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带路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031字
  • 2020-11-21 16:34:59

郭信的话中似有所指,符昭序却无法轻易作出回应。父亲符彦卿与李守贞在前朝是旧识,因此即使他固然比郭信更了解李崇训的为人,前几日李崇训登门便要大妹与其同去河中府更是令他少有的发了火气,但作为一名符家子弟,不得不时刻考虑自己的言行。眼前的郭信虽然看似亲近,谁又知道是否是得了其父郭威的意思来试探或挑拨符家与李家的关系?

既然是一个没有正确回答的题目,符昭序略作一想,便不动声色地引开话头:“说起来,还不知意哥儿在禁军任何高职?”

郭信也并未在李崇训的问题上多做纠缠,随着符昭序的话道:“不是甚么高职,忝作奉国军指挥使。”

符昭序微微点头,没有被郭信谦逊的语气骗过。对禁军、镇军都十分了解的他自然知道这句话里的分量,一个指挥使或许确实算不上什么高职,但以眼前郭信的年纪,能在禁军主力军中做一指挥使,单靠枢密使之子的背景还不足够,何况郭信还非长子,显然是有实在军功在身。

很快两人就找到了新的话题——战争。郭信从头一次在代州作战讲起,又讲到去年年末在魏州之战的惨烈。片刻之后,两人言语间就已经十分热络亲切,初次正式会面的隔膜也不自觉间烟消云散。

直到又一阵连续轰然的响雷,将二人从并不遥远的战争记忆中拉回了沉闷的现实,雷声且过,豆大的雨珠就开始倾落,噼里啪啦敲打着屋瓦和砖面。

“从头回在封丘门与符郎见面时,我就觉得亲切,”郭信起身,“只是时候不早,我得趁雨大前先回府去,还望日后再与符郎同场驱驰。”

符昭序挽留道:“天已将黑,雨势又大,意哥儿干脆在这儿暂住一晚不急。”

雨水已在堂檐垂下了一片雨幕,雨势显然极大,看上去也不是一时片刻能够消歇的样子。于是郭信客气两句便也不再推辞:“既然如此,叨扰符郎了。”

“意哥儿跟我不需见外。”说罢符昭序便招来仆人张伞引郭信前去客房。

客房离得不远,但仍叫郭信膝下的袍摆湿了个透。仆人收拾了客房,见郭信无他吩咐,很快告退离去,留郭信一人独处。

郭信进屋收了伞,默默打量着眼前的事物:整个院子空荡荡的,突然一阵狂风吹过,东边厢房的门便被风猛然吹开,哐当哐当撞着门框。郭信所在的厢房窗也没有关紧,几缕雨丝偶尔会随风飘在他的脸上。这场景,与他一路进符家感受到的华贵气息完全不同。

不过他并不责怪符昭序待客不周,毕竟符家久在外镇,东京城里的宅子疏于打理,仆从怠惰十分正常,恐怕符昭序也没法让所见之外的一切都维持光鲜——也就如这岐国公府一般,越是庞大的东西,维持起它来就越是困难,符彦卿看似名位显赫当世,实则在主人看不见的角落已经开始破落,光要维持地位就已经需要耗尽心力,冒着被朝廷猜忌的风险勾结已与东京不和的李守贞不就是为了如此?

郭信关好了窗,将沾湿的袍子挂起后,便躺在床上默默思索。在他看来,从唐时起的藩镇制度注定将会随着中央实力的不断增长而消亡,这不仅是他的推断,也是历史本身的答案。但他随之苦笑,若一切都按历史上的答案来,自己岂不是也要引颈待戮了?不论如何,眼下藩镇还仍具备相当的实力,他此番意图交好符家,也正是为了避免自家惨遭屠戮的厄运。既然无法从根本上断绝刘承佑灭除权臣的想法,那就只有奋起反抗,让刘承佑慑于自家实力不敢贸然下手,甚至让自家具备提前下手的能力……

正当郭信渐渐欲睡时,屋门却突然被叩响了。

郭信翻身起来:“谁?”

门外是一个女声:“奉郎君的命,前来侍候郭将军。”

符昭序以为自己是这种人?郭信仔细一想,又觉得用府上小娘招待客人在此时来看确实算不上什么特别的事,何况自己似乎因为玉娘曾经沾过好色的名声。但他这会儿确实没什么心思。

于是刚起身的郭信又躺了下来:“我已睡下,回去罢。”

听到一串脚步声逐渐微弱,门外很快再次安静,郭信才意识到暴雨不知何时已经停歇。到这时他原本昏沉的睡意已经被那小娘扰的消散,干脆穿上还未干透的罩袍迈出了屋门。

雨后的空气湿润而略带有寒意,乌云散去,月亮也升了起来,庭院里的积水被月光照的通透明亮,郭信也不禁放慢步子以免踏破这份平静。

就在郭信在院里信步走动时,一个身影从院门外闪了进来,进了院门却又突地止住了步子。

“呀!”一声娇呼,似是没有预料到郭信的存在。

郭信借着月光仔细打量眼前的小娘,眉目间透露出青涩的年纪,五官不算精致,但细看之下仍算得上好看,目光下移,小娘身上是一身浅绿的裙裾,罩着小娘丝毫不显身段。让郭信注意的是小娘裙䙓十分干净,显然刚才在积水中走路时十分小心。心中暗道:符家不愧是大家,连用来侍候客人的都不是平常货色。

倒是小娘见郭信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上下打量,忍不住道:“郭将军刚不是说睡下了?”

郭信知道眼前便是刚才叩门的小娘了,摇头反问道:“我既已说了睡下,你又为何再来?”

“自然是看郭将军是否真的睡了……”小娘说着自己也不信的话,微微侧头道:“郭将军难道在赏月?”

郭信摆手:“符郎的好意我心领了,你回去吧。”说罢就要转身回屋。

“郭将军若是赏月,府中倒有一处不该不去!”

郭信停步,背着身子冷冷地问道:“谁要见我?”

“郭将军若来,一会儿自然知道。”

“那我若是不去呢?”

“那只能说郭将军无缘美月了。”

郭信转身笑道:“带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