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警局里的邂逅(求推荐!)
  • 我对钱真没兴趣
  • 泥白佛
  • 4633字
  • 2019-07-06 23:27:36

(大家有书单吗,恳求加一下老佛的书,拜托拜托~)

尹鹤三人回到酒店,洗了个澡,然后开始了一场激烈的三人大战,就在客厅。

这时聂倩的手机响了一下。

她放下手上的扑克,“喂,哦,好的。”

尹鹤也揭掉了脸上的白条,“什么事?”

聂倩盘着腿道,“车展结束,那几辆车的手续也走完了,可以提车了。”

尹鹤立即甩了牌,“那还等啥,让他们把车子开过来啊,额还是开到四合院吧!”

阿芙:“过分了,都要输了,竟然扔牌!”

尹鹤:“过分的是你们吧,联起手来坑我!”

尹鹤必须要承认,阿芙的数学天赋是超过自己的,所以她带着小倩这么一个坑,竟然也能把自己逼得满脸白条。

阿芙脸上啥都没有,小倩脸上只要一个白条,还是阿芙的唾沫粘上的,简直虐死人了!

现在他有点想念孟繁舒了。

重新穿好衣服,三人来到金融街四合院,已经通知车展的人把车开到这边了。

此时的泳池改造计划已经初见轮廓,施工队在金钱的刺激下热火朝天,再有十天半个月就能完工,只是冬天无法室外游泳,诶,自己好像有个健身房的会员卡啊。

“等会儿要不要去游泳?”尹鹤邀请道。

聂倩,“我觉得你还是邀请小舒比较好。”

“我怕她不敢来啊。”尹鹤打趣道。

不过尹鹤还是打了个电话,问她有空吗。

这让孟繁舒有点为难,“我晚上有工作,一个电影的首映礼,让我做司仪,如果忙完,可能要晚上十点了。”

这对孟繁舒这个小主持人是非常珍贵的一次机会。

“那算了,”尹鹤道,“首映礼在什么地方,等你忙完了我去找你,一起吃个饭。”

见尹鹤并没有生气,看来抽烟的事算是过去了,孟繁舒非常开心,“嗯嗯,我把地址发给你!”

刚刚放下电话,尹鹤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吵什么。

“外面怎么了?”他问。

聂倩出去看了一下,“好像是你那个小师妹跟工程队的人吵起来了。”

当尹鹤三人出现在泳池施工现场的时候,工程队的人立即全体噤声。

罗莉音鼓足勇气对尹鹤道,“师兄,我发现……”

她话音未落,工程队的负责人抢先道,“还是我自己说吧!”

工程队的领队姓纪,就叫他老纪吧。

老纪苦着脸道,“事情是这样的,这位罗监工去材料市场查了我们的用料价格,发现市场价格比我们报的价低一些。”

“不止一些,一共低了一百多万呢!”罗莉音激动道,那是好大好大一笔钱呢!

老纪摊摊手,无奈道,“就是这样。”

罗莉音一脸震惊,“什么叫就是这样,这是贪污!你这人怎么一点悔改之心都没有!”

尹鹤欣赏地打量着罗莉音,“你还亲自跑去建材市场求证价格了?”

“我跑了好几家,同等品质的材料,都比他们提供的价格低,而且他们是专业的,肯定比我会砍价,所以我怀疑虚报的不止一百万!”

罗莉音还拿出一个笔记本,上面有各种详细的数据和统计结果,分黑笔和红笔两种笔迹。

老纪委屈道:“冤死我得了。”

尹鹤看向阿芙,“他冤吗?”

阿芙皆摇头,“冤,但小罗的精神更值得嘉奖!”

罗莉音一头雾水,难道自己算的不对,是自己冤枉了老纪?

没有啊,她可是专业的会计专业学生,不可能100多万的价差都弄错啊?

阿芙向罗莉音解释道,“这次的工程是一口价,不管他们的材料费是多少,他们的盈利是多少,都给那么多,只要材料符合规定的高档品质,而且工程没有延期就行,材料品质方面没问题吧。”

“那到没有,都是最好的料,可为什么他还要虚报物价呢?”罗莉音不解道。

“可能是想让甲方觉得他们的盈利水平很低,营造一种其实我们赚的也不多的假象吧。”聂倩笑盈盈道。

老纪默默低头,算是默认了聂倩的说法。

高挑的罗莉音也低下头,闹了这么大一个乌龙,她觉得非常难堪,丢死人了!

