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计划进行中

  • 王妃的现代老公
  • 2月春风
  • 2343字
  • 2020-03-31 20:19:21

小丫鬟一抹眼泪,笑着回道“太子妃可不要取笑奴婢,奴婢也是听了您的指示,练习了好久,这才挤出这么几滴眼泪呢。”

“乖,碧莲”太子妃轻笑一声。

“今天的事,你呀重重有赏,不过等会儿,你可要在房间好好待着,哪里都不许去哦,宴会结束后你在出来。”

“是,太子妃”小丫鬟微笑,恭敬回道。

心中虽疑惑,自家主子为什么要自己这么做,可又想,这与她有什么关系呢?自己听主子的话就行了。

“有钱喽,还可以休息休息”想到这,小丫鬟也是高兴起来。

此时王公子正被丫鬟玉珠,七绕八绕不知要带到什么地方去。

“王公子就是这里,里面有一个柜子,柜子里面有太子殿下的旧衣”玉珠突然停在一房门口,柔声道。

王公子点点头,自顾自的进去了,他可不会要求玉珠和他一起进去。

毕竟孤男寡女在同一个房间,自己还得换衣服呢,在说这丫鬟也没有主动进的意思,他怎么好意思提了。

“妈的!”王公子一进房间,看了看四周心中就暗骂一声。

“这么多柜子,要我怎么找?”

……

找了许久,发现里面不是一些书,就是一些字画,就是没有衣服,心中突然想还是算了吧,可又想自己答应了太子妃会换衣服,要是自己不换的话,岂不是……

“唉,没必要,为这么件小事去得罪太子妃,自己还是找找看吧。”

“王公子,衣服找到了吗?就是那个柜子,很容易找到的”丫鬟玉珠突然在外面喊道。

“很容易?那是你好吧”王公子心中腹诽,但又不好意思说自己没找到。

“我正在试衣服,你等等。”

“是,公子”玉珠回道。

“他妈的,我就不信,我找不到”王公子在找第九个柜子还是没有,嘴上小声的怒骂道。

心中此时居然开始,责怪太子妃的多事了。

“王公子,穿好了吗?这个时辰宴会要开始了”丫鬟玉珠在外面催促道。

王公子此时心中,已经不想骂什么了,而是抓紧时间快速找。

“妈的,终于找到了”王公子终于在第十五个柜子找到了衣服,急忙穿上,发现很是合身,马上整了整衣服,急忙走出房间说道“好了,我们走吧。”

玉珠点点头说道“王公子,您的旧衣服还是交给奴婢,奴婢派人洗了送到您府上。”

王公子想想也对,自己参加宴会,拿着一身衣服,算怎么回事?于是回道“好”说着把衣服给了玉珠。

玉珠接过衣服,好像想起了什么说道“王公子,宴会已经开始了,我先带您去吧”

“嗯嗯。”

看到王公子同意,玉珠则前头带路,只是走的极快,弄得这王公子也是走的很快,让他莫名其妙。

他们一走远,早在旁边隐藏的人立马走进房间,开始搬柜子。

玉珠急匆匆的把王公子带到宴会的一边僻静处,就告辞离开了。

王公子往远处张望,发现很多大家闺秀名门公子已经来了,于是也是急忙上前。

……

“是不是你偷了我的东西?”一句话突然质问王公子。

附近的大家闺秀名门公子一听,全都是围了上来,心想“谁这么大胆,敢在太子府偷东西。”

一看是王公子,又想“这个质问的人是谁,这么大胆敢怀疑御王的表弟,镇国将军府的嫡子。”

仔细一看,都不认识纷纷都在心中猜想,肯定是什么小门小户见识短浅,认识不得这王公子。

王公子冷笑一声“我怎么可能偷你的东西,就算把你的全部家产白送给我,我都不要。”

陌生公子同样冷笑“刚才就你靠我最近,还对我动手动脚,不是你是谁。”

“你……谁对你动手动脚了,你自己东西丟了还怪旁人”王公子辩解道。

“就是你偷的,让我搜一下你的身,看有没有,如果没有的话,我给你赔礼道歉。”

“笑话,我堂堂镇国将军嫡子怎么可能让你光天化日之下搜身”王公子冷笑。

“你心虚了吗?”陌生男子淡淡道。

“你!”王公子无言反驳。

“你说是王公子偷的吗?”

“应该不是,可那男人言之凿凿看着也不是假的。”

围观众人都是议论纷纷,听得王公子脸色难看起来。

“王公子,既然他要搜你就让他搜呗,这样也能证明你的清白不是,如果这次你不搜,难保这位公子不会出去说你心虚不敢搜,到时你的名声就……”一个人提议道。

围观的人都是点头,你是男的哪有这么多顾忌。

“好,我搜”王公子咬牙切齿心中想着,“看我事后不弄死你。”

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陌生公子对王公子搜起身来,当然那些大家闺秀什么的都是纷纷避让。

“这是什么?”陌生男子疑惑出声。

由于靠的十分近,王公子对陌生公子小声说道“别给我耍花样,记住无论找不找到,我都不会放过你。”

谁知道陌生男子敬丝毫不怕,反而也小声“我等着。”

他就是个护卫,他能报复自己什么,在说了有自家王爷护着他呢?

“啊!没想到你身上竟藏着这种东西”陌生公子惊呼。

“我可不是有意冒犯的”说着把一团东西一扔。

纷纷扬扬,红红绿绿的手帕落在地上。

几乎是,附近全部人都吸引来。

因为视觉冲击力太大了,连一旁避让的大家闺秀也来了,因为她们竟看见了十几条手帕落在地上。

“我不是有意冒犯的,这是从他怀里搜的”陌生公子又大声的重复说道。

自言自语道“此人真是无耻之徒,罪过啊!我得去洗洗手。”

说完,竟直接溜了。

花花绿绿的手帕落了一地。

“这个不是御王妃的名字吗?”一个丫鬟叫道。

“御王妃的帕子?”

全部人都是看过来,果然是当今御王正妃的闺名。

王公子此时有点蒙,他不知道自己的衣服上怎么有这种东西

“不对,这衣服是……是他们设计我”王公子心中终于明白了,难看自己有一种被人牵着鼻子的感觉。

刚想辩解,就听见一声怒喝,“你怎么会有我弟妹的帕子?”

“弟妹?”

全部人都看向说话之人,包括王公子。

而此人呢,正是苏宇。

他此举就是先声夺人,让王公子无法先辩解。

而且这么多人,也只有他敢责问王公子,因为对于他们,完全没必要去得罪,镇国将军府的嫡子。

“还有这些手帕是怎么回事?”苏宇冷声质问。

“我是被人诬陷的,我是被了陷害的”王公子连声道。

“哦,是谁?”

“是……我不知道……”

他可不敢说太子妃,对方敢这么做,一定是把所有的证据的销毁了,自己要真这么说,那就是污蔑太子妃,到时不光他性命不保,连他的家族会受牵连。

“听说京中很多大家闺秀的贴身之物都失窃了,不会是王公子你,派人做的吧?”一句话突然从人群中传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