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家教小仙女
  • 我对钱真没兴趣
  • 泥白佛
  • 4064字
  • 2019-06-24 08:03:42

(上一章审核了,重发了一遍)

尹鹤怎能不明白阿芙的想法。

她这是想着见家长啊!

带上她并不合适,因为这是属于尹鹤的家长见面会,但谁规定见家长的时候不能带个跟班了。

“带着吧,让她帮我拎包。”尹鹤同意了。

“谢谢你师哥。”聂倩直起身问,“跟小舒相处的怎么样。”

“如你所见,竟给我添乱,要不是我,她就等着吃亏吧。”尹鹤哼道。

聂倩走到尹鹤身后,帮他捏肩道,“她不笨一点,你怎么有机会英雄救美啊。”

尹鹤摸了摸兜里的U盘,那倒也是,“小倩,你跟她是怎么认识的啊?难道她是你的客户?”

聂倩回道:“我们很小就认识了,她妈妈是个医生,以前负责我爷爷的身体健康,跟我们全家的关系都很好,只可惜自己却早早因病去世。

因为这层关系,爷爷让我多照顾着点她,她也算我半个妹妹了。”

尹鹤扭头道,“呀,那如如果我们最终没能走到一起,不会影响咱们的感情吧。”

聂倩双手掐着尹鹤的脖子,笑吟吟道,“当然不会喽,咱们的感情肯定要远超其他人的啊,不会变的。”

尹鹤翻着白眼,也不知道她说真的假的,不过聂倩在斯坦福三年,也跟着尹鹤住了三年,感情确实又深又厚,要不是阿芙,没准他们能凑一对呢。

~

孟繁舒盯着聂倩的办公室,心里有点发毛,他们现在是不是在聊自己啊?

自己这次的操作是不是翻车了啊?

应该不会吧,明明在车上,他也很享受的啊。

想到这,孟繁舒抿起嘴唇,这时门开了。

尹鹤拿着手机,对聂倩道,“这件事你随便派个人解决就好,别耽误你的大生意。”

聂倩笑笑:“我最大的生意就是核心投资金融公司的法务合作,不会耽误的。”

“事成之后,你让阿芙出钱弄一个摄影工作室,算是对那两个小孩的答谢。”尹鹤又道。

聂倩:“她们真的要被馅饼砸晕了。”

~

尹鹤拉起孟繁舒告辞,折腾到现在,又接近饭点了。

孟繁舒提议,“今天我们去东兴楼吧。”

尹鹤歉意地拉着孟繁舒的小手,“今天晚上我有点事要处理,所以不能陪你了。”

“那明天呢,明天我一天都有空!”孟繁舒忙又道。

“明天下午吧,上午跟小倩有个约。”尹鹤道。

“哦,跟倩姐啊~”孟繁舒又放心,又担心的,眼神滴溜溜在尹鹤身上打转。

按理说,尹鹤就是倩姐介绍给她的,应该让人很放心啊。

可倩姐也是个大美女啊,还是业内闻名的大律师,关键她这些年一直单身,对所有优质男全都拒绝!

这就难免让孟繁舒有些担心,莫非倩姐和尹鹤是那种恋人未满,就差一层窗户纸的情况?

如果真是那样,那自己可要当心了,保不齐什么时候就成了备胎。

“你想说什么?”尹鹤问。

“没什么,你们是有公事要处理吧?”

“一些私事。”尹鹤诚实道。

“哦。”孟繁舒果断不再追问。

但她的好奇心并没有死绝。

……

尹鹤晚上的事其实就是老妈安排的相亲。

没想到她动作那么快,当天就给自己安排上了。

刚刚在聂倩办公室,他突然接到了母上的短信。

“儿子,葛娇已经答应跟你见面了,时间是晚上七点钟,就在她学校附近的星巴克咖啡厅,地址是XXXxxxXX,记得打扮帅气一些。”

都已经被安排地明明白白了,尹鹤只好赴约。

他不愿意脚踩两只船,所以去了之后也就是跟她说清楚,尽量让女方不受伤害,除非她美若天仙,不过看照片,跟小孟还是有差距的。

“圆啊,芳啊,现在你们下班了,自己打车玩去吧,我自己开车。”别过孟繁舒后,尹鹤决定独自上路。

“这不好吧,晚上可是事故多发时段。”国芳道。

“其实我是武林高手,曾和反派大魔王决战自由女神像之巅,找你们俩不过是为了帮我开车,放心啦。”

国芳:“原来你是华英雄啊!”