然而尹鹤却对她的行为非常赞赏,他翻看着罗莉音的笔记本,笑道,“虽然你经验有所不足,但这股认真执着的劲头儿是非常珍贵的,等你将来毕了业,我可以向四大会计事务所为你写一封推荐信,我在那边有点人脉。”

此时尹鹤想到的不是自己那些四大高层的朋友,反而想到了那个叫穆蓉仙的小姑娘,还有她那个普华永道的妈妈。

罗莉音感谢的话还没说出口,阿芙就道,“干嘛要推荐到四大,我们公司也很需要这种人才啊!”

阿芙对罗莉音伸出了橄榄枝,“如果假期你不想回家的话,可以来我们的公司实习,我可以亲自带你!”

罗莉音惊喜地看着阿芙,“真的可以吗?”

阿芙拍拍比自己还高一些的小罗肩膀,“只要你不太笨,你的未来会非常美好的!”

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工程建设继续,罗莉音暂时还要担任监工。

她已经对尹鹤不再抱有奢望,能够成为阿芙小姐的徒弟,她觉得这是自己20年人生中最幸运的事!

尹鹤为几女安排了一下,“阿芙小倩,今晚你们就请小罗吃个饭,增进一下感情,我跟小孟还有约,把迈凯伦的钥匙给我。”

今晚他将不再低调!

聂倩问:“不需要保镖陪你吗?”

尹鹤突然反应过来,“晓圆她们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打电话过来?”

说曹曹到。

尹鹤的电话响了,“老板,我们在警局,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跟你说一声……”

放下电话后,尹鹤对罗莉音道,“不好意思,今天她们不能请你吃饭了,小倩你们跟我走一趟!”

~

虽然开着以速度见长的跑车,但市区内根本不需要速度,尹鹤和聂倩她们同时到了警局外面。

警局不断有人进进出出,其中一个被铐进来的光头男不断回头张望,嘴里喊着“我靠牛笔”之类的感叹词。

“爸,你没事吧!”看到尹存温手上拿着一个包,尹鹤立即跑过去问。

尹存温哈哈笑道,“我能有什么事,晓圆和大芳这两个姑娘是真的顶用,几十个人都被她们摆平了!”

“那我们可以走了吗?”尹鹤看向一旁的警务人员。

那个小年轻笑道,“先生恐怕还要等一下,我们联系了媒体,稍后会对此事件进行报道。”

新闻报道啊?以尹鹤低调的性格,肯定是拒绝的。

但今天的主角不是他,没见听到“新闻报道”,老爸的身板都挺直了不少吗,还整了整衣领。

“爸,你确定要接受采访?”尹鹤又问了一句。

“那当然!”尹老六斩钉截铁道,“不仅要接受,我还要把报纸拿回去给你妈看呢!”

你开心就好,尹鹤只好陪他一起等。

阿芙忍不住问,“叔叔,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你跟我们说说呗。”

聂倩也跟着附和,“对啊对啊,我们现在还一头雾水呢,只知道你们跟人打架了。”

“可不是打架,我们这是救人!”尹老六把腿一盘,又开始了。

虽然这些话他刚刚跟各色警官说了好几遍,但此时再说,依然兴致勃勃。

“我们跟着信号找了过去,发现一个黑乎乎的小板房,我咔嚓一声就把门踹开了!

只见里面坐着二三十人,有男有女,都很年轻,他们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墙上的那个什么片。

见我们闯进来,立即有人大喊,警察来了,快跑!”

阿芙猜测,“这是在聚众看片?”

袁晓圆解释道,“是幻灯片。”

“对对对,幻灯片,”尹老六道,“可是房间就一个门,被我们三个堵住了,我们占据了有利地势,他们哪出的去啊!

出不去,他们就想来硬的,有几个确实横,结果被我三拳两脚……”

尹鹤“咳咳”两声,请注意陈述事实。

尹老六改口道,“结果被我们仨给三拳两脚放到了!

这时有人打开了窗户,从那边开始逃。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干嘛的,但既然怕警察,那肯定不是好东西,更何况我的手机还在这呢!

然后我们就一个人守着门,一个人守着窗户,一个人去追,最后把所有28个人全都抓回来扔进板房里了,还报了警。”

“手机找到啦?”

“就在其中一个小姑娘身上,说是他男朋友送她的,他男朋友也在,但不承认自己偷了东西,后来我认出来了,是另一个男孩偷的,但他说他把手机送给自己女朋友了,没有给那个小姑娘,再后来一个小胖子站出来承认,是那个小偷的女朋友把手机送给了他,然后他又送给了第一个小姑娘,”尹老六顿了一下,“你们明白我说了啥吧?”

