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历史第一!(6000大章求推荐票!)
  • 我对钱真没兴趣
  • 泥白佛
  • 6442字
  • 2019-07-08 14:29:05

(我发现很多人不知道男主角叫什么!“尹”这个字叫yin,三声啊,想想小龙女,想想龙骑士~)

听到尹鹤有意回馈母校,为北师捐款,姚谦久非常欣慰。

向高校捐款的传统在国外根深蒂固,像尹鹤所在斯坦福,还有大名鼎鼎的哈佛,作为出产亿万富豪最多的两大名校,也都是获捐大户,每年得到的慈善捐款都能有十几二十亿美刀。

此前,耐克公司联合创始人菲利普·奈特曾为斯坦福大学捐资4亿美元,创下斯坦福历史上个人现金捐赠额最多的纪录。

此后,惠普公司创始人之一威廉·休利特捐出了4亿美刀给斯坦福。

包括华人非常熟悉的雅虎创始人杨志远也先后捐出7500万美刀给母校斯坦福。

就连尹鹤也和一起创业的伙伴联合为改变他们命运的斯坦福捐了2000万美刀,一人一半。

这让他们在校友圈子获得了极大尊重,还有许多看得到,看不到的好处。

这种事尹鹤都不敢告诉父母,观念不同,怕他们无法理解,再心疼到肝颤就不好了。

之前国内很少有这种事,因为缺少富豪,即便有富豪,也不是正经读书出来的,对大学自然没有认同感。

而随着新一代IT巨富的诞生和成长,对母校的捐款行为也日益多了起来。

15年,阿里的马老师向母校杭城师大捐了一个亿,之后又大笔投入,和杭师联合打造杭师阿里商学院。

13年,小米的雷菌向120岁校庆的母校武汗大学捐了1000万。

16年,雷布斯又向母校武大捐了99999999元,差一块不到一个亿,因为之前有位陈东生学长捐了一个亿,他要少一块,就是希望更多的校友能参与进来,而不只是为了攀比。

17年,京东的脸盲东哥向母校仁大捐了3个亿,堪称大手笔,之后又和妻子小天向小天的母校清北捐了两个亿,让小娇妻非常满意,也让清北非常庆幸当年特招进来这位网红学生,这波血赚!不亏!

还有本科浙大,硕士仁大的段勇平段老板,身为步步高、小霸王、蓝绿手机等大品牌背后的金主,他也陆续为两所大学捐了四个多亿,人低调,慈善不低调。

在18年深镇大学35年校庆的时候,小马哥联合另外三位企鹅创始人巨头联合向母校捐款3.5亿,其中他自己捐两亿,剩下三位张至东、陈一单、徐臣烨每人5000万。

作为曾经BAT三巨头之一的摆渡李老板也不甘示弱,去年以自己和摆渡公司的身份向母校华大捐了6.6个亿,联合成立“华大摆渡基金”,用于人工智能和其他相关学科的研究和探索。

此外李老板的妻子马东什么女士也以个人身份为她的母校中科大捐了1个亿。

这位不仅是李老板的贤内助,还是中科大少年班的神童呢。

不过要说大学捐款,最大方的还要数前内地首富,起点中文网曾经的老板,盛大创始人陈天乔先生。

作为孵蛋大学毕业生的陈先生和夫人曾于17年向米國的加州理工学院捐款1.15亿美刀,约合7亿软妹币,用于生命科学的研究。

放在国内,这差不多能算是最顶级的大学捐款了,即便放在米国,也是非常亮眼的。

当然,这件事给陈总带来不少争议,很多人说他媚外,有钱不捐给国内是垃圾。

不过尹鹤觉得自己的钱当然有随意支配的权利,或许是他觉得国内的大学对于善款的管理不让他放心,或许是国内的大学没有他追捧的前沿科技,所以他选择了加州理工,这个也无可厚非。

毕竟国内这方面的风气和制度都是刚刚起来,并不那么成熟,尹鹤也不放心一下子把一大笔钱丢给母校,所以他选择了基金的方式,这样对彼此都是最好的交代。

姚老师期待地看着尹鹤,“那你打算捐多少啊?”