袁晓圆捂住国芳的嘴,“好吧,我也觉得我们主要还是司机,京城的治安还是有保障的,有问题及时给我们打电话。”

说完,国芳就被袁晓圆拉走了。

“圆姐,咱们去哪儿啊,我能不能跟着你啊?”

“我要和男朋友约会。”

“那我可以照亮你们啊!”

~

精英中学是一所私立高中,奉行精英教育,出了名的学费贵,教师资源丰富,学生也都是非富即贵,还有不少外国学生,非常的国际化。

葛娇刚毕业就能找到这样一份工作,可见自身实力还是过硬的。

当尹鹤准时抵达星巴克的时候,葛娇已经在那等着了。

尹鹤看了好几遍手机里的照片,这才确定,是她。

怎么真人比照片的脸圆了那么多?!

葛娇站起身对尹鹤招招手,“这里。”

“你是葛家庄的葛娇吧,”尹鹤坐在她对面,说着不符合星巴克气质的话,“我是尹庄的尹鹤。”

“你可以叫我英文名,Cindy。”葛娇笑道。

“哦,Cindy你好,你是教英文的吧。”

“真聪明!”葛娇笑笑,“那个我这个人比较上相,照片总显得比真人瘦一些,没让你失望吧。”

说实话,不失望不可能,明明看到的是个苹果,结果实物却是个西瓜。

这又不是买水果,丝毫没有占到便宜的感觉好吧!

不过尹鹤再傻也知道,这时候决不能说实话,女孩子的自尊还是要照顾的,“没有没有,人好最重要。”

Cindy葛笑得更欢快了,“你的英文名是什么啊?”

“就是鹤的英文,Crane,不过你叫我尹鹤就行。”尹鹤道。

“crane,名词除了鹤,还有起重机,吊车的意思,动词探身子,伸脖子的意思。”Cindy葛得意地卖弄自己的英文知识储备。

尹鹤微微一笑,这让他想到了自己在米国交往的一些女人,在床上的时候,她们喜欢说,Crane,你真是个crane!

两人各点了一杯咖啡,一些甜点,边吃边喝边聊。

尹鹤兴趣寥寥,不过Cindy葛非常主动。

“说起来你还是我师哥呢,你是06级的吧?”

“嗯。”

“听宋老师说,你后来拿到了Stanford的FS(全额奖学金),真的好厉害,那里的计算机专业应该是全球第一吧。”

“那当然,毕竟旁边就是硅谷,说斯坦福孕育了硅谷也不为过。”

Cindy葛还是有些见识的,“Crane,听说你在米国开了家公司?”

“啊,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那你应该有绿卡吧。”Cindy葛眼睛发亮地问。

尹鹤故作遗憾道,“哎呀,差一点就拿到了。”

“啊,怎么没拿到呢?”Cindy葛焦急地问。

尹鹤:“我把米国的那家公司卖掉了,接下来准备回国发展。”

“什么!”Cindy葛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

尹鹤无意间碰到了Cindy葛的情绪机关,立即乘胜追击,“以后就不回米国了,还是祖国的空气更香甜啊!”

听到这,Cindy葛已经明显不耐烦了,连绿卡都没有,跟我这扯什么犊子呢!

她频频看手表,突然,她注意到尹鹤手上的那块表,脸上又浮现喜色,“你那块表是百达翡丽吧,我一个法国学生的家长就有一块!”

尹鹤反应很快,立即赞道“好眼光!”

随即他眨眨眼,捂着嘴笑道,“淘宝上500块买的,其实也看不出来跟正品有什么差别,还是能唬人的。”

Cindy葛的脸又耷拉下来,喝了口咖啡道,“你还是很诚实的。”

“咱们都是老乡,我跟你还装啥啊。”尹鹤哈哈一笑。

Cindy葛皮笑肉不笑地呵了一声。

尹鹤知道两人的相亲马上就要走向灭亡了,他很开心,这时星巴克又进来了三个人。

其中一个竟然是尹鹤的妹妹小鹭!