尹鹤聂倩猛点头,这事不算太复杂,只有阿芙一脸懵逼,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既然理不清楚,她直接问核心问题,“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这是我市今年破获的最大的一个传销组织!”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子走过来,还跟老六握了握手,“所以我们非常感谢尹先生。”

“误打误撞,误打误撞而已。”尹老六抓住所长的手不松,还给芳圆使眼色,让她们给自己拍照留念。

“吴所长,怎么记者还没来啊,都已经等很久了。”袁晓圆问,总不能让老板一直在这里耽误啊。

吴所长看了看表,“应该到了啊。”

说着,他还探头看了看窗外。

“咦,那几个好像就是媒体的人吧,他们在拍什么呢,怎么不进来啊?”

众人全都围到窗前,只见一个扛摄像机的正对着一个拿话筒的人,他们站在一辆汽车旁边说着什么。

这时一个眼尖儿的年轻警官激动道,“我知道我知道!”

“小屁,你知道什么?”“那辆车是前不久在网上炒的很火的迈凯伦P1,据说在车站上被一个神秘富豪买走了,这辆车是顶级跑车,价值1500多万!”

“啥,一辆车一千多万!”老六激动地都舌头都打结了。

小屁继续道,“因为那个富豪太神秘,没人知道到底是谁拿下了这辆神车,所以记者们会有这种反应倒也正常,如果车主出现了,他们肯定都不会理睬我们,人们对神秘富豪的好奇心肯定远超传销组织。”

“真是乱弹琴!”尹老六感觉自己受到了不公平待遇,“媒体都不关心国计民生,反而关心有钱人,真是不像话,这种媒体都是不负责任的媒体,还有那个车主……”

“爸~”尹鹤拉了拉老爹。

“别拉我,让我把话说完,那个车主……”

“您还是听我说吧,”尹鹤把老爹拉到一旁,附耳说道,“那是我的车。”

老六终于安静了,但是安静的太久了,尹鹤有点不放心,“爸,您说句话啊~”

“我还在等你说:逗你玩呢。”老六凝眉道。

“没逗你,真的。”

见儿子这么认真,尹老六又把尹鹤拉的远了些,避开所有耳目,“你的车?一千五百万!?”

尹鹤点头:“嗯。”

“你,你是不是败家子啊!”尹老六急了,但仍压低声音,“买那么贵的车干嘛!哪里值一千多万……”

说到这,尹老六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记得你跟我开过一个玩笑,说把公司卖了一百多……亿!?”

“那个,真不是玩笑。”

尹老六一直觉得自己心大,但现在,他发现自己的心小的跟针尖似的。

当儿子对他全部招了后,他发现自己的腿都开始发软了,脑子也开始发散。

他有过奢望,想过自己的儿子跟他大哥家的老大似的,能成为身家过亿的大富豪,那就是他认为的顶了天的大出息。

但现在,一个公司就卖了一百多亿,而且这还不是他的全部!

足足平复了七八分钟,见外面的记者还在乐此不疲地拍那辆跑车,恨不得把气门芯都拍清楚,尹老六忙推了一把儿子,“你还不快跑!”

“我跑什么啊?”尹鹤不解。

“等他们上来了,把你曝光了咋办,有人找你麻烦怎么办!”老六本能地想到了危机。

尹鹤笑道:“我不说,谁知道车是我的啊,更何况我的钱都是干干净净的,不怕曝光,而且我还有保镖,你也见识过晓圆她们的能力,一个是退役特种兵,一个是前中南海保镖。”

“哎呀呀,怪不得两个女娃这么彪悍,原来也不简单啊!”尹老六问,“那她们的工资你给开多少?”

尹鹤小心翼翼地回答,“年薪一百万,每人。”

尹鹤本以为老爹会心疼,毕竟一百万是他从未接触过的大钱。

但尹老六却点点头,“她们值这个钱,两人50年也才1个亿,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以后可一定要好好对她们,你怎么对她们,她们才会怎么对你。”

见老爹这么快就能对一个亿如此云淡风轻,尹鹤非常欣慰。

这时尹老六看到楼下的记者们终于散开,开始上楼了,他忙对儿子道,“你还是躲躲吧,别叫他们看到。”

~

尹鹤被迫离开这里,在警局瞎逛,在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房间里走出两人,竟然也是熟人。

那是一男一女,分别是云遮月和他的前夫陆元。

看到他们,尹鹤立即拿出手机,给云遮月发了个200块的红包。

云遮月正在低头查看微信,陆元已经认出了尹鹤,“尹先生,好巧好巧。”

云遮月抬头看到尹鹤,又看看陆元,“你们怎么认识?”

陆元回道:“金融街那套院子就是尹先生买走的,真是英雄年少,咦,你们也认识?”

…………

云遮月会怎么回答?

1、见过,不熟。

2、老陆,我也不瞒你了,我和小鹤……

3、当然认识,或许他将来要叫我妈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