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玉镯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155字
  • 2020-01-18 23:58:46

东京城的新年过去不久,北城的禁军军营中便开出一队队匆忙行进的队伍。许多人都已经知道了关西蜀国的进犯,但朝廷对外仍宣称是回鹘进贡之路被党项所阻,故而援兵应接。

新年的第一场雪刚刚落定,郭府的大门便敞开着,等待迎接今年到访的第一位贵客。

郭府的大门很少有这样大开的机会,盖因郭威与朝中重臣很少在私下间交往,而那些比郭威身份地位更低的,则大都只能走两侧的角门。

此时的郭信就站在郭威与两位兄长郭荣、郭侗身后,身边还有郭守筠三兄弟及妹夫张永德,小舅杨廷璋,几乎是郭家所有的男丁都一同在前院等候那位客人的到来。

尊贵的客人自然是指当朝三司使,检校太傅王章与他的独女。而王章此来的目的也很简单——与郭威商议两家结亲事宜,顺便也让王家女在郭家人面前提前露面。

不过郭信毫无压力地站在人群之中,心态已经十分放松。毕竟与王家结亲的不是他,而是兄长郭侗。

王家的车驾本在巳时初就该到了,但郭信等人在前院等过许久,仍迟迟不见王章的身影。这让郭信想起解晖来,每次奉国左厢点卯或是议事时,解晖永远都是最后一个到场的人。这帮人都喜欢借此显示自己的重要么?

但郭信想想也就随即释然,毕竟是嫁自家独女,动些小心思让女儿在夫家更受重视也无可厚非。

王章还未到,敞开的大门像是一张等待哺育的空口。郭信不太是个能静下心等待的人,目光很快就开始在前院四周游离。头顶的天空十分晴朗,院内的积雪也早被奴仆们扫出道来。

郭信回顾左右,领头的郭威气定神闲地负手站着,抬头不知在沉思什么,郭侗则双手缩在袖中,看上去似乎有些紧张。他又低头看到身旁定哥儿的脸颊被冻得有些发红,便脱下身上的短袄披在定哥儿的身上。

“谢过二从兄。”定哥儿也不推辞,抬头悄悄地道了声谢。

郭信点头当做回应,他穿的也不算多,但北方的冬季空气干燥,像他这样火气正旺的年纪,穿得太多反而容易感到燥热。

就在郭信等得无趣时,被放在街角望风的郭朴突然从门外急急忙忙地奔了进来,跑得太快还险些被门槛绊了个踉跄:“太傅车驾到了!”

郭威当即大步朝门外走去,郭信也连忙跟着众人紧随其后。

到了府外,果然看到两辆毡蓬的马车缓缓从街尾驶来。郭信见状觉得好奇,传言王章掌握河东度支十余年,家中赀财万贯,但光看这车驾倒十分朴素,仔细观察甚至还有些陈旧。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停在郭府的门口,从前面马车中很快就钻出一个人影,果然就是郭信此前在魏州大营见到的那个干瘦老头。

王章脸上堆着笑,钻出毡帘,还未下车便站在车辕上朝郭威拱手:“王某来迟,还望郭枢密勿怪!”

郭威回礼罢,便推出身边的郭侗向王章介绍:“此是我家大郎。”

郭侗十分恭敬地朝王章作了一揖:“王太傅掌握朝廷财计,声名享誉朝野,晚辈钦慕已久,今日终于得见。”

“好,好。”王章打量着郭侗,笑着点点头,全是应承了郭侗的话。

郭信见状,心道自己兄长对这门亲事估计很满意,但看样子王章对这未来的女婿可不怎么热情。

郭威又对王章介绍了郭荣,之后便轮到郭信。

郭信还记得王章在魏州帮自己说话的事,因而对其存有两分好感,于是拜了一声:“见过王太傅。”

王章捋着胡子,看向郭信的目光似乎有些复杂:“看来郭指挥还记得我。”

郭信闻言微微一愣,听出王章的话里似乎蕴含着别的意味,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讪讪一笑。

好在王章也无意让他尴尬,很快便拍手喊道:“我女欲待到何时?”

众人一听,顿时都将目光集中在后面的马车上。郭信注意到郭侗眼睛紧紧盯着车帘,一副屏息凝神的紧张样子,既感到好笑,又为郭侗可怜了一把:男女定亲之后才能得以相见,真无异于一场赌博。

在众人视线的关注下,马车的车帘很快一抖,却先是从中探出一只手来,扶在了车下等候已久的侍女臂上。

那只手十分匀称,虽不如玉娘的白,却同样算不上普通,看一眼便知是长期养尊处优才能够娇养出来的一只手。而随着车内人手臂继续伸出,手腕上一双洁白不菲的玉镯也显露出来。

郭信见状便觉得自己推测的应该不错,王家只是藏富罢了。

王家女吊足了众人胃口,车帘才被另一只手缓缓撩起,终于得见车内的主人。

那双手给郭信卖尽关子,让郭信本以为车内是如何一个娇羞漂亮的小娘,此时见到出来的王氏难免有些失望。

王氏的身材似乎有些微胖,说好听点或许算是丰腴,宽大的衣裙也难掩其粗壮的腰膀。郭信扭头看了一眼郭侗,倒没从郭侗脸上看出失望的神色,看样子反而对王氏很满意。

郭信忍不住往那方面想,就凭自己兄长那孱弱的身子骨,做那事时真不会被王氏压垮?

好在王氏的面孔还算方正,尤其鼻子宽长,没有遗传王章干瘪的瘦脸。尤其令郭信注意的是王氏的一双眼睛非常有神,却不是那种普通市侩的目光,而更像是带有欲望的精明,让郭信首次见面便对这位大嫂感到印象不佳。

“此乃我家女子。”王章的话把郭信的思绪拉了回来。

王氏也走到众人面前,款款行了一礼:“妾身见过郭枢密,见过诸位郎君。”

“王太傅是有福之人,生养了如此慧秀的女儿。”郭威也免不得客气。

“此女我自幼常加教导,自然不是那些俗粉可比。”王章倒是全然不客气,大笑道:“何况家中独女,怎能不费心力?”

一唱一和罢,郭威便引王章二人入内:“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王太傅随我来。”

“郭枢密客气。”

众人陆续进入郭府,郭信落在后面,悄悄打量着走在前面的王氏。只见王氏漫步跟在王章身后,眼睛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不过郭侗很快就凑了上去,似乎已经与王氏开始攀谈。

郭信见状摇头:自家兄长如此心急,恐怕轻易就要被王氏吃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