他也不指望尹鹤这么个小年轻能像马马李刘雷那样大手一挥就是上亿的捐款,能有几十万上百万就算很有心意了。

毕竟师大并不是以出产富豪而闻名的,每年获得的社会捐款也就一亿左右,论吸金能力,一般大学跟清北、华大是没法比的,所以姚老师也没敢想太多。

尹鹤认真道,“我之前也给斯坦福捐过一些钱,本着手心手背都是肉的原则,捐款数额就跟那边一样吧,我捐这个数。”

尹鹤竖起一根手指。

“一百万!”这已经达到姚老师的最高期待了,毕竟这孩子才30岁出头啊。

尹鹤摇摇头,“1000万。”

“啥,一千万!”姚谦久直接站了起来。

尹鹤补充道,“斯坦福是美金,这边当然也是。”

“一千万,还美金!”姚谦久惊得直接又坐了下来,并作势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姚老师,你干嘛啊?”

“找校长啊!”

“找校长干嘛?”

姚老师拿着电话的手悬在空中,“你知道咱们学校捐款最多的校友是谁,捐了多少钱吗。”

尹鹤看了看窗外,遥望着远处的邱吉端体院馆,于是猜测道,“是邱吉端?”

姚老师暂时放了电话,点点头,“没错,06年为了迎接奥运,邱先生捐了2000万,为我们学校建设新体育馆,之后又陆续捐了几次,支援学校建设,一共捐了3000万,是本校捐款最多的杰出校友!”

尹鹤点点头,他在国外的时候还听闻这位香江实业家,邱老先生前些年还向北师大捐了6000件古瓷器,并打算成立古瓷博物馆,结果这批价值连城的瓷器被认为是假的!

这件事当时闹得轩然大波,最后却是不了了之,算是邱先生身上的一个争议,也损伤了母校的脸面。

不过尹鹤还是很感激邱先生的,他06年入学,大三大四正好享受到了新体育馆这项福利,他第一次见到活的穿泳装的女人就是在邱吉端体育馆,那么多,真壮观!

姚老师继续道:“邱老先生捐了3000万,已经是北师大历史上捐款最多的校友了,你说要捐1000万美刀,我能不震惊吗,我能不通知校长吗!”

尹鹤点点头,“那看来确实有必要跟校长说一声。”

他的这笔捐款在斯坦福,能不能排上年度前三可能要看运气,但是在北师大,就已经是毫无争议的历史之最了。

“你说真的啊!”姚谦久再次确认,“那可是好几千万呢!

不对,你在斯坦福也捐过,这加起来就是一个多亿呢!你做慈善归做慈善,但不能把自己都掏空了啊!”

老姚知道尹鹤是上市公司的董事,但那玩意也就说出去好听,如果不是卖了公司股份,真不见得有多少钱,而且也要看公司规模。

不过那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尹鹤笑道,“我现在手头还算宽裕,这些钱不会对我伤筋动骨的。”

“哎呀,口气这么大,你不会是把那家上市公司的股份都卖了吧!”老姚震惊道。

“没卖,不过后来我又开了一家公司,把这家新公司卖了,所以手上有几个闲钱,这不就巴巴跑回来报效母校了吗。”

尹鹤还保证,“1000万美刀可能不是全部,这算是一次接触,一次试验,如果这个模式成功,而且母校也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不介意再次增加捐款额度。”

不仅是对母校,其他方面的慈善事业也要搞起来,当然,一定要把慈善事业握在自己手上。

姚谦久像是不认识一般看着尹鹤这个学生,他给自己最大的印象其实是“寒门子弟”。

大学四年,永远穿着干净但款式老旧的衣服,即便后来自己打工有了些钱,也多是用于买书和学习。

即便那次在旧金山会晤时,尹鹤已经功成名就,但依然衣着朴素,行事低调,完全看不出很有钱的样子。

可是现在看他云淡风轻地谈论着1000万美刀,姚谦久不禁搓了搓下巴。

“大鹤,我能冒昧问一下,你现在的身家,有十个亿了吧?”

