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两张全家福,一个大秘密
  • 我对钱真没兴趣
  • 泥白佛
  • 6287字
  • 2019-07-04 17:18:00

(6000字大章,老佛从一更兽进化成超级一更兽了,理直气壮求推荐、求投资!)

这也是一辆红色跑车,从车标来看,应该是一辆法拉利。

新来的这辆车用车头对着尹鹤的车头灯,就像是两辆车在对峙一样,气氛有那么一捏捏的紧张。

感觉来者不善,孟繁舒忙快走两步,希望不是什么太硬的骨头。

尹鹤也打开了车门,几乎同时,对面那人也从车里钻了出来。

看到那人,孟繁舒先是松了一口,恭敬道,“郭先生~”

这人个子不高,不过并不妨碍他长得帅,虽然人到中年,但依然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五官和很久很久以前几乎没什么变化,不老男神啊!

对方双手合十,用还算标准的普通发致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见到这辆迈凯伦P1实在太漂亮,就忍不住凑近了些,前脸真漂亮!”

尹鹤也大方地笑笑,“不碍事不碍事,郭天王你怎么在这儿?”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有着香江四大天王之美誉的郭天王,一把年纪了还能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

他的人生一大爱好就是收集名牌跑车,为了这个爱好消费了不止上亿港币,他的车库中也不乏价格超过迈凯伦P1的豪车。

郭天王一边看车,一边回道,“哦,我的电影在这里办首映礼。”

也许是太关注这辆跑车,他这才发现,跟自己说话的女人是刚刚主持电影开幕式的司仪。

“孟小姐是吧。”郭天王还记得她的姓氏。

孟繁舒点点头,郭天王见两人站在一起,莫名很搭,不禁问,“这位先生跟你是?”

孟繁舒主动宣示主权,挽起尹鹤的胳膊,“这是我男朋友。”

见车主竟然是孟繁舒的男友,郭天王对她也不禁高看了一眼,男友有品位,女友肯定也不差。

在孟繁舒的引荐下,尹鹤跟郭天王简单认识了一下,也知道了他此时正在宣传的新片,还知道了这部新片的女主角竟然是林梓大嫂!

尹鹤真的很佩服郭天王的勇气,跟比自己高十几厘米的女主角搭戏也不知道是何感受,或许这就是天王强大的内心吧。

尹鹤还记得他女朋友就是个很高的模特,就是演叶问妻子的那个,也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

郭天王家中有很多高档跑车,不过他偏爱法拉利,三大超级跑车之首的法拉利拉法,他家里就有一台,价格和性能犹在迈凯伦P1之上。

不过车子总是别人的好,更何况是自己不曾开过的顶级跑车。

见郭天王轻抚着迈凯伦的车身,一副欲言又止还特不好意思的样子,尹鹤直接大方道,“如果你喜欢就先开着吧,我开你那辆法拉利,反正都是红色的,对我没什么差。”

郭天王知道尹鹤也是今天才拿到的车,竟然就这么干脆地让给自己开,这也太大方了吧,换他肯定做不到。

不会是看上我了吧,我都已经是当爸爸的人了。

不过跑车的诱惑让郭天王暂时忽略了这些潜在的危“基”。

客套了两句,两人交换了钥匙和联系方式,约定后天,也就是郭天王离京之前交换回来。

郭天王还强烈邀请尹鹤和孟繁舒到他在香江的家里做客,让他尽一下地主之谊。

尹鹤表示一定一定。

于是一段商界和娱乐圈的人脉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搭上了。

孟繁舒感慨有钱真好,之前作为小主持,她在这次首映礼只认识林梓,那还是因为聂倩的关系,现在却一下子拿到了郭天王的私人联系方式,建立了私人友谊!

