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不经意的举动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064字
  • 2020-02-13 00:10:53

从解晖处出来,郭信又回到指挥营房叫来副将章承化等人传达上面的差遣。虽然他觉得此举并没什么必要,但也不想让外人产生自己恃着家中得势而不听号令的印象。

从军中忙完,估摸着快到午时了,郭信便打算回家用食。最近玉娘常会亲自下厨做些吃食给他,不过那一双弹惯了琵琶的芊手,如今骤然要沾起阳春水,结果也只能说差强人意罢了。

不过郭信此时闲闲地想起这回事,突然意识到玉娘的这变化或许并非是凭空而来……兴许是听到了张氏准备为自己张罗婚配的事?

临近午时,街道上的行人渐渐熙攘起来。或许是因为汴州成为中原核心的时间还不长久,又或许是因为前几代王朝都无心也无力去细细规划营造,因而相比于城中日益繁多的人口,此时东京城的路况并不算好,外城的许多地方则更是十分混乱污浊。

按照郭信在东京城待了数月的经验,午时一到,集市酒肆众多的东城街巷将会变得十分拥挤。郭信并不想因此耽误回家的功夫,于是决定不走最近的路从旧曹门进入内城,而是改从北面绕些路,由内城北边的封丘门沿南北御街回家。

御街道路宽阔平整,且是砖石铺就,远远比城内很多一下雨就泥泞不堪的道路好走得多,印象里似乎也从未见过堵塞的情况。

但郭信二人刚望见封丘门,视线内就看到城门附近已有几队甲士摆开了队伍封住道路,正在驱赶准备进入内城的百姓,此外还有几个穿着官服的官员正站在路中,像是在迎候着什么。

郭信刚想到此,果然就听到北面的府前大街传来一阵嘈杂。郭信顺着人们的目光望去,只见远处一大队骑兵仪仗正环卫着一架华丽毡车迤逦而来,许多行人都在匆忙避让。

耳边不知从哪传来一个声音:“不知又是哪家镇帅差来入京的人到了。”

郭信颔首暗表赞同。刘知远驾崩之后,地方官员得到讣文后均要上表奏哀,各地大权在握的节度使照例也会差使子嗣,甚至亲自奉表入朝,既是表示哀悼,也有向新君传达顺从效命的一番意思。

算算日子,各地节度使差使入朝的人马这阵子也该陆续到达东京了。

郭信想到了什么,转头向郭朴问道:“知道最近都有哪些节帅差人来了?”

郭朴摇首:“这两天各门入城的人马一拨接着一拨,具体哪些却不甚清楚。”

郭信听后露出果然如此的微笑:“如今你消息没我灵通了,眼下已经入城的,就有同州节度使张彦成、邠州节度使王守恩、河阳节度使武行德、邢州节度使薛怀让……”

郭信像是早已有过腹稿,十分熟稔地念了一串名字,却让郭朴惊讶地瞪大眼睛:“意哥儿真是神了!是从何处来的消息如此灵通?”

“还记得那个登门来拜谢的王世良么?”

郭朴想了片刻,试探地问道:“意哥儿是用那几个人在城里……”

郭信依旧笑笑,只在嘴边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正如郭朴所猜想的,他现在能放心任用的人手不多,正是在用王世良几人私下为自己网罗消息,主要即是东京表面之下许多细微而琐碎的传闻与风声。这样他就既可以从郭威那里得知束之于朝廷上层的机密,也能够随时从底层的风向中判断局势带来的影响。

不过要求王世良打探消息的程度需要恰到好处,这样才能既不引起王世良等人过多的怀疑,同时省去自己去从他人口中留心各方消息的麻烦,而可以专心用于甄别与摘除纷纷乱乱中那些十分重要的内容。

因而对于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郭朴也未能察觉此事,郭信感到十分满意。但他并不止于因此就感到轻松,毕竟这还只是自己努力扭转自家命运的第一步尝试,之后要做的事恐怕还有很多。

郭朴久伴郭信身边,识趣地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多言,改口道:“此处一时半会不给开道,咱不如走酸枣门回去?”

郭信已经改了早点回家的主意:“不急,先看看是何方人物再回去不迟。”

于是主仆二人驻马在御道旁一处牌坊下,等着那队人马走过。随着队伍从北边缓缓走近,郭信也终于看清楚了护卫马队中打出的仪仗旗牌——泰宁节度使。

郭信饶有兴趣地道:“符家来人了。”泰宁军节度使正是此时颇有名声的符彦卿。符彦卿已是符家第二代的代表人物,其所出身的符家自后唐时便开始发迹显要,立下无数赫赫战功,恩眷历经数朝而不衰,眼下符彦卿就正在坐镇兖州任泰宁军节度。

就在这时,郭信的目光突然被符家队伍前头的一个青年骑士所吸引。同样在护卫的马队中,装扮与身旁的骑手相比也并不显眼,但郭信依然从青年面目间注意到一些让他感到好奇的东西。

青年的脸上显现出的是一股充沛而淡然的元气,似有些倨傲,却没有半分粗俗无礼的意味。这样的神情显然不会出现在一个寻常士卒的脸上,而结合青年并不大的年纪,郭信猜测大抵应是随行而来的符家子弟了。

热闹的街道上,年轻的符家郎君却似乎并没有因受到人们的围观而感到光荣,反而是皱着眉头表示对眼前场景的不耐。

人马簇拥着车驾很快就从牌坊前经行而过,正当郭信准备带着郭朴离去时,不远外马背上的青年却突然朝自己的方向望了过来。这不经意的举动让郭信楞了一下,随即想到同处在马背上的自己想必在人群中也十分扎眼。

自觉有些好笑,郭信鬼使神差地朝那符家郎君拱了拱手。对面的符家郎君露出茫然的神色,却也下意识抱拳回了过来。

两人的动作只是一瞬,符家青年便再次将目光移向了不远处的封丘门,郭信也转身拍马准备另择一条僻静的道回家。

然而两人都没注意到,此刻符家队伍中那架装饰华贵的毡车上,珠帘后的一双明眸已将二人短暂的互动收入眼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