如果有,而且对方意志坚定,那他就不拦着了,剩下的钱足够让这小子一生无忧了。

尹鹤也不跟老师玩虚的,“起码还要加一个零。”

反正只要他有心,随便就能查的到。

幸好老姚没戴眼镜,否则眼镜片肯定要跌落。

幸好老姚没喝茶,否则肯定要喷尹鹤一脸茶叶末。

幸好老姚的牙齿还算坚固,否则牙齿肯定要惊掉一地!

即便如此,老姚的脸还是有点颤抖,“一,一百亿!”

尹鹤点点头,大概是这个级别的,“这个基金成立后,师大方面,我希望老师你能出任基金监察委员,基金会给您老发工资的,所以千万别推脱。”

姚谦久脸色发红,这是学生对自己的信任,也是在抬举他呢!

他一个普普通通,没什么职务的萌新正教授,如果能监管这么大一笔善款,那以后在数院的地位那肯定也要水涨船高啊,说不定还会在他身上增加什么行政职务!

姚谦久重新拿起电话,“那我现在真的要通知董校长了,如果他知道了,这件事可就没法反悔了。”

“母校教育了我,成就了我,当然不会反悔,”尹鹤说的斩钉截铁,他又道,“要不也通知一下钟校长,我毕竟不认识董校长。”

尹鹤上学的时候还是钟校长时代,毕业两年后钟校长才退休。

姚老师点点头,“钟校长还是让董校长通知吧,我跟他提一嘴就行。”

~

之后就是尹鹤跟两位校长的会晤时间,期间尹鹤的手机一直没响,也不知道何赛那个憨货怎么样了。

两位校长来得很快,全都是立即放下手头上的事赶了过来,见到尹鹤本人后,他们都惊讶于尹鹤的年轻,以及他捐款的数额之大。

甚至董校长心里还在犯嘀咕,这小子该不会是个骗子吧?

其实这两位对尹鹤都没什么印象,毕竟他不是在校期间申请斯坦福研究生的,他是毕业两年后才考过去的,所以轰动效应其实要差一些。

但不管怎么说,尹鹤都是北师大的骄傲,而且很可能会成为北师大最大的骄傲!

董校长已经一口承诺,将会给尹鹤授予北师大荣誉博士头衔。

当然,如果他想再读一个博士学位,学校也会积极配合,大开方便之门的,但是不能学术造假,翟某前车之鉴啊!

不过他也就是这么一说,以现在尹鹤的身家地位,就算考博士,肯定也要奔着那些国际名校去,起码也得是清北华大那样的,估计不会考虑北师的。

尹鹤也确实想过读个博士解闷儿,不过现在还没想好方向,这件事不急,反正有大把时光。

在董校长的办公室,尹鹤跟两位校长交换了名片,并签下了捐款意向承诺书,接下来三天内,他将带人来北师大落实善款的问题。

董校长激动地握着尹鹤的手,“小尹,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等着见证尹鹤慈善助学基金的诞生了!”

慈善基金的名字当然是以“尹鹤”命名的,这点尹鹤并没有异议,甚至都没客套就接受了。

他们学校里不仅有邱吉端体育馆、邱吉端助学基金,还有田家炳艺术楼、英东楼。

这些以人名命名的大楼其实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尹鹤,让他在有钱后遵循前辈的遗志,继续为教育和慈善事业添砖加瓦。

所以,他也希望自己的名字,自己的基金能影响到后来人。

至于慈善基金的做法,董校长也没有异议,对于北师大来说,有捐款就不错了,而且是这么大一笔,还要啥自行车啊!

