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杀猪巷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643字
  • 2020-12-11 11:09:47

华灯初上的时辰,也是脚夫、佣工、市人们忙碌一天归家的时刻,但对东京的许多上层阶级来说,一天中最旖旎的一段光景才刚刚开始。

此时的内城朱雀门前,御街和行道上车马如流,临街西面的一角是座颇为热闹的茶坊,王世良从下午起就找了个位置独自坐在这里,静静吃茶看着街上熙攘的人群。

这茶坊的视野很好,正好能看到不远处朱雀门的门洞。黝黑的门洞像一张填不完的嘴,不断有行人和车马在其间进进出出,不过王世良对那些脚步急切的布衣百姓毫无兴趣,他只关注那些骑在高马上放声大笑的贵家衙内们,或者说他只关注一个人——李崇训。

根据先前多日的暗中跟踪观察,王世良已摸清了李崇训在东京的行踪习惯:多数时间待在宅中,偶尔出门,若非是拜访藩镇显贵,便是与仆从出来寻欢作乐,尤其是偏好朱雀门西边的杀猪巷。因此他很清楚,李崇训若要出来寻乐,绝大可能会从朱雀门出来。与郭信不长时间的细谈,二人都认为杀猪巷里是最适合下手的地方。

天色将暗,王世良仍未放弃等待,他记得出身猎户的阿母曾给他讲过一个道理:漫长的等待往往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大获丰收,要么一无所获。他将手伸进腰间,摸到了那熟悉的冰凉的刀柄,相信今晚只会是前者。

百无聊赖时,李崇训熟悉的身影终于从朱雀门中拍马而出。王世良当即起身,把早已数好的茶钱摊在桌上,招呼小厮一声后转身离去。

杀猪巷虽名为杀猪,里面却无一家屠户,而是座座妓馆。此时暮色沉沉,如杀猪巷这样的烟花场却还是一天热闹的开始。王世良轻车熟路地走在磨得光滑的青石路上,与外间御街上愈渐稀少的行人不同,越往巷里走,人马就越多,他不得不时常避开醉酒的军汉和骑马的官人,试图不让自己引起任何人的注目。

李崇训近日最常光顾的馆舍,也是巷内生意最旺的一家。馆舍门首张挂着灯笼彩绸,油光满面的汉子们三两成群进出不绝,两个浓妆艳抹的妇人依靠门框,一左一右在门前招徕客人。王世良在拴马桩前看见了李崇训那匹因马球赛而名噪一时的宝马,便直上前去。

门前其中一个妇人拦住他调笑:“军爷可有相好的?里头的娘子们现在可都忙在忙着伺候哩……”

王世良看着妇人不知敷了多少层粉的脸,心下厌嫌,面上却笑着指了指李崇训的马:“我来找我家主人。”

妇人顿时没了兴趣,笑也不笑,虚虚朝内指了个方向便放他进去。

入了馆门,入眼是一个极大的天井,两侧各一道数十步的长廊,馆有二楼,廊上廊下灯烛明亮,鸨儿尖细的声音来回呼喊着姑娘的名字,莺莺燕燕和郎君酒客们聚在一处,四面八方各种各样的嬉笑声打骂声连成一片,眼前的欢歌笑语简直要王世良晃晕了眼!

这乐处不是平民百姓和普通军汉可以消遣的地界,王世良行走其间,同样感到自己于此地而言十分突兀。不过这倒也有一个好处——上层武将除了自家都指挥使王进之外他一个也不认识,故而不用担心这里会有人认出自己。

王世良本想偷摸去寻找李崇训的踪迹,只是他身旁既没有伙伴也没有小娘,在这热闹非凡的地方里实在显眼,总有今夜未开张的姐儿们上来招呼调戏。

这样下去过于碍事,他干脆趁着下一个姐儿前来搭讪时,直接抓住妇人的手腕:“这馆里最好的姑娘在哪儿?“

姐儿先是一愣,随机目光在王世良的身上来回打量:“哟?郎君胃口可真不小,咱馆里好姑娘不知多少,就是不知郎君要等上多久了。”估计是看出了他不是阔绰人物,口气也不太热情。

王世良不愿与她纠缠,手上力度一紧,瞪眼冷哼道:“我是禁军将领,你敢欺我?”