想到林梓就在这附近,随时都可能出现,尹鹤忙道,“咱们还是快走吧,这太冷了。”(假如上章选了2,刚刚出现的就是她了~)

~

坐在法拉利上,孟繁舒嘟嘟嘴,“还没做过千万级别的跑车,就直接降到了百万级,两辆车的感觉应该很不一样吧?”

尹鹤扭了扭屁股,“没什么感觉啊,估计差在速度和动力吧,不过在京城,什么跑车都跑不起来,全都给我四十迈慢慢挪,估计越好的车开着越憋屈。”

说着,尹鹤把车停在路边。

孟繁舒:“怎么了?”

尹鹤玩味地看着小孟,看得她把外面的羽绒服又紧了紧,随即明悟般又松了松,露出里面漂亮的红色晚礼服。

孟繁舒以为尹鹤要玩暧昧,然而尹鹤想说的是,“这大半天有没有吸烟?”

“没有,我从今天就开始戒了!”孟繁舒认真道,“我说真的,不信你检查。”

靠在椅背上,尹鹤突然想,“你说郭天王不会也带着女人在我车上胡来吧?”

“怎么会,”孟繁舒道,“他现在都结婚了,孩子都两岁了,应该不会乱来的,这种老牌明星都爱惜羽毛。”

“都结婚了?还生娃了?”尹鹤感觉很惊奇。

想到尹鹤有七年不在国内,无法近距离感受国内的八卦氛围,于是孟繁舒开始帮他科普。

“四五年前吧,他突然跟一个毫无名气的小模特公开恋情,后来又迅速结婚,两年前还生了一个女儿,这些你都不知道?”见尹鹤摇头,孟繁舒笑着问,“那刘天王也生了个女儿,这你知道吧?”

尹鹤继续摇头,他只知道刘天王隐婚的事。

孟繁舒笑道,“其实四大天王都已经结婚生子了,黎天王是二婚,娶了他的经纪人,张天王就不用说了,早就是好好先生,而且这四位生的都是女儿,张天王和郭天王都生了两个呢!”

“他们这是中了什么魔咒吗,怎么生的都是女儿?”尹鹤失笑道。

“可能是中了第五天王的魔咒吧,”孟繁舒也笑,“李克秦生了两个儿子!”

“啊?哈哈哈!”

两人说着这些完全不熟悉的老古董,偶尔提起他们的电影和歌曲,感觉代沟又少了些,毕竟只是六岁的代沟。

为了给晚上的约会留足肚子,首映礼之前孟繁舒根本没吃东西。

现在她的肚子都开始鸣冤击鼓了。

来不及挑餐馆了,两人直接进了附近一个比较上档次的饭店,巧了,也是主攻鲁菜的。

看着餐单上的招牌鲁菜九转大肠,考虑到小孟的食欲,尹鹤只能假装看不到。

不过当隔壁餐桌上这道菜的时候,尹鹤还是忍不住瞅了几眼,并决定明天再约圆芳一起吃。

孟繁舒应该也注意到了,但这是原则问题,她决不能松口。

为了烘托气氛,她还要了一小瓶红星二锅头,再看她那微卷的发梢,尹鹤心想,你这还真是抽烟喝酒烫头,一个都不耽误。

小酌怡情,对此尹鹤并不排斥,虽然他不嗜酒,但偶尔喝点也……

“哎呀我不能喝,我开车呢。”尹鹤突然想到了老爸的交警哨子,第三交通委时刻在心中!

“可以找代驾啊!”

“那你是准备把我放在后备箱吗~”尹鹤打趣道,这就是两座车的烦恼。

不过酒已经点了,尹鹤笑道,“你自己喝点吧,我喝旺仔牛奶陪你。”

孟繁舒也不客套,给自己倒了一小杯。

“话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喜欢喝二锅头啊,不应该喝红酒之类的吗?”

