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方圆组合(求推荐!)
  • 我对钱真没兴趣
  • 泥白佛
  • 4344字
  • 2020-11-24 12:41:32

三套房子的资料都在手上,尹鹤翻了一会儿,首先把后海那套房子放到一旁。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喜欢喝酒,也不喜欢嗜酒的女人,更不喜欢酒吧嘈杂混乱的环境。

米国那么多灯红酒绿,除非单身太久了,他才会过去觅食,其余时间他更喜欢安静地在家工作,在公司工作,如果条件允许,他还可以在路上工作。

成功绝非偶然,必须耐得住寂寞。

虽说现在已经退休了,但尹鹤依然住不惯那样的环境,他是那种喜欢大学氛围的人,多和年轻人相处,自己也会显得有朝气一些。

至于什么美女不美女的,明星不明星的,无所谓,关键是可以学习,进步,成长!

只是,他看看南锣鼓巷那个院子,感觉小了点,还不如他农村老家的院子大呢,而且房屋建筑还多,活动区域略小,住着有点憋屈啊。

人家马库斯·珀尔森卖了《我的世界》后可是在比弗利山庄买了占地4000多平米,价值7000万美刀的山顶豪宅。

至于金融街那套,空间啥的让他很满意,不过一是有点小贵,再就是购房资格。

虽然有的是人愿意出卖自己的购房资格,但他可不愿意自己的房产上写着无关人的名字。

正当尹鹤看着南锣鼓巷那套房子的资料时,聂倩拿起金融街那套的资料,她突然“诶”了一声。

“怎么了?”阿芙伸着金黄色的脑袋问。

聂倩看着文件上喃喃道,“天元集团,原来这套房子是天元集团的啊!”

“天元集团怎么了?”阿芙又问。

聂倩道,“云遮月的前夫陆元就是天元集团的老板,这是一家医药公司。”

“那又怎么了?”尹鹤也问。

聂倩道:“我知道陆元的公司现在出了一些状况,他急需用钱。”

“你的意思是,可以砍价?!”阿芙突然眼睛一亮。

这个她擅长啊,尹鹤的游戏公司就是她从15亿美刀一路砍到20亿的。

往上砍和往下砍其实道理是相通的,只要抓住对方的软肋玩命攻击就行。

而陆元的软肋就是,他急需用钱!

聂倩点点头,“在帮他打离婚官司的时候,我知道他有一处房产,法院估值是3.5亿,当时我还以为是楼盘,现在想来应该就是这个四合院了。”

“靠,法院估值3.5,竟然要我4.3!”尹鹤虽然不差钱,也觉得对方很黑。

聂倩道,“这个估值一般是要减去一些泡沫,所以会低于市场价值的,这个很正常,但水分确实不小,算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方向。”

于是尹鹤道,“那就这套吧,阿芙,砍到4亿以下就成交,省下的钱再给你买套房子,再买几辆车。”

阿芙拉着聂倩的手,“我才不买房呢,我跟倩姐住就行。”

聂倩道:“我妈会经常去我家打扫卫生,所以你还是跟师哥住吧,反正他这里房间多得是,我也会常过来陪你的。”

“好,都听你的。”阿芙甜甜道。

被虐了一脸的尹鹤主动坐到对面,突然,他感觉似乎少了点什么,“对了,我的保镖呢?”

“哎呀!”聂倩拍着额头,“我让她们去南锣鼓巷那里等我们了,不过好像错过了,我们走的时候她们还没到。”

尹鹤:“那就让她们来这边吧,然后再联系一下那个房产经纪,聊聊价格。”

……

拖着疲惫的身体,郝罗回到公司,同事老张打趣道,“跑了大半天,靠谱吗?”

“对方说考虑考虑。”

“那就是不靠谱喽。”

郝罗叹息道,“几个年轻人,看的还都是过亿的大宅子,所以我也没报什么希望,他要是看一两千万的,没准还有点戏。”

见郝罗大半天一无所获,老张立即嘚瑟起来,“我上午刚把石景公园的那套租出去了,哈哈。”

虽然出租的价格远不及出售,而且他租出去的那套院子也不大,只有200多平,但他也能得到半个月的租金作为报酬,五万块轻松到手。

郝罗顿时不吭声了,他已经八个月没开张了,不仅一套都没卖出去,连出租业务也没成功过。

喝了口茶水,勉强把肚子里那股火气压了下去,这时电话响了。

“喂,这里是華郡奕府地产,我是郝罗……什么!……那个,我们只接受全款……啊,好好好,我这就过去!”郝罗激动地五官都挪位了。

“什么情况啊,老罗?”老张我这保温杯紧张地问。

郝罗扬眉吐气道,“上午的客户,让我过去签合同。”

“南锣鼓巷那套还是后海那套啊?”老张又问。

郝罗:“金融街那套。”说完,带着相关合同和资料转身就走。

看着郝罗的背影,老张的嘴角不住地抽搐,金融街那套价值四个多亿!单单是经纪人的抽成就超过百万了!

