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一次相亲(求推荐!)
  • 我对钱真没兴趣
  • 泥白佛
  • 4269字
  • 2019-06-19 07:48:26

尹鹤:“什么以什么身份?”

聂倩:“就是,你是想以自己百亿富豪的身份和人相亲,还是想稍微隐藏一下实力,比如,千万富豪,或者刚刚过亿。”

尹鹤还没说什么,小鹭忙道,“千万都不要,就说你是一个在国外混不下去的穷小子,但学历高,是个好人,这样才能真正挑出一个爱你,而不是爱你钱的真心人啊!”

国芳深以为然,也跟着点头,电视剧里王子灰姑娘般的爱情基本都是这样啊,哪有一开始就告诉灰姑娘你是王子的,都要先说自己是癞蛤蟆啊。

尹鹤笑着摇摇头,“其实我不在乎我的女朋友喜欢我的钱。”

“啊!?”小鹭和国芳全都投去不可思议的目光。

尹鹤继续道:“喜欢钱不是过错,那是人之常情,当然,也不能只喜欢钱,而对我毫无感情,除非我对她迷恋地要死要活,但以我的理智,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出现。

我只是觉得,既然有钱可以作为我的一个加分项,那我为什么要故意让自己减分呢。

况且这也是不能隐瞒的客观情况,与其藏着掖着,不如坦坦荡荡,就算对方完全是冲着钱来的,我也不怕,起码现在我的遗嘱继承人是你和爸妈,想分我的钱没那么容易。”

尹鹭的身子突然绷直,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哥,你立遗嘱干嘛,你,你不会是……”

她紧握着哥哥的手,突然想到哥哥的公司开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卖呢?这里面肯定另有隐情。

还有,为什么他的手这么凉,他们明明是在吃热腾腾的火锅啊!

难道,是绝症!

尹鹤哭笑不得,又拿起一块冰镇西瓜塞进妹妹嘴里,“臭丫头,你咒我是吧。”

“可是……”尹鹭嘴里含混不清道。

聂倩帮忙解释,“身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立遗嘱,然后不断修改遗嘱其实是很正常的事,这份遗嘱是我和一位米国律师公证的,主要其实是为了保护你的权益,毕竟你排在继承的第二顺序,如果没有遗嘱,到时候你一分钱都分不到,当然理论上其实无所谓,毕竟你父母分到的最终也是你的。

只是你哥觉得,如果他真的出了意外,你是最适合掌管这笔财产的人。”

“就是这样,”尹鹤摊摊手,揉了揉妹妹的脸蛋,“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给哥笑一个。”

尹鹭不哭了,这时一直沉默的袁晓圆却道,“老板,我建议你以后不要把关于遗嘱的事随意泄露,这对你没有什么好处。”

尹鹤也明白其中的道理,“好好好,这不都是自己人吗,而且话赶话的就说到这了。”

袁晓圆不依不饶,“我和小芳还不是足够信任的人,小鹭身为遗产继承的当事人,也不宜知道这些。”

国芳想拉拉圆姐,让她少说两句,你这不等于是在怀疑人家小鹭会对她哥图谋不轨了吗。

然而小鹭却说,“我觉得圆姐说的对,哥,以后你可千万要注意。”

尹鹤乖巧地点头,“好了,就吃到这吧,回了回了。”

阿芙叫服务员结账,尹鹤突然莫名其妙来了一句,“哎呀,你们的西瓜真是又冰又甜啊!”

服务员马上心领神会,走前给他们打包了半个西瓜。

冬天的西瓜都是在温室大棚里悉心调教出来的,可不便宜,不得不说,海底捞确实把服务做到了极致,让顾客由内而外的舒服。

阿芙这个老外看的莫名其妙,她对了一下账单,并没有那半个西瓜啊,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鹭笑着解释道,“我哥肯定是从抖音上学的,刚才他说了一个暗号。”

尹鹤呵呵一乐,没想到真的有效,自己不在的这几年,这个国家变得更有娱乐态度了。

这时他们路过一张餐桌,听到其中一个青年激动道,“我靠,咱们昨天看到的那辆迈凯伦P1被神秘买家拿下了!”

“真的假的!”一群小伙伴们全都围了上来,“谁干的,是撕葱吗?”

“肯定不是啊,他喜欢开的又不是车。”有人道。

那人继续,“有两个超跑俱乐部的二代筹够了钱想去买车,结果被人家捷足先登了,这车可不能分期付款,所以一口气拿出1500万,这财力实在雄厚!”

