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锦袍(二)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1954字
  • 2020-01-16 23:59:33

郭信久违地从软榻上清醒,望着头顶的房梁,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回到了东京的家中。

臂弯内还沉睡着小娘软玉般的娇躯,郭信抽出手坐起身来,感觉脚趾勾上了什么。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那件锦袍,不知昨晚何时被他踢在了脚底。

郭信看着那已经敞开几个口子的锦袍,心中暗自好笑:要是被旁人得知官家的赏赐被他当做夜间交欢的玩物,不知该怎么想。

郭信起榻独自找了件常服穿上,软榻上的小娘也幽幽醒了过来,举目环顾一圈,在榻上找见了那件已经破掉的锦袍,于是只好用锦袍勉强遮掩住春光,下塌帮郭信收拾。

锦袍对玉娘的身材来说太过宽大,稍不注意便会从肩上滑落,只好不断用手去提。

郭信看着玉娘的样子觉得好笑,打趣道:“那锦袍可是官家所赐,玉娘穿上太失礼了。”

玉娘闻言顿时白来一眼:“郭郎还记得这是官家所赐?竟用来做那般羞人的事。”说着玉娘上前为郭信整理好衣襟:“郭郎的心可真大,这锦袍不知多少人都求之不得呢。”

郭信伸开双臂,任由玉娘为自己整理:“他们看重的不是锦袍,而是这锦袍上所代表的恩眷。”

“那郭郎就不看重官家的恩眷?”

“说到底也不过一件衣服罢了。既然有人愿意把这锦袍供起来,便也有我这样只把他当做寻常的物什,关键只在于自己怎么看。”郭信微微沉吟,“别人的施舍并不可靠,我更看重自己的东西。”

郭信出门时,玉娘看上去有些欲言又止。

郭信稍稍一想便知道玉娘心里想的是什么,无非是最近传言王章要把独女嫁给自己罢了。不过这确实不是传言,毕竟王进已经找自己透露过了王家的意向。

此时皇权衰落,藩镇节帅、朝中权臣为了自家的权势富贵能够长久,彼此间依靠联姻交好的情况实在屡见不鲜。不过郭信对与王家联姻一事没什么兴趣,一方面,他还没法接受与一个连面都未见过的女子莫名其妙地结成夫妻。

而另一方面,王章虽然贵为三司使,但手下没有一人半马,又与苏逢吉等文臣相厌,未必能为郭家带来太大的好处,反而会将本在文武两派之间都比较投缘的郭威逼向王章杨邠的一派。

只是郭信也知道这事主要还取决于父亲郭威的意思,自己现在没法对玉娘做出什么保证,只好装作没看出小娘脸上的纠结,转身出门而去。

……

十二月的三九天,东京城内数条运河的冰层已经逐渐变厚,依托河道而繁荣的商贸也不复热火朝天的景象。

但在城内大大小小的市集与街道上,熙攘如织的行人与贩夫走卒沿街叫卖的声音,却比往日更加喧嚣而热闹。不论是深居于朱门内的贵家富户,还是拥挤在街巷间的寻常百姓,都在准备迎来新朝建立以来的第一个新年。

横行已久的契丹铁骑北去,中原各镇重新归于安定,但就在这样一个本该上下同庆的光景上,皇长子刘承训的骤然病逝,却为刘家王朝的未来隐约蒙上了一层阴霾。

郭府上下此时同样笼罩在一片暧昧不明的气氛中,禁军那边已经放了差假,郭信除过每逢十日要去点卯外,便很少有多余的事需要他操心。

在此时当一个武夫确实是很吸引人的活计,除去偶尔需要披挂上阵、随军出征的日子比较艰苦外,平常的大多日子里都十分轻松,即便有仗打,打完也会有一笔非常优厚的赏赐——前提是能活着回来。

郭信从军营点完卯回家,却在门房遇到了郑谆。不过他对郑谆出现在此处丝毫不觉得奇怪,郑谆他爹郑仁诲已经来了东京,郭威似乎有意举荐郑仁诲在枢密院任职,两家的关系也一如既往的亲近。

“意哥儿。”郑谆见到郭信就连忙招呼,似乎一直在门房等着自己。

郭信抱拳迎了上去:“许久不见,郑郎怎么有空来我这?”他知道郑谆现在是吏部员外郎,这段日子确实应该事务繁忙。

郑谆笑了笑:“知道意哥儿眼下正是春风得意,顾不上我等旧友,故而只好亲自登门拜访。”

郭信一边请郑谆入内,一边摆手道:“得意算不上,这回出征就是空手而归。”

郑谆闻言苦笑道:“意哥儿这升迁之速已经不慢,若每逢战事都能立功受封,不出几年不得去侍卫司抢了史德珫他爹饭碗?”

郭信大笑,郑谆说的他自然明白,只是他并非贪心,实在是想要抓住兵权以安身立命罢了,只不过心中的话却无法向郑谆言明。

郭信引郑谆步入一处偏堂,继续刚才的话题道:“好在眼下中原初定,想要战功也没处去寻了。”

郑谆却摇摇头:“这两月意哥儿随军在外有所不知,关中那边的消息,蜀主正在调兵遣将,似有北上进犯之意。而眼下晋昌军节度使赵匡赞、凤祥节度使侯益,亦是听说准备向蜀主献表,准备归降蜀地。”

“有这回事?”郭信十分惊讶,他对关中那边的情况了解不多,只知道眼下朝廷还未完全掌握关中的势力,赖于刘知远即位后怀柔藩镇的政策,关中许多藩镇节度使都是先朝,甚至是契丹主时任命的,凤翔和晋昌两镇似乎都是如此。

至于蜀国那边,郭信知道此时蜀国的国主正是有名的奢侈皇帝孟昶……前番契丹北去,何重建等人挟秦州等地归降蜀国,蜀主也曾派兵出散关北上经略关中,但还未拿下几州,出兵更慢的刘知远却已经进入东京,正式统领了中原故地。

故而郭信推测,蜀国那边估计不太能打,不然趁着数月前的混乱,怎么也该有番作为才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