老张忍不住追上去问,“什么人物啊,能一下子拿出四个多亿?你别被人骗了啊!”

为了让化身柠檬精的老张好受一些,郝罗笑道,“没准就是骗子呢,我过去跟小骗子们玩玩,不行我就撤,哈哈!”

……

在郝罗之前,两位保镖候选人首先到了。

女特种兵没有电视里演的那么漂亮,中南海保镖也没电影里演的那么英气。

不过想想自己又不是找对象,找保镖嘛,能看就行。

看着两位站的笔直的姑娘,尹鹤露出如沐春风的和煦微笑,“刚才不好意思了,让你们在南锣鼓巷等了这么久,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尹鹤,今年32岁,斯坦福硕士毕业,未婚,脾气好,喜欢小动物,就是有点懒……”

“咳咳。”聂倩忍不住提醒,这是面试,不是相亲。

尹鹤自顾自地继续道,“其实我想说的是我这人挺佛系的,虽然为富,但没有不仁,也没什么仇家,所以你们的工作会很轻松,找保镖就是求的一个心理安慰,绝不会有什么刀光剑影,血雨腥风。”

听尹鹤说的有趣,那个高个子的已经忍不住要笑出声了。

“好,你们也介绍介绍自己吧,”尹鹤指着那个快要笑出声的高个子,“你先来,先说说你多高。”

“尹先生好,我叫国芳,身高180,体重160!额,斤!”

这个身高体重让尹鹤有点压力啊,跟个小坦克似的,不过她这个名字取得真精准,很配她的脸型,很方,标准的国字脸女孩。

国芳继续道,“我是东北银,来自某特种部队,今年26岁,擅长格斗,枪械,爆破,曾获得陆军无性别比武大赛第二名!”

读过两人资料的聂倩在尹鹤耳边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个比赛的级别,总而言之,很强!

不过尹鹤难免疑惑,“像你这么优秀的女兵,为什么年纪轻轻就退役了呢?”

如果留在军队,应该前途不可限量啊。

听到这个问题,国芳脸色凝重了起来,最终吐出四个字,“我杀人了。”

聂倩知道详情,在尹鹤耳边嘀咕了几句,尹鹤立即赞道,“杀得好!”

原来这姑娘是在边境扫毒的时候杀了俘虏,因为这个俘虏之前曾杀死了她最尊敬的队长。

所以国芳没控制住,暴脾气上来就把那个俘虏给突突了。

虽然情有可原,但确实违反了纪律,因为她的冲动,一些关于毒贩的线索也就此中断了。

也是在一些欣赏她的领导力保下才安然退役的。

国芳眼圈微红,有些感激地看着为自己叫好的未来老板。

聂倩开始调节气氛了,“你要不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打个军体拳什么的。”

这算是面试的最后一步了。

国芳没有打军体拳,她从背包里拿出一块青色的硕大板砖。

尹鹤眉头一挑,“怎么个意思?这是你的兵器?”

国芳咧嘴笑道,“等你们的时候,我见胡同口有人施工,我就帮了把手,临走的时候我要了块砖头留作纪念。”

“所以这是纪念品?什么年代的,看着有年头……”

“咔!”

尹鹤话还没说完,国芳直接把砖头垫在自己膝盖上,右手一劈,青砖立即段成两截!

国芳站起身,“徒手碎砖,表演完毕!”

尹鹤聂倩阿芙三人全都目瞪口呆,阿芙还特意过去检查了一下砖的材质,好重,好硬!

再看国芳的手掌,比她的要大一圈,厚一层,而她也是一米七几的大个子呢。

现在只有另一个保镖女孩表情冷漠。

尹鹤鼓掌,表示了对国芳的认可,普通的红砖劈起来难度一般,这种大青砖的难度要增加了不少。

而最难的是,国芳没有把砖放在坚硬的桌子、椅子上,也没有运气准备,就是放在膝盖上随手一劈,就断了!