听着年轻人们憧憬的议论声,尹鹤淡然地从他们身边飘过,嗯,他飘了。

出门就问聂倩,“还有几天才能拿到我的车啊?”

“车展一结束,八辆车立即给你开过来,等着吧,也就这两天了。”

“那我相亲总要有辆车啊。”

“公交、地铁、出租车、摩拜,怎么都能去相亲啊,别打我车的主意,我和阿芙都要用车。”聂倩提前堵住了尹鹤的嘴。

接下来他们先把小鹭送回学校,阿芙聂倩跟尹鹤住公寓套房,隔壁新开的一间房属于袁晓圆和国芳。

不过袁晓圆是有男朋友的人,所以现在她下班了。

今天跟妹妹表明了心迹,尹鹤觉得自己确实应该干点什么了。

时间尚早,睡也睡不着,那就从最简单的写自传开始吧。

他打开word就是干。

一个小时后,文档上出现了五个字“我的前半生”。

好像还跟溥仪、张爱玲撞名了。

算了,删掉!

今天玩电脑的时间满额了,那就休息吧。

虽然文档依然干干净净,但自己的大脑经过了充分的运动,下次再写肯定能思如泉涌。

走出卧室,尹鹤准备喝两杯,然后就看到聂倩从阿芙的房间出来,还有点衣衫不整。

见到他,聂倩淡淡一笑,“渴了,给我来瓶水。”

尹鹤把水递过去,然后指了指她胸前。

聂倩这才拉起快要落到肚脐眼的睡衣,收敛了春光。

两人坐在沙发上,尹鹤问,“阿芙呢?”

“摆平了,正做梦呢。”聂倩急切地喝了两口,水珠顺着脖子滑落,手背一擦,顺手把鬓边的头发挂在耳朵上,难得的有了点媚态。

“人家为了你,又是学中文,又是不远万里跑到这个陌生的国家发展事业,好好犒劳一下也是应该的。”尹鹤微笑道。

聂倩放下水瓶,“我听阿芙说,有很多人想见你,你真的不见见,都已经闲了这么多天。”

自从游戏公司被Facebook收购,尹鹤的大名在国内外IT界一下子就炸开了,不少大佬想要见见他。

有的想要合作,有的想要招揽,还有的就是求投资的,这是最多的。

尹鹤摇头,“我知道这些人的目的,不过退休就是退休了,我不会再出来工作,如果想要拉投资,过了阿芙那关就行。

而且我真的没有闲着的,这几天我一直在通过电视、网络、短视频来重新了解我的国家和同胞啊,过的可充实了。”

“好好好,这些人你不见,我爷爷你总要见一面吧。”

“我见你爷爷干嘛,我又不认识他?”

“你忘啦,你的锦鲤都在他那呢,现在他看上那些锦鲤了,不想还你了,你难道不找他要?”

尹鹤谨慎地把屁股挪远了些,“小倩,你该不会是打了让我冒充你男朋友的主意吧,我跟你说,我没演技的!不干!”

被戳穿的聂倩并不恼怒,“不干就不干,我这人厚道,不用这个威胁你,我已经帮你联系了一个女孩,不出意外明天就能见面,你给我好好表现。”

见聂倩这么说,尹鹤有点不好意思,“算了算了,你也没什么男性朋友,什么时间你说吧,我走一趟就是了。”

没想到聂倩却摇起了头,“你这人最大的弱点果然是女人,连我这款都能让你放弃原则,我看你将来出山也不是没可能。”

尹鹤知道她是在拐弯抹角提醒自己,英雄半生,千万不要折在女人的花言巧语上。

尹鹤心领了,随口打岔,“那么多锦鲤我也顾不过来,既然爷爷也喜欢,不如跟他五五开吧。”

聂倩笑了笑,给了尹鹤一个友谊的拥抱。

不过她注意到尹鹤的本能反应有点不太“友谊”,聂倩笑得更欢了,“听阿芙说你都两个月没有女朋友了。”

“那段时间太忙,哪有空啊。”

聂倩认真道,“我给你介绍的女孩肯定都是美女,亮出你的身份,再体贴一点,没人能逃出你的手掌心的,就算你看不上,也可以先用着。”

最后聂倩起身,手指尖在虚空中一弹,调戏道,“别把自己憋坏了,晚安~”

唉,这一晚是没法安了。

……

第二天一早,聂倩把相亲的事彻底定下来了。

“中午你们一起吃个饭,地址,还有她的名字,职业,穿着打扮我稍后会发给你。”

“就我一个人啊?”尹鹤问。

“还有她们俩啊。”聂倩指着刚刚到岗的袁晓圆和正在猛吃早餐的国芳。

“你跟阿芙不跟我去啊?”

