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小婉
  • 夹缝阳光
  • 鹿卢凝风
  • 2016字
  • 2020-03-27 10:58:44

风拥抱着小树,云轻吻着月。这个凉爽的夏夜简直太完美了。男孩站在院子里,穿着短裤和旧T恤,目光掠过发白的院墙,落在两扇篱笆院门上。他站在那里已经好久了。

他期望胡同里会响起脚步声,最好是一老一少,老妇的脚步在硬泥地上摩擦,发出“嚓嚓、嚓嚓”的声音,女孩的脚步则敲在地面上,“笃笃、笃笃”,在胡同里回响。胡同里空旷明亮,这声音借着月光,似乎能传到月亮那里。

“我喜欢这声音。”他在心里说,“今天,她还来吗?”

月光湮灭了所有的声音,把小乡村浸成一座清凉温婉的水下宫殿。男孩头上绕着舒爽的风,回想着那个女孩儿,她叫小婉,是从五里地之外的蔡王村来陪姥姥的。昨天晚上她们来玩了,看到他,小婉的眼神躲躲闪闪、清清亮亮的,仿佛夜空里的星星。

男孩站在院子里,一点也不担心母亲喊他、或父亲找他。父亲天天不在家,谁也不知道他会在哪里。姐姐找同学玩了。母亲晚饭后照旧沏上茶水,点着煤油灯,跟邻居的几个主妇喝茶闲聊天,一阵阵空洞的笑声从破门破窗洞里传出屋外。

家里人谁也“顾”不上他,所以,男孩非常“自由”,自由到感到孤独。

此时,胡同里忽然响起“嚓嚓”声和“笃笃”声,在皎洁的月光下格外清晰,就像鼓点,让男孩的心底亮堂起来。“是她们。”男孩心里涌动着喜悦。在他的生活里,这是少有的体验。

果然,破旧的篱笆门窸窸窣窣在动了,一只瘦小枯干、青筋暴跳的手伸进来,哆嗦着摘开门上的铁丝挂钩,男孩连忙迎上去帮忙,抢先把挂钩摘下钩环,拉开篱笆大门。“大奶奶。”男孩向老妇打着招呼。

“哦,小强啊,”门被推开了,一个苍老而枯干的老妇人挪了进来,“你是来迎接我们的吗?快,小婉,快进来,叫哥哥。”

“哥哥。”小婉怯生生地叫着。

男孩笑了笑,没有说话,把目光投向躲在大奶奶身后的小婉。他发现小婉的眼神向他闪了一下,便低下头去,仿佛流星一样熄灭了。可是小强莫名地开心,很满足。小强走在前面,打开那扇贴着塑料纸、布满创洞的木制外门,把她们让进屋里。

大奶奶的到来,就像旺火上加了一把干柴,屋子里立即沸腾起来。有的起身让座,有的添茶倒水,大奶奶很快和她们搅在一起了。小婉开始还骑在姥姥的膝盖上望着煤油灯的灯火出神,后来姥姥推开她说:“大人在说话,你到一边去玩吧,跟小强哥哥一起。”说完,腾出手接过母亲递过来的一杯茶水。

小强和小婉被晾到一边,成了空气,整个晚上都不会被多看一眼。

小强看着母亲前仰后合的样子,听着她几乎冲破屋顶的笑声,说不上是厌恶还是愤恨,总感觉自己的胸口在翻江倒海。他鼓着气一把推开外门走了出去,听到背后的小婉正在弱弱地问:“姥姥,我出去玩了?”但所有人都在忙着欢笑,没人搭理她,于是她走了出来。

两个人站在院子里,舒了一口气,感到特别轻松。月光涂抹着高大的榆树,繁星落满大半个院子。

十几秒的时间,谁都没说话,月光下,小强收紧了瘦小的肩膀。

“小婉。”

“哥哥。”

他们坐在院子里的一根长凳上,隐在一片由大榆树投下的阴影里。

“我有点儿害怕,”小婉望着院子里的几棵大榆树投下的阴影说,“小强哥哥,你害怕吗?”

“这有啥害怕的。”他说,但能感觉出来,他的语气并不那么肯定,又鼓了鼓勇气说,“你要是害怕的话,你靠过来一点,挨着我吧,我不害怕。”

她靠了过来,贴着他,像一朵温暖而柔软的棉絮。过了好长时间,他们只是盯着远处的夜空和星火。他们轻轻交谈着,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右臂轻轻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他们都不再害怕了,屋子里传出的笑声也远去了,月光从树缝里投下的斑驳,就像潾潾的水面,女孩靠在男孩怀里,他们两个仿佛坐在小船里,随风浮动着。

望着粉妆玉琢的明月,两人坐了好久,男孩望望夜空,望望沉默的女孩。女孩在遐想,在月的沐浴下,女孩的面庞上盈溢着牛乳般的光辉。男孩突然很想亲亲她,于是低下头在她盈亮的脸颊上轻轻啄了一下。

小婉在遐想中被唤醒,她转过头望向男孩微笑着,眼睛里落满了无数的小星星,既娇俏可爱又幸福。男孩感觉到,自己的胸口蓦然穿过了一些热热的东西。

屋子里经过短暂的安静后再度骚动起来,几人嘟囔着告别的话推开屋门,小强的母亲起身相送,杂沓的脚步声踏碎了宁静的月光,大奶奶咳嗽着出现在门口。女孩离开男孩的臂膀迎上前去。

女孩说着“明天再见”然后被大奶奶牵走了,履声笃笃渐渐远去。男孩站在院子里,望着月光若有所思。

“天凉了,进屋睡觉了。”他母亲摆手说。男孩没动,依旧望着月光出神。

文中的男孩就是我,那年我八岁,她七岁,那是1986年的夏天,在一个破旧穷困的小乡村,村子里尚未通电。

那是个永远令人难忘的夜晚,我始终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也不知道她为何会那么配合,也或许这根本没什么。不过,我相信跟我一样,那个晚上也会在她的心底铭刻一辈子。

多少年之后,我又见过她几次,她长得太快,几乎找不到她当时在我印象中小女孩的样子了。记忆中那记“蜻蜓点水”让我们躲躲闪闪,匆忙擦肩而过。最后一次见到她,她已经是怀中抱着娃的妈妈了,她成熟自信,那个吻,早被打上了岁月的锁,压在心底,没必要再使它翻腾起浪花来。

然后我们互相笑笑,各自天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