这手劲,恐怖如斯啊!

尹鹤对国芳很满意,看向另一个小眼睛小嘴巴,脸很圆,个不高的女孩,“这位也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叫袁晓圆,津门人,28岁,之前在中南海从事保卫工作,保护人保密。”

“那你有什么特长吗?”问这话的时候,尹鹤看了看地上的两块青砖。

袁晓圆认真道,“打架动粗不是我的强项,我玩的是技术,精通跟踪学,反侦察学,化学,礼仪学,机械制造,还会英日法西韩等多国语言。”

一旁的国芳挑眉道,“也就是嘴把式喽。”

袁晓圆看了一眼几乎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国芳,突然蹲下身,捡起半块砖头。

“你要干嘛?”国芳本能地挡在袁晓圆和尹鹤中间,担任其保镖指责。

袁晓圆目光平静,将板砖往空中一扔。

随即伸手一甩。

“叮!”的一声,只见降落中的板砖又向上翻了一下,这才落在地上。

刚才发生了什么?尹鹤、聂倩、阿芙三脸懵逼地看着两女。

国芳忙从地上捡起那半块砖,只见砖头上紧紧镶嵌着一根铁钉!

国芳用力抠都没能从砖头里抠出来。

她的眼睛光芒四射,看向袁晓圆惊奇道,“圆姐,太厉害了,你教教我呗!”

尹鹤也拿过那块砖,端详了一会儿,对袁晓圆竖起大拇指,“厉害,不愧是大内高手!”

袁晓圆傲娇地谦虚道,“一点不值一提的业余爱好罢了。”

尹鹤对袁晓圆更满意,能文能武啊,不过还是那个问题,“你为什么放弃以前的工作呢,那个工作那么体面,还能接触到上层领导,应该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啊。”

国芳也跟着猛点头。

袁晓圆道:“我之前服务的那位夫人喜欢到处出访,我也就要跟着满世界飞,大部分时间在国外,因为这个和男朋友聚少离多,所以我辞了职,想找个落地的工作。”

“圆姐,你都有对象啦?!”国芳惊奇道。

袁晓圆:“我都28岁了,有对象有什么奇怪的,没有才奇怪吧。”

聂倩阿芙顿时笑得合不拢嘴,尹鹤尴尬地挠挠头,我,很奇怪吗?

袁晓圆自知失言,立即闭上嘴,只有国芳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两位美女笑什么啊?

尹鹤摆摆手,“我对二位非常满意,可以入职了,年薪100万,二位没意见吧。”

“啊,之前不是说60万吗?”国芳快人快语。

这是之前聂倩跟那边的报价,国芳、袁晓圆已经觉得特别满意了。

尹鹤笑道:“两位妹子的表现超出我的预期,所以自然要有超出标准的薪酬,这点小事不必在意,以后就要二位多多关照了。”

简单一句话,让国芳感动,袁晓圆佩服,总之,两人已经铁了心要保卫好尹先生安全,袁晓圆直接拿出设备就开始检查公寓是否存在监视监听。

这边的面试刚结束,酒店前台打来电话,郝罗来了。

……

这次见面,郝罗的态度要恭敬了许多,这可是关乎着近两百万的提成啊!一单就够自己吃几年的了!

然而接下来的谈判却让他的心凉了一半,“什么,三亿五千万!?不不不,这没得谈,不用找业主,他不可能答应的,你们这不是逗我玩吗!”

聂倩笑道,“郝先生先不要急着替业主拒绝,你不妨打电话问问,没准他就同意了呢。”

一下子砍掉8000万,几乎是一套中等规模四合院的价格了,在郝罗这个老经纪看来,就算再财大气粗的老板,也不会同意的。

可是他又真的想做成这单,因为能轻松拿出四亿现金的人实在太少太少了,这样购房意愿强烈的多金顾客实在可遇而不可求。

让郝罗惊喜的是,那位业主竟然想谈谈,当然,前提是对方能否一次性支付房款,尹鹤表示绝无问题。

放下电话,郝罗道,“尹先生稍等,业主马上就会过来,他要亲自跟您聊聊。”

尹鹤脸上绽放笑容,看来有戏,等着吧。

就在这时,尹鹤的手机接到了一条消息,他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随即,又轻轻地笑了~

…………………………

他接到了一条什么消息?

1、大学好友结婚的消息。

2、前女友结婚的消息。

ps:请选择,不要考虑为什么他是那种表情变化,我来圆,你们选就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