阿芙从洗手间出来,嘴里叼着震动牙刷棒,嗡嗡嗡地不知道在说什么。

聂倩翻译道:“阿芙说她约了几个银行领导打高尔夫。”

阿芙:“嗡嗡嗡嗡嗡,嗡!”

“还要跟那个罗莉音见一面,没空。

而我,抱歉,我是个律师,还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老板,我很忙的好嘛,相亲这种事你就亲力亲为好了。”

这两个无情的女人就这么舍他而去了,一辆车都没给他留。

无奈之下,他们选择了地铁出行,绿色环保。

然而到了地铁站,又闹出了一点麻烦。

“滴滴滴,滴滴。”

“女士,请把兜里的东西掏出来。”地铁工作人员对袁晓圆道。

然后袁晓圆无奈道从兜里掏出一把特制的飞钉。

“这些算是危险物品,不能带上地铁的。”地勤人员继续检查,又是“滴滴滴”的声音。

这次袁晓圆从裤兜里拿出了一个塑料盒子,里面密密麻麻都是针!

“啊,圆姐,飞针你也会!”国芳惊奇不已。

袁晓圆:“这是针灸用的,一点不值一提的业余爱好罢了。”

“那这把造型奇特的小刀子是怎么回事儿?”地勤又找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我要是说这是削苹果的,你们肯定不信吧?”袁晓圆叹息道。

尹鹤来了兴趣,怂恿道,“继续搜,看她身上还有什么好东西。”

“这支钢笔好像不是钢笔。”

“她的鞋上有一个铁片,不对,是刀子!”

“她的项链好像是个小匕首!”

“……”

最终,袁晓圆险些被移送到附近的派出所,连地铁特井都来了。

这时竟然是国芳挺身而出,化解了这场危机。

只见她拿出一个徽章对特警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其中一个看着年长的特井看了一眼,立即敬礼,眼神里流露出敬佩。

国芳指着尹鹤,“这位先生是我们保护的重要人物。”

特井立即道,“放行!”

终于上了地铁,袁晓圆的那些宝贝也都还给她了。

不过她脸上全都是自责,“老板,对不起,我很多年没过安检了,不知道这么严格。”

以前她跟着那位夫人出行,无论火车还是飞机都是绿色通道,更加没坐过地铁。

尹鹤摆摆手,“没事,以后打车就行了,小芳,你刚才拿的那是什么啊?”

“我们布队的徽章,我也就是死马当活马医,毕竟不是一个系统的,没想到真有认识的。”

尹鹤认真看了国芳一眼,这姑娘平时看起来似乎有点没脑子,但身为特种精英,其实智商绝对不低。

因为介绍的这个女孩是东山人,所以聂倩把见面地点定在了一个鲁菜馆。

泰丰楼,这是京城的老字号了,是当初名噪京城的“八大楼”之一,正经的百年老店,虽然老板换了几茬儿,但名气依旧,口味依然。

民国初期,孙先生及夫人曾慕名而来,袁蒋等首脑政要也经常出入泰丰楼,并以此为荣。

对华夏烹饪素有研究的爱新觉罗·溥杰在用餐后曾题词“继往开来,发扬光大”相赠。

酒楼设在前门,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他们来的其实算早的,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尹鹤就一直在翻菜谱,看菜谱就好像在看一本历史书。

每道菜都有传承,有故事,看照片都很有食欲,但两个人肯定吃不了这么多,于是他想了个主意,给圆芳也开一桌,他和那位女士点几道菜,让她们俩点其他菜。

等相亲对象一走,自己就可以都尝尝了。

哈,我太机智了!

这时国芳指着外面一道亮丽的美女风景,“老板,来了来了!是她吧!”

……………………

相亲对象的职业是什么?

1、央视非著名美女主持。

2、个体经营美女老板。

3、聂倩八竿子刚能打到的表妹,业余歌手。

4、职业营养师。

ps:相亲的肯定不是女主角,但有的以后还有戏份,有的纯路人,看你们怎么选了,还有,求推荐票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