孟繁舒小酌了一口道,“其实我都是跟我姥爷学的,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喜欢逗我,用筷子沾了二锅头让我尝,然后我就独好这一口了。”

“果然天下间的爷爷都是一样的,我爷爷也这么干过,不过他买的是便宜的散装酒,好像是高粱做的,喇嗓子。”欢声笑语在两人之间荡漾开来,喝了点酒的孟繁舒也愈发无拘无束,流露出京城大妞的飒爽。

尹鹤虽然没喝酒,但感觉自己的心越来越热了。

…………

尹存义家,他和保姆小蔡相对而坐,中间的桌子摆着五道硬菜。

这本来是小蔡给尹家兄弟俩准备的,结果到了晚上就只有尹老二。

小蔡阿姨原本想着要不少做两道,结果尹存义大手一挥儿,“全都做了,等会儿我把孩子们叫过来,可能还不够吃呢。”

结果,儿子儿媳在忙,女儿女婿在外地,孙子外孙外孙女也都各自有事,来不了。

于是就只有尹老二和小蔡面对这一桌子好菜了,此时他甚至都有点怀念老六了。

有些人啊,真的想都不能想。

只要一想,他就会出现在你面前,比曹操还准时。

“二哥,我回来了!”尹老六毫不见外,都没叫门,直接就走了进来。

“还没动筷子,等我呢?”尹老六笑着坐在两人中间,“怎么没酒啊?”

尹存义惊愕地看着尹存温,“老六,你不是去找手机了吗?”

“找到了,我就说还得靠自己吧!”尹存温笑着把手机和公文包放在桌子上。

“那你见到大鹤了吗?”尹存义又问。

“见到了,不过他正在搞对象,没空理我,所以我又回来了。”

尹老六看向小蔡,“蔡大妹子,给我准备好被褥了吗?”

“我,我这就去准备。”小蔡落荒而逃。

“二哥,你吃啊,这虾仁炒的不错,你弟妹就不会做饭,还是你会享受啊,找了个手艺这么好的保姆。”

尹存义拦了一下,“你既然都找到大鹤了,他没给你安排住的地方啊?”

尹存温放下筷子,有些赧然道,“二哥,我是不是有点打扰到你了?”

“没,绝对没有!”尹存义拍着胸毛道,“咱俩都两年没见了,你住我这里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只是你和大鹤也有两年没见了吧,父子重逢,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吧。”

“有啥可说的啊,平时电话、视频没少说,早就不想搭理他了,”尹老六回道,“而且他现在搞对象呢,哪有空搭理我啊。”

见老六那副失落的模样,尹存义也只好咬咬牙道,“那你就先住我这吧。”

“那家里有酒吗,我渴了。”老六又道。

“你等着~”尹存义笑呵呵,他从自己的书房里完美地错过了飞天茅台、泸州老窖特曲、五粮液、郎酒青花郎等,拿了半瓶喝剩下的二锅头。

“尝尝这个,来京城不喝这个就算是白来了!”

“哈哈地方特色。”

“对,就好像回老家一定要喝老白干一样。”

尹老六对酒的牌子到不太在意,十几块钱的二锅头也喝的津津有味,不过二哥年纪大了,只陪着喝了一杯。

尹老六胃口大,五道硬菜被他扫荡了一多半,他认为这是能者多劳,如果他不吃光,就浪费了。

酒足饭饱,他找到了自己的卧室,小小的四合院里有十来个房间,其中三个都是客房,平时孩子们如果来看他,就住在这里。

尹老六对住宿条件还算满意,本以为四合院在冬天会不如楼房暖和,不过这套院子是有地暖的,他光着脚在地上也不会受寒。

比小时候寄住在二哥家要舒服不少,这城里人就是会享受。

就是房间有点小,跟老家的大门大院没法比。

尹老二住的主卧应该要宽敞的多,还有独立卫生间,旁边是他的书房,退休老干部嘛,闲来无事就写写日记,记记账啥的,陶冶情操嘛。

“12月20日星期五晴

今天老家的老六来京城了。

两年不见了,亲人见面分外眼红,让我不禁想到了二叔和三叔的音容笑貌,期间几度哽咽。

老六真是个小笨蛋,刚来就丢了手机和包,我通知了派出所的小张,好不容易才算是找了回来。

晚上又设宴款待了老六,好酒好菜吃的宾主尽欢,老六的胃口真大,和小时候一样。

他家那个留学生也是不靠谱,有了女友忘了爹,全都没了国人的美好品德,以至于老六无地可去,飘零无依,我只好收留了他,谁让我们是兄弟呢!”

