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前路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476字
  • 2020-12-07 14:23:20

东京城南的龙津桥连接南北御街,因这一缘故,临街两旁步廊下,酒肆店铺幡旗连连,人头攒动,买卖不绝,手工业与商业十分繁荣。而热闹的市井之后,则是一大片拥挤的民居,其中住着东京城最下层,也最常见的以苦力为生的百姓人家。禁军左厢一指挥,前不久刚升作都将的王世良就住在此地。

此时午时刚过,禁军操练还未结束,王世良却已经走在了回家的路上,原因无他,手下奉命盯着李家的弟兄今早从李家仆人口中打探到了消息——李崇训不日就要离京回河中府了。他需要将这消息送给郭信手上,只不过要先回家把身上这幅甲胄卸了。

王世良走过龙津桥,又在市井内七扭八绕地走过几道牌坊和巷子,狭窄而逼仄的小道尽头就是他去年随大军来东京时,用不多的一笔安家费购置的小家。不过他还未娶妻,家中只有年近五十的老母与他相依为命,本就不需要住太大的地方。

王世良很快又摇了摇头,自己如今升了都将,如何也算是有了立身之本,等今年积蓄些钱财,便可去东城或者汴河边上置办一进宅子,让母亲住的更宽敞些,甚至可能还有余钱讨个婆娘,如今世道外地人来东京卖妻卖女的并不少见……不过他也十分清楚,自己能生出这许多的期待,全赖于一人的赏识。

王世良确实十分敬慕郭信,毕竟二十岁出头就已经功至禁军指挥使,父亲更是当朝枢密使,以这样的背景和年纪,即使在猛人辈出的禁军里也足够惊艳了。何况王世良从太原起就作为旧部随郭信北上代州雁门,又参与魏州讨伐杜重威,知道自家指挥使远不是出身好那么简单。在他看来,头上这位年轻的指挥使飞黄腾达只是迟早的事,而自己只要紧紧攀附着这棵大树,不论如何也不会混得太差。

遐想着临近家门,王世良突然觉得眼前有些异样。自家对着巷道的大门并未合严,而是张露着一道明显的门缝。这世道贼人遍地都是,母亲独居在家向来谨慎小心,即使在家也是向来把门关得严严实实,王世良顿时觉得不太对劲!

他心中担扰老母的安危,头脑却十分冷静,只可惜他出营前就把挎刀收在了兵房并未随身携带,只好从门前的柴堆中拣出一根粗实的柴棍,放慢步子摸到门前。

正当王世良的手上前准备推门时,门却吱呀一声被从里面打开了。从门里冒出来的是郭朴。

郭朴疑惑地看着王世良奇怪的姿势:“王都头拿个棍干啥?”

看到郭朴,王世良刚才的疑虑瞬间烟消云散,尴尬地丢了柴棍,用相当客气的态度问道:“朴哥儿怎么不去军中找我?”

郭朴下巴朝门内一扬:“等你多时了,指挥使就在里面。”

“郭指挥也在?”王世良扭头看了看,并没注意到巷里有拴下的马,心下泛起疑惑:自家离郭府一路距离不近,郭信一路走过来的?

但他没空细想,当即跟着郭朴入门去见郭信。王世良入门却又被眼前的景象呆住了:自家老母正满面笑容地拉着郭信的手说话。

才一见面,老母就对王世良一顿责怪:“良儿怎么才回来,让你这位兄弟好等,帮咱又挑水又劈柴哩!”

王世良闻言一时无语,看不懂母亲和郭信在玩哪出。

郭信起身向王世良打了个招呼:“冒昧前来,还望王都将不要介意。”

王世良连忙道:“无妨无妨,指挥使儿找我且派人吩咐一声就是,何必亲自前来。”

郭信无所谓地摆摆手:“有事与王都将商量,此处可有僻静的地方?”

王世良随即领意:“指挥使跟我来。”

郭信点头,向老母告辞:“叨扰夫人了,日后再来拜访。”

“不碍事!”老母随意地一甩手,罢了又向王世良叮嘱道:“良儿,你比这哥儿年长,日后在军中可要多加关照!”

到底谁关照谁?王世良知道郭信必然没将真实身份说于母亲,也只好苦笑应了下来。

留下郭朴在院里继续劈柴,郭信与王世良单独走进另一间厢房中。

寻了个矮凳坐下,郭信开口道:“看老夫人年纪已大,王都将平日里多在军中,还时常要做我安排的差事,想必内外不易兼顾。”

王世良闻言急道:“指挥使吩咐,卑下心中从未有所怨言,倒不如说多亏了郭指挥抬识,卑下得以升任都将,才让母亲有机会过上更好的日子。”

郭信摇头:“王都将误会我了,我向来把你当作自己人,此来更不是要免你的职,只是有件事只有王都将能帮我做,事关重大,故而亲自前来相商。”

王世良抱拳:“指挥使但有差遣,卑下在所不辞。”

郭信点头赞许:“我的差事王都将一直干得不错,我自然相信你……那李崇训最近如何?”

王世良:“正要去向郭指挥通报,李崇训过两日已准备回河中府了。”

“嗯……”这并未出乎郭信预料,符家也准备在清明前回镇,想来各家离京日子都差不多。

郭信的指尖在膝盖敲了敲,紧紧注视着王世良道:“我与王都将直说,李崇训那厮叫咱禁军在官家和百官面前丢丑,更是在球场上下黑手险些伤我,我不准备放他回去。”

王世良瞬间就意识到郭信所说的意思,全然明白了郭信此行秘密来自家相见的目的:李崇训!王世良诧异地看着郭信,要知即使以郭信东京顶尖衙内的身份,想杀一个外镇大帅的儿子,恐怕也是难如登天,更不必说事成之后难以预料的后果!

王世良眉头紧锁,心中默默做着考量。说白了李崇训与他隔着十万八千里,是死是活与他根本毫无关系,郭信找自己的原因他也能勉强猜出一二:王元茂和章承化都不适合干这事,郭朴的身份又过于明显,只有自己在军中没有根基,在东京城中目标又小,更因掌握李崇训情报,知其行踪方便行事。

至于其中利弊,利处显而易见,做成此事后自己必然会成为郭信心腹,日后只待水涨船高,大好前途不必多言。而弊处也很显然,无非是行杀失败,丢了自己性命。不过当兵吃饷本就要把脑袋挂在腰上,谁都没法保证自己每仗下来都能活着,反倒自己若因这事没了脑袋,依郭信在军中御下的风格,自己唯一牵挂的老母不必说也可安享晚年……

郭信看着王世良的表情,大体猜到了他心中所想,沉着地道:“王都将放心,此事风险后果我自然知晓,因而要做此事,其一行事尽求隐蔽,其二则是出手必成。若能做到此二点,未必不可以一试。不过这事王都将到底做不做,都由你自己做主,如若王都将决心不做此事,权当今日我未曾来过就是。”

末了郭信又突然若有所思地提了一句:“不论如何,这事上有一样我与王都将的心意相通,那便是为了家人和前路。”

厢房内一片安静,不知是因身上密实的甲胄,还是心中泛起的狂澜,王世良额前已冒出细汗。郭信也不催促,只是静静等着王世良决定。

许久,王世良终于下定决心:“我愿意为郭指挥做这事,不知郭指挥有何计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