姐儿吃痛一挣,手却死死锁在王世良手里,只好低眉讨好道:“妾身怎敢欺您?今晚的头牌姑娘都在伺候河中李太师家长子,那位爷喜欢些粗暴的玩法,若不是给的钱多又推不了,谁乐意去陪?前几位伺候他的现在还没修养好身子,军爷今晚定然也是无福消受了。”

王世良冷笑:“李崇训我认识,你且宽心带我去就是。”

姐儿无奈,将王世良引上二楼,指着最深处的一间道:“就是那了,军爷自己去吧,妾身可不想被那位爷抓进去。”

王世良一边将手伸进衣袖,一边像是在自言自语:“那位爷过了今晚就走,往后再不会来了。”

姐儿以为王世良在摸钱,两只眼睛亮着:“军爷回头再来,还可以找我。”

没想到王世良却突然摸出一把短匕,瞬间就逼近抵在姐儿柔软的腰上,在她耳边低声道:“不要动,不要喊,只要听话就保你无事。”

姐儿的嘴才张了一半,被王世良突然的动作吓得发不出声来,只好呆呆地点头同意。

耳边已经依稀传来女人的哭喊和男人的咒骂,王世良看着房门前只瘫坐着两个醉酒的奴仆,心里稍稍又多了些把握,李崇训出行向来喜好吆五喝六,估计其余奴仆都已四散各自寻乐去了。

一个奴仆见王世良带着姐儿过来,懒懒地挥手:“此处有贵人,闲杂人赶紧退开。”

王世良脸上献笑:“这是李郎君叮嘱要找的姐儿,说过不用通报,直接送进去就好。”

奴仆狐疑地看向同伴:“有这事?”

一旁的同伴早已睡眼蒙眬:“兴许是有……”

奴仆也不再多想,头朝门一扬:“人送进去就赶紧滚蛋。”

王世良:“这是自然……”

王世良轻轻推门而入,反手又立马关门插上门栓。房内空间很大,一道帷幔将房间分成内外两部,帷幔里显然没有注意到王世良二人进来,因为一男一女的不堪入耳的叫喊还在继续。

女声凄厉:“求郎君放过奴家吧!”

“狗一样的货色,叫我太子殿下!”随即就是几声极响的啪啪声。

王世良一愣:李崇训这厮手里还有兵器?

他疑惑地看向身旁的姐儿,姐儿的身子已经在微微打颤:“军爷要干什么……”

王世良低声道:“你在这安静待着,不要开门,一会听好我说些什么就不会有事。”

见姐儿不解地点头表示同意,王世良便将抵在姐儿背上的短匕丢在地上,从腰间抽出那柄更长些的短刀。

姐儿见他竟从腰间抽出刀来,当即瘫在地上,又不敢出声,只是瞪着眼睛看他。

王世良朝她点了点头,便回头上前捏住帷幔的一角,随即猛地一拉!

帷幔内是坐在床榻上举着巴掌惊愕的李崇训,以及脚下赤身趴伏在地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小娘。

“妈的,你是谁!”李崇训回过神来,一把拉过被子遮住下身,指着王世良暴怒呵斥道。

王世良一言不发,一个箭步便提刀上前。

“来人来人!”李崇训看见王世良手里的刀,惊惧地大声呼喊,双脚使劲在床榻上蹬着后退,直到顶到墙上退无可退。

王世良手上的动作更快,一脚跨在榻边,直接向李崇训斜砍而去,呲啦一声被围床的绸缎阻了一下,让李崇训借机向旁一避,但还是砍在了他肩头,猩红的血瞬间溅了满床,整条右臂也像抽了气一样耷拉下来。

“好汉饶命!”李崇训嚎叫着,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

外面已经传来砸门声,地上的小娘也终于从眼前的场面中反应过来,顾不得穿衣就要往外逃。

王世良一脚踩在李崇训白嫩的胸膛上,挥刀的同时,用尽力气喊着早已准备好的说辞:“李家算什么破落军户,也配娶我家娘子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