心满意足地合上笔记本,尹存义看了看墙上的全家福,心想这都是留给你们的精神财富啊!

“咚咚咚。”有人敲门。

“谁啊?”

“二哥,是我,除了我还能是谁啊,小蔡早睡了。”

小蔡躺在自己床上,心想平时这个时候自己都要看电视的,可今天家里来人了,她不自在,所以早早就躺下了。

“老六,我也要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尹存义看着架子上的那些好酒,有些心虚。

“地暖太热了,烧的人睡不着觉,我跟你说会儿话呗。”

“我困了,”尹存义打了个哈欠,“明天再聊吧,你少穿点就能睡着了,不行就光着腚。”

尹存义直接关了书房的灯,鸟悄地回到自己的床上。

……

“所以说叔叔真的破获了一个传销大案!”喝了酒的孟繁舒脸颊微红,已经听完了老尹讲的老六轶事。

“估计明天就能看到新闻了,还要谢谢你呢,找了那么多媒体的朋友。”

“哪里哪里,我就联系了两个在BTV和CCTV13的老同学。”孟繁舒谦虚道。

尹鹤心想,那看来大部分都是云遮月的关系,哎呀,想到这,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小孟,她的小后妈怕是要泡汤了。

正想着,孟繁舒又问,“那叔叔现在去哪儿了,一个人在酒店吗?”

“没,我们家在京城有亲戚,他去亲戚家叙旧了。”

“哦。”孟繁舒眼珠转动,也就是说,酒店没人!

“那明天我请你和叔叔吃个饭吧。”孟繁舒有些急于想到获得尹鹤家人的认可。

尹鹤却不着急,“他应该没空,还是咱俩去看电影吧,就看郭天王和林梓的这部,我有点好奇片子里有没有调侃他们的身高差。”

“幸好我中途出来了,没怎么看正片,所以这对我来说也是个悬念。”虽然不能见家长,不过孟繁舒并没有气馁。

饭后,尹鹤要把孟繁舒送回家了,不过小孟觉得才11点,会不会有点早。

“明天不上班,可不可以多玩一会儿啊。”孟繁舒拉着尹鹤的胳膊撒娇道。

“去哪儿玩,你比较权威,听你的。”

“京城有个最高的酒吧,叫云酷酒吧,氛围不错,也没那么乱,而且在那里可以俯瞰京城的夜景!”

然而当尹鹤导航到了地方,他有些心跳加速地看着孟繁舒,你这丫头是故意的吧!

原来这家酒吧也在国贸,同一栋楼,比尹鹤住的房间高一层。

都已经回到酒店了,尹鹤也敢喝酒了。

在云酷酒吧喝了点鸡尾酒,消磨了半个多小时,没有遇到暴躁的青年或者卖酒的女人。

孟繁舒首先提议,“今天就这样吧,我去打个车。”

这时尹鹤想了想,还是拉住孟繁舒,“太晚了,要不就别打车了,我在下面的酒店有个房间,富余一张床,可以借给你。”

…………

第二天一早,阳光透过窗帘,斑驳地落在男子的身上,尹老六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感觉像是春天,真暖和!

现在还不到七点,冬天里算是早了,不过尹存义更早,他早早就起床把书房里的那些名酒藏了起来。

然后推开门,对正在刷牙的老六道,“老六,进来坐啊,你昨天不是想跟我聊聊吗。”

“等会儿吧,我刷牙呢。”

老六刷完牙,尹存义又道,“来啊来啊。”

“等一下,我洗把脸。”

老六洗完脸,还刮了胡子,尹存义还要热情相邀,这时小蔡阿姨就喊道,“两位爷,吃早饭啦!”