更何况尹鹤也并不是全都抓在自己手上,这个基金的收益除了部分进入本金,部分用于学生助学,还有部分是交由学校用于科研和学校建设的,以这个基金的体量,归学校处理的资金每年都能有上百万呢!甚至更多!

这就要看阿芙的操盘能力了,起码一年四五百万收益是可以保证的,如果遇到市场蓬勃向上的时候,千万可期。

最后董校长诚恳道,“小尹还有钟校长,姚老师,不如咱们一起吃个晚饭吧,我们也想听听小尹你在米國的发家经历呢。”

尹鹤抱歉道,“今天有个家宴,实在推不掉,等签约仪式正式完成,我再请几位。”

他都这么说了,董校长也就没再劝他,等他一走,董校长和老钟校长就当着姚谦久的面商量捐款仪式的细节问题。

“仪式感一定要有。”

“对对对,还要叫上媒体和记者。”

“这件事一定要大肆宣扬,也让人们知道,咱们上北师也能有大出息!”

“这件事要是发生在六七月份就好了,对高考招生都是个利好消息呢!”

见两位校长没拿自己当外人,于是姚谦久也提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建议。

“签约的时候肯定要有人递钢笔,这种事一般都是选的学校里比较漂亮端庄的女同学,这次我建议起用经管学院的大二学生罗莉音同学,”姚谦久老谋深算道,“这位罗同学跟小尹颇有渊源呢。”

……

从学校出去后,尹鹤给何赛打了个电话,还好,打通了。

“喂,你现在哪儿呢?”

“我已经回家了。”何赛有气无力道。

“找到你前妻了吗?”尹鹤又问。

何赛叹息道:“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电话也不接,她肯定对我失望透顶了!”

尹鹤:我对你的智商也失望透顶了~

何赛是个温室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家庭条件优渥,长得也帅,篮球,唱歌,街舞,样样精通,还积极参加学生会工作。

在尹鹤的大学岁月里,这位才是真的风云人物,周围人都是以他为核心的。

这就造成了何赛的心思单纯,把人都往好里想,就连尹鹤在打工的时候都被骗过好几次呢,这让尹鹤见人防三分,但何赛肯定没有这种经历,所以他一下子就被骗了个大的。

“你今天好好休息,如果死不了,明天咱们去野生动物园浪一圈。”

“听你安排,我主要是为了陪你这个海龟,估计你在外国连个熊猫都见不到,也怪可怜的。”

之后尹鹤回到酒店,跟寡姐告了个别,她要去华为官方安排的酒店了,这次让她提前来了一天,却没能好好陪她。

所以最后狠狠陪了陪她,在沙发上,寡姐拥抱着尹鹤,“以后你也要经常回米国啊。”

“肯定的,”尹鹤点头道,“等你走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去机场送你。”

“你现在好闲啊,以前我从你家离开,你都懒得送我出门。”

“那是忙的,现在我无事一身轻,可以用心经营我们的友谊了,”尹鹤真诚道,“如果你下次结婚,我肯定出席你的婚礼,并送上最诚挚的祝福。”

斯嘉丽撇撇嘴,“男人都是不靠谱的,还是养孩子养狗比较省心。”

斯嘉丽看了看时间,“把衣服递我一下,我真的要走了。”

这次尹鹤把斯嘉丽送出了酒店,还让大芳把她送到目的地。

~

接下来尹鹤和一身盛装的父亲要去二伯家了。

他的衣服是来京城后小鹭带着他买的,尹鹤出钱,好不好看吧,反正挺贵的。

“儿子,你看我这一身怎么样,精神吧!”

尹鹤摸着下巴,“爸,你确定要带着你那个包?”

