿下的。”

“那也,好贵啊。”尹鹭的语气又像是埋怨,又像是激动,之前因为赵磊而郁闷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尹鹤笑道:“现在四合院正在施工,所以还不能住,等弄好了,你就搬过来好了,还有爸妈,那里也有他们的房间。”

尹鹭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哥,你回来的事跟爸妈说了吗?”

妹妹的这个提醒很及时,“等会儿我给妈打个电话,还有,这个周末你把时间给我留出来,咱们去买车。”

这次尹鹭不再说推诿的话,老哥现在这么有钱,不让他给自己花钱,估计他自己也会憋得难受,顶多买了车还放在他那好了,自己一个在校大学生,开着百万豪车实在不合适。

尹鹤不爱给家里打电话,一是漂泊在外,听到父母的声音会让他无比想家。

还有就是,老妈会念叨找对象的事,虽然措辞并不严厉,以怀柔为主,但儿子听了也难免躁郁。

想了一下措辞,尹鹤拨打了老妈的电话,结果……

………………

1、手机欠费。

2、一个女孩接的。

3、一个小孩接的。

4、老爸接的。

ps:请选择,这次对主线剧情影响不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