她身边还有一大一小两个女生。

尹鹭一进门就开始寻摸,并最终在靠窗的位置找到了老哥。

“哥,你怎么……”尹鹭喊了一声,这才注意到尹鹤对面的西瓜,不对,是Cindy葛。

尹鹤忙介绍,“Cindy,这是我妹妹尹鹭,小鹭,这是Cindy,小鹭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呢。”

“我看到车了啊!”尹鹭笑道,“跟咱们在车展上看到的车一模一样,我就想,该不会你也在这吧,没想到真的是!”

“什么车啊,你开车来的?”Cindy葛不耐烦的脸上再次浮现一丝希冀。

尹鹤直接指给她看,“就是那辆吉利,还不错吧,花了我十几万呢,把我肉疼坏了。”

看到尹鹤开着一辆国产车,Cindy葛所有的耐心都消耗一空,在米国混了那么久,没绿卡,没豪车,简直就是个loser!

Cindy葛勉强维持着笑容,“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Crane你陪陪你妹妹吧,这次我请。”

“哪能让你请啊,还是我来!”尹鹤抢着付账,总算是得到付账资格,“可以用支付宝吗,我这里还有个花呗红包。”

“可以的,先生,请扫这里。”

Cindy葛站在后面冷笑着摇头,乡下人就是乡下人。

随即她扬长而去,也没留联系方式,尹鹤松了口气,以后应该就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哥,你这什么情况啊?”小鹭皱眉道,“你不会是在相亲吧,那个女人哪里配得上你啊!”

“确实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尹鹤无奈道,“都是咱妈,非要给我介绍葛家庄的村主任千金。”

“她到不像是有千斤的样子,不过看她那张大脸,200斤可能还是有的。”

“小鹭你过分啦,人家就是脸大而已~”

两兄妹一起吐槽老妈的审美,从小他们就听老妈说,娶媳妇要娶那种面如银盘的,有福气。

幸好小鹭没有朝着银盘大脸的方向发展,一直是精致的鹅蛋脸。

“对了,你怎么来这了?”尹鹤问。

“哎呀,差点忘了!”小鹭找到自己的队伍,把老哥拉过去,“这是我同学柯粒,粒姐,这是我哥。”

“斯坦福的大神啊,总算见到本尊了!”柯粒激动道,比照片里还帅气呢!所以当个嫂子也不吃亏啊!

听到斯坦福,旁边那个小女生抬了抬头,随即继续埋头写东西。

尹鹤跟柯粒寒暄了几句,得知这是柯粒在做家教,小鹭闲着无聊过来陪同。

尹鹤指着旁边的漂亮小女孩问,“这个小朋友怎么称呼啊?”

柯粒介绍道,“哦,她叫,叫……”

“穆蓉仙,”小女孩头也不抬道,“总是记不得我的名字。”

柯粒反吐槽道,“小老妹,我们今天也才第二次见面啊,记不住很正常呀。”

“哟,慕容氏啊。”尹鹤啧啧道,这还是第一次接触这个姓氏。

“不是姓慕容,”柯粒纠正道,“是姓穆,穆铁柱的穆,黄蓉的蓉,我是小仙女的仙,如此穆蓉仙。”

好么,这名字取得也够有创意的,而且很唯美,就像小女孩给人的感觉。

尹鹭撇嘴道,“你哪里小仙女了。”

“要你管。”

任凭两人斗嘴,小女孩岿然不动。

她是在做物理题,因为小鹭她们是清北大学机械工程学院的,算是物理的分支,那可是出了名的和尚专业。

家教时长为一小时,从进入咖啡厅开始算起,穆蓉仙先自己写作业,然后由柯粒批改,并为她讲解。

尹鹤决定陪她们坐一个小时,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尹鹤问,“为什么不去家里家教啊?”

柯粒解释道,“等会儿还有晚自习呢。”

“高中生啊?”尹鹤惊奇道,“看她小小的样子,我还以为初中生呢。”

“她年纪确实不大,才16岁,不过已经高三了,”柯粒低声道,“学霸来着,就是物理差点意思。”

尹鹤点头,“物理是挺难的,当初要不是理综拉分,说不定我也能考上清北呢。”

“做完了!”穆蓉仙把试题推给柯粒,然后直勾勾盯着尹鹤问……

……………………

问的啥?

1、怎么才能考上斯坦福?

2、我美吗?

3、你介意女朋友比你大吗?

4、我有一个关于刚才那位葛老师的秘密,要听吗?

~

ps:推荐奈何笑忘川新书《我怎么就火了呢》,就是压老佛一头的那本书,那肯定好看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