饭是小蔡阿姨从外面买的豆腐脑和小笼包,稀饭也是买的。

她这个阿姨主要功能是陪伴老人,预防意外,至于饭是不是自己做的,并不是重点。

“爸!”

饭刚吃完,就有人过来认爹。

尹老六以为尹鹤找过来了,忙跑出门外,然后就看到一个跟他年龄相仿,但气质要儒雅好多的男人。

尹存义挺着大肚子出来道,“老六,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二女婿,是个大学教授,现在都已经当院长了。

庆唐,叫六叔。”

孟庆唐知道岳父老家的亲戚多,当即喊了一声,“六叔。”

尹存温对这个二女婿不熟,因为二哥家的二女儿没得早,关系要疏远些,两年前二伯的葬礼,二哥只带了大儿子和大女婿。

不过孟庆唐温文尔雅的样子很容易给人好感。

“你在哪个大学教书啊,我女儿也是大学生。”老六笑着问。

“中传。”

“做船的啊,我女儿是……”是学啥的忘了,“反正不是做船的,她在清北大学!”

“中传是传媒大学,不是船舶大学。”尹存义觉得很丢脸,忙纠正道。

尹老六不以为意,把孟庆唐引进了书房,“二哥,有好茶吗,我给小孟沏壶茶。”

孟庆唐现在对尹存温的身份还有点迷糊,他比较熟悉的尹家亲戚也就是尹存义那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了。

尹存义笑着介绍道,“这是我堂弟,我三叔的儿子,我们兄弟六个,我行二,他是老幺,我当兵走的时候他还没出生呢。”

这下子孟庆唐就明白了,血缘很近,但关系较远。

三人分主宾坐下,孟庆唐道,“我昨天听小舒说你让她过来吃饭,不过她忙着工作,就跟我说一声,让我来看看您。”

“还是我家小舒有孝心,那几个小兔崽子一点信儿都没有。”尹存义笑骂道,他有一个孙子,一个外孙,一个外孙女,也就这个外孙女最贴心。

两翁婿闲聊着,尹老六百无聊赖地站起来,然后看到了一张很长的照片。

“这张照片你镶起来了啊!”老六感慨。

这是两年前二伯去世的时候,整个尹氏家族的大合影,包括一些女婿孙婿,所有能来的,这一脉的人都在上面,有上百口子,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面。

孟庆唐也站了起来,“这张照片我一直没细看,六叔你在哪儿啊?”

尹老六已经开始看另一张照片了,随口道,“坐着的就那几个人,最年轻的就是我。”

此时尹老六看的照片是尹存义的全家福,那时二女儿在弥留之际,老婆子也还在世,也是他家最全的一张照片。

突然,猛地!

孟庆唐在尹老六身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年轻人!

尹老六也在孟庆唐身旁看到一个眼熟的女孩子!

“这人是谁啊?”尹老六指着女孩问二哥。

“哦,这是我外孙女小舒啊。”

“爸!”孟庆唐也急着叫道,“这个年轻人是谁啊?”

尹存义,“哦,那是大鹤,你六叔的儿子,算是你舅子吧。”

孟庆唐和尹老六对视一眼,眼中露出惊慌之色,他们没敢当场说破,立即跑出四合院,在外面尴尬地一左一右打电话,快接啊,快接啊!

………………

打电话的情况。

1、孟繁舒从自家床上起来,按了接听键。

2、孟繁舒看了一眼身边的尹鹤,拿着手机到洗手间按了接听键。

3、无人接通,正在忙,正在忙。

ps:感谢旷海忘湖老哥的章推,《狂探》也是我一直在追的神级探案悬疑小说,不容错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