这一身恒源祥中老年冬款风衣起码6000块,顶端品质,总算是把老爹的气质提升了那么一丢丢,可是再加上那个皮子都掉色的包,瞬间跌了回去。

尹老六严肃正经道,“没有包,我的钥匙、手机、还有钱都放哪儿,这么贵的衣服放那些东西,坠坏了怎么办。”

尹鹤摇头,“这个小鹭,都不说给您再买个包。”

尹老六,“拉倒吧,那里的包一个都要上万,比衣服都贵!”

“爸,我刚刚买了个飞机,花了四个亿~”

尹老六沉默了片刻,突然喊道,“丫头,你哥要给咱们买包,走啊!”

天黑之前,尹鹤陪着老爸和妹妹疯狂购物了一把,不仅给老爸配好了包和皮鞋,而且老爸熟悉老妈的穿衣尺寸,用更高的价格买了几件女款冬衣和女式包。

至于小鹭,她没买包,总觉得那玩意儿跟她画风不符,她就买了几件漂亮衣服。

六点前,尹鹤一家来到大栅栏二伯家,开车的是袁晓圆,到了地方她就可以下班听相声去了。

今天开的是小鹭的奥迪RS7,抵达后,看到附近还有一辆奥迪RS3,尹鹤就知道今晚不好过了。

这是他和小鹭第一次来二伯家,其实这附近他们都跟同学来逛过,毕竟距离商业街很近,估计好几次都曾接近过这里,甚至从门口路过。

今天的二伯家也非常热闹,300多平的小院里提前有了点过年的氛围。

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儿子儿媳带着孙子,父母在国外工作,独自一人留在国内的外孙,还有孟家父女都到了。

尹鹤没有第一时间见到小孟,然后就被有过一面之缘的二伯拉着四处介绍了。

“大鹤,重新认识一下,这是你恒哥,这是你嫂子,你恒哥在航天科技集团,你嫂子在国家电网,之前你见过他们的。”

而且两位五十多岁的哥哥嫂子在这两家大型国企的级别还很高,二伯带着炫耀的神色说出他们的职务后,老六立即配合地露出艳羡之色。

“这是他们的儿子尹耀,名字有点拗口,你就这么记,恒星都是耀眼的,所以尹恒的儿子叫尹耀,哈哈,”尹老二笑着介绍,“耀耀如今在法院工作,也算是中层干部了,耀耀,这个要叫叔的。”

比尹鹤还大一岁的尹耀点点头,没喊出那声“叔叔”,之前在二爷葬礼上两人就见过,那次尹耀就喊不出口,不过对尹存温倒是叫了声六爷爷。

尹存义继续笑着介绍,“这是你悦姐的儿子周昭,你悦姐夫妇都在意大利做大使,常年见不到他们。昭昭现在自己开公司的,搞得也是有声有色,你们是第一次见,他应该叫你舅舅的。”

三十岁的周昭看上去有点乖张,面对尹鹤一家都没点头,也没有开口的意思。

尹存义也没说他们,都还是孩子呢,他继续道,“这个是你二姐夫,他是大学教授……”

轮到孟庆唐了,他在面对尹鹤的时候有些尴尬,尹鹤倒是神色如常,一副第一次见到的样子。

“姐夫好。”

“哈,你好你好,六叔好。”

对于这位大学教授的态度,小鹭还是很满意,刚才那几个算什么玩意儿嘛,连个人都不叫!

尹存义又道,“小舒呢?大鹤,你姐夫家的小舒如今在央视六套工作,是主持人来着……”

这时一间客房的门被推开,娇艳的孟繁舒走出来直接道,“姥爷,我已经辞职了。”

“啊,什么?”尹存义的儿子儿媳,孙子外孙,女婿保姆顿时全都关心地围过来,“小舒,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就是啊,这么好的工作,怎么就不干了?”

“是不是你们领导为难你了?”

“工作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了吗?”

孟繁舒和尹鹤的目光对视了一眼,她道……

………………

她说了什么?

1、我想去国外留学进修。

2、有朋友找我一起创业。

3、她指着尹鹤,“你们问他!”

ps:周一了,求推荐票冲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