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暗流涌动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126字
  • 2020-01-28 22:07:53

史弘肇的话让郭信有些在意,让郭朴给章承化带信回营后,便独自回到府邸。

此时天色已经将黑,不见了白天在府上忙碌的下人们,彩灯红纸倒是贴了满院,临走时前院的几口箱子也不在原地,估计已经被搬到了东厢院郭侗的住处。

郭信先去门房问了郭寿,得知郭威还未回来,便准备回房歇息。然而没一会就有仆人前来禀报,说是大哥郭荣正在前面等着见他。

…郭信在前堂见到了郭荣。

郭荣身上的袄子还未脱下,显然刚从外面回来。待郭信进来,郭荣便道:“意哥儿先坐,等等青哥儿罢。”

郭信依言坐下,望见郭荣的脸色不太好看,猜测可能有什么事要说。

没一会儿郭侗也来了,刚进门便道:“王家出手果然大方,此番过后咱家便是锦衣玉食了。”郭侗脸上挂着笑意,显然还沉浸还在不久后的婚事里。

“父亲托我带信回来,大郎的婚事这阵子办不了了,要咱快些取下府上的红事用物。”郭荣却摇摇头,给郭侗泼了一盆冷水。

“啊?”郭侗闻言登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急道:“这是从何说起?”

郭信坐着没吭声,心想郭威如此急着叫郭荣回来和两位兄弟吩咐事宜,恐怕只有一种可能:宫中出了大事。

果然,郭荣微微一顿开口道:“我在宫城外上值时,父亲派人来了口信,今晚不回府了……宫内出了变故,大郎与王家的婚事不得不拖延一阵。”

郭侗十分愕然,但仍抱有希望地试探问道:“婚事便在五日之后,不论什么变故,还不至于此罢?”

郭荣却凝重地摇了摇头,“官家昼夜不醒,御医束手无策,恐怕大行就在这几日,不论如何也无法再办婚事了。”郭荣说罢拿起茶杯,抿也不抿便一饮而尽。

郭侗像是吃了一记闷棍,不声不响地重新坐了下来。郭信心中的猜测却得到了验证,除了刘知远,还有什么变故能叫当朝枢密使和三司使不得不退步?

见郭荣亦是皱眉不语,郭信也低下头来,细细思索这件事。

从二月登极算起,到现在刘知远在皇帝位上待了还不满一年,就连年号都没设过一个,而眼下汉朝面临的问题还有许多:北面契丹人的威胁、还未完全平定的关西,甚至各地藩镇军队、朝廷财计等许多方面的麻烦都还远远没有解决,即将继位的又是还不满十八岁的少主刘承祐,这么大一个摊子,靠谁来守?

郭信的目光飘向堂外的夜幕:刘知远一死必然托孤给父亲郭威等一众朝中权臣,新朝君臣间的暗流涌动也终于到了浮上水面的时刻。

……

东京城内廷中,距离刘知远所卧病的万岁殿不远,左仆射苏逢吉、右仆射苏禹珪、吏部尚书平章事窦贞固、户部尚书平章事李涛,还有枢密副使郭威与三司使王章,几位左右着整个王朝脉动的宰执们正一同坐在一座暖阁里。

除去暖阁内在座的六人外,身处此地的人本该还有两位——侍卫司主官史弘肇与枢密使杨邠。不过二人都不在此处,盖因官家刚在一个时辰前从整整两日的昏睡中醒来,前者得了旨意此时正在万岁殿单独面圣,后者亦是听从旨意回到侍卫司坐镇禁军。

郭威还未从枢密院下值时便听闻官家醒来,与其余几位大抵一样,都是从各自衙署匆匆赶来。一众人在暖阁内等候了一个时辰,外间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从宫中御膳监送来的食盒也早已摆在了各人身前的案上,但坐案后的诸位相公却无一人动筷子,更无一人说话。

郭威感受到暖阁内令他十分压抑的沉寂,心想这会儿郭荣应该已经回府开始收拾取消婚事的布置,不禁微微侧目望向对面的王章。

王章双眼看似闭着,却在郭威的视线投来时微微张开,并微不可查的轻轻摇了摇头。

郭威没猜到王章摇头的意思,是感叹万岁殿中官家的危病,还是对自己两家不得不推延亲事表示遗憾?

而就在他猜测王章的意思时,厚厚的门帘突然掀进来一阵寒风,一个应是在外边当差的太监对着暖阁内的众人拱了拱手:“诸位相公容禀,杨枢密回来了。”

几乎是同时,暖阁内的六人一同站了起来,望向门外的方向。

没几息的功夫,杨邠已经负手大步走进了暖阁。

暖阁内的六人都看向杨邠,杨邠的脸上看不出喜哀,李涛忍不住先问道:“杨枢密可曾见到官家?官家圣体如何?”

杨邠却不答话,仰头十分傲慢地瞥了李涛一眼,负在身后的手突然在身前一抖,竟抖出一份帛书来:“有旨意!”

几人当即行了一礼,躬身低头看向地面。

杨邠在门口停下便开始宣旨:“荆南高从诲,明尊朝令,暗行独治,数番进犯北上,野心不小……责令侍卫马步军副都指挥使,忠武节度使刘信,速归许州镇所,防备荆南贼众,不得有误。”

旨意宣读毕了,内阁内的众人一板一眼地行过礼,便各怀心思地看向杨邠。

暖阁内没人会真的以为官家将刘信调去许州是为了防备高从诲——高从诲确实在去月曾派水师北上进犯,但连半点波浪都没翻起,就在襄州、郢州被汉军杀得大败,连朝中都鲜有人关心此事。

郭威同样怀揣这复杂的心事看向眼前这位共事的同僚。刘信乃是官家从弟,又是名义上禁军仅次于史弘肇的二号人物,其身份在朝中军中本就代表着许多势力。而眼下这份旨意在这个关头出现,已经足够令人感受到即将到来的激变。

杨邠将旨意递给身后跟来的太监,对众人的目光时而不见:“此外,遵圣上口谕,着杨邠、苏逢吉、史弘肇、郭威四人即刻入内觐见。”

郭威猛地抬起头来,自己的名字能够出现在此刻,如若不出意外,恐怕就是官家所选的托孤之臣了!他顾不上去看阁内其他诸人的反应,自己的心中已是一片惊涛骇浪。

但郭威还是沉住气,小心持重地跟着苏逢吉等人一同向着万岁殿的方向叩拜:“臣等谨遵圣谕。”

再抬头时,杨邠已经阔步迈出了门槛,转过半个身子面对阁内的众人:“诸位相公,请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