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亲事与战事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403字
  • 2020-01-18 00:10:17

送走郑谆,约定好改日与史德珫三人再聚后,郭信在偏堂里又坐了半晌,思虑着与蜀国可能爆发的战事,以及自家与王家的亲事。

四下里寂静无人,堂外也没有半点声响。郭信静坐着,视线落在堂外院中那株孤零零的树上。孤树枝头的繁叶早已落尽,因而看不出是什么品种,郭信觉得有些像杨树,又觉得孤树没有那么高大。

堂外连一丝风也没有,包括孤树在内的一切都仿佛处于静止,就连时间的流逝也变得难以捉摸。郭信突然感到十分的孤独。每当这种时候,郭信就会觉得自家的几口人对于偌大的郭府来说实在是太少了。

毫无缘由地,郭信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舍弃如今所拥有的一切,悄悄地离开东京。

天地如此广阔,而世道又这般混乱,他若真想抛弃所有一走了之,实在是太过简单。他可以带上自己积攒下来的饷钱,去南唐,或者去更遥远的蜀国,这些地方都要比中原太平得多,且按历史大抵也不会遭遇过于惨烈的兵祸。

而且他相信,不论是凭借自己的力气开垦几亩薄田,还是做些别的勾当营生,饿死恐怕不太容易。兴许还能讨一个勤快能干的农户婆娘,找一个偏僻的地方平淡地渡过余生,而不用担心来自命运的压力,更不用在战阵上出生入死……

从徜徉的思绪中回过神来,郭信迅速甩去这个不该有的念头。

他或许还有很多退路,但郭府上的其他人,张氏、刘氏,还有那三个小从弟可没有任何退路与出处可言。自己的命运已经不单属于自己,而是早已和许多人的命运交织在了一起。但最重要的,他还不甘于就这样放弃心中未竟的理想:尽自己的努力改变这个混乱的世道。

……

郭威回到郭府时已经接近亥时。不过他并非是从枢密院上值回来,而是刚在大内答过了官家的奏对,与杨邠等人一同参与机宜后直接出宫归家。

回到郭府,郭威便直接走入后府,他在入宫前就预料到此番奏对不会太早出来,因而早早先差人回家预备了额外的晚食。

郭威的面孔与往日相比异常冷峻,奴婢们上过热好的饭菜后便默默退在一旁,郭威也不以为意,独自闷声用食。

即便是在用食时,郭威的眉头也未有半刻放松,而是仍在思虑着不久前面圣时刘知远对蜀主的愤怒。

包括郭威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朝廷此番平定杜重威,足以震慑地方藩镇的宵小之辈不敢生事。

但没想到麻烦的事却接踵而来,首先是朝廷已经确定凤翔、晋昌两镇已经归降蜀国,准备和蜀兵联合侵犯关中。这事其实在先前已经有所征兆,郭威也向刘知远与杨邠等人言及过此事,但谁也没想到蜀国这次决议出兵如此迅速,十月时凤翔节度使侯益还在与蜀国眉来眼去,到现在才过了不到两月,蜀军竟然已经开出散关了!

而且距邻近州县上报,蜀军似乎来势不小,起码有数万人之多。一波刚平,一波又起,无疑让郭威等人感觉十分头疼。眼下新朝草创,各项用度紧缺,民间凋敝困苦,又还未彻底掌控治下地盘,努力维持本就不易,若再被拖入连连不断的战事,谁也没法保证汉朝还能继续维持多久。

好在关中那地方离东京十分遥远,加上朝廷刻意封锁,蜀国动兵的消息此时还未传开,但等到出动禁军向西开拔,任谁也能看出西边爆发了新的战事。

不过关中的战事虽然紧要,实际上却不是郭威最关注的。朝廷本就没有完全掌控关中,基本盘还在河东河南,就算关中再乱,也不会动摇新朝的根本。何况他也不相信向来孱弱的蜀军能一举占据了关中。

但另一件事——刘承训的早亡,在郭威看来却远比与蜀国的战事更加重要。

正当郭威陷入沉思时,外间突然仆人进来禀报,言二郎郭信欲进来求见。

郭威听到二子郭信的名字,紧皱的眉头才稍稍有所舒展,毫不迟疑地叫仆人引进。

“孩儿见过父亲。”

官家最优秀出色的儿子已经早亡,但自家二郎的身姿却越发挺拔,并越发与自己年轻时相像了。看着不远外这个像极了自己的儿子,郭威沉重的心情不自觉地从血脉亲情中得到了某种慰藉。

想到这,郭威少有地展现出自己温情的一面:“这么晚了,二郎怎还未睡?”

“孩儿有一事不明,特来请教父亲。”郭信看向郭威的眼神十分真挚,“不过孩儿也知父亲在朝中事务繁忙,如此日日晚归,实属辛苦,还望父亲保重身体为上。今日已晚,孩儿改日再来请教不迟。”

郭威闻言心下更怀感喟,嘴上仍道:“有事便说,我家二郎何时做过女儿态。”

郭信也不多说闲话,直言道:“孩儿听闻,关中几镇受官家施恩怀远,竟不知怀恩报德,反而妄图联兵蜀地与朝廷相对,实在令人气愤至极。”

郭威在权力场中摸爬数十年,自有一套识人的本领,见到郭信的表情稍显有些踟蹰,也好奇地放下碗筷,静静等着郭信说下去。

郭信见郭威无言,似乎思虑了片刻才抬起头来,抱拳道:“孩儿意欲跟同出征,以解朝廷之忧,还望父亲成全。”

郭信的目光中充满了炽烈的渴望,让郭威一瞬间竟有些失神。不知为何,他又想起了已经死去的大皇子刘承训。或许官家许多时候看那刘承训,便是现在自己看二郎一样的感觉罢……

郭威陷入了沉思,郭信则站在一旁等待着答复,屋内一时间陷入了沉静。

“可惜。”许久,郭威还是摇头,“此番用兵官家已有决议,令王景崇、齐藏珍率领禁军三千人赶赴关中。”

郭信面上十分失望,却不知郭威是有意如此拒绝他。要知道刘知远今晚才向郭威等人垂问解决关中战事的方略,决议由王、齐二人统帅出征禁军也不过是一个时辰前刚刚拟定的事。

而郭威这么做的理由十分简单:郭信如今在军中已经扎稳了脚跟,只待慢慢熬过资历,就能在自己的助力下不断往上升,何必还要冒出征的风险?何况眼下禁军调拨不了多少人马,蜀军若真决心吃下关中,恐怕又是一场恶仗。他可不愿意让郭信也随着刘承训而去,更不必说他已经见过了官家对失去儿子万分悲恸的心情……

见郭信似乎这就有意告辞离去,郭威心中竟莫名生出一丝不舍。他想起了前几日王章偶然对自己提起的话题,于是用征询的语气笑着道:“王太傅家中有一独女,几番与我说过了结亲之意,二郎是什么意思?”

郭信明显一愣,似乎没想到郭威主动提起这事:“孩儿现在无意……”

还不等郭信说完,郭威便大手一挥打断他的话,笑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我家二郎配得上更好的。”

郭信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郭威已经重新端起了碗筷:“至于那王家女,便许配给你兄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