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闭上的门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192字
  • 2020-01-16 14:32:31

郭侗起了很早,穿上一件直缝宽衫,再往腰上系起一条皂色丝绦,又缓缓从塌边拿起那件锦袄。锦袄青色的缎面十分柔顺,郭侗那双略显干瘦的手在上面摩挲了许久,才将锦袄缓缓套在身上。

锦袄对郭侗来说稍有些宽大,不过也能够稍许遮掩他病瘦的身材。郭侗仔细抹平身上的褶皱,将前襟多余的部分拽紧,直到整件锦袄都平整地服帖在身上。

郭侗手上的动作十分轻缓,像是对待某样珍贵的事物。实际上也确实如此,这件锦袍对他来说具有特别的意义。他还记得那天是个阴晦的日子,自己在左卫大将军府上饮宴时咳嗽不止,刘承训竟亲自将身上的锦袄脱下赐予自己。

‘郭郎是国家良材,万要多加体谅’。郭侗甚至还记得刘承训说话时爽朗的语气和看向自己劝勉欣赏的目光。而在阴雨天向来难以抑制的咳嗽,在那一天竟真的再也未曾出现。

郭侗痛恨自己病弱的身子。因为体弱的缘故,即使自己是家中长子,也得不到父亲郭威看重,在与郭家交往的武夫圈子中更是不受待见。他无数次听过仆人私下恶毒的低语,也无数次遭过同龄衙内的白眼,但他对此却偏偏无可辩驳,这世道不就是拳头大的才有理?

郭侗不喜欢兄弟郭信也这个缘故。在他看来,郭信已经拥有了他想要的一切:健壮的身体、父亲的喜爱、军中的看重,且从郭信目前在军中的表现来看,飞黄腾达是指日可待的事!

想到此,郭侗微微叹了口气,二弟身上寄托着全家人无数的希望,自己在家中不过有一个长子的名头罢了……

因而对于刘承训的恩遇,郭侗既感到意外,又十分感激。只是正当他准备全心投靠将军府,侍奉殿下大有作为时,更意外的事却发生了——就在官家御驾出征不久,刚被任为东京留守的刘承训就突然病倒在了府中。

郭侗今日也正是为此而出门的。他走出厢院,正要转过后庭的檐廊时,突然听见前面传来两个窃窃私语的女声。

郭侗悄悄靠过去,发现私语声来自两个正在洒扫庭院的女婢。他放慢脚步,试图离两个女婢再近些。不过他大也不必如此,他的脚步很轻,让人很难相信一个并不矮小的人竟会有这么轻的步子。不过这说不上是什么优点,也只有干偷听这种龌龊事上能有点作用。

想到龌龊,郭侗的脸不经意有些微红,他时常自诩读遍圣人教化,若被人发现自己偷听,恐怕会大失颜面。但很快他就没空考虑这些,耳边两个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的声音,让他不得不竖耳细听。

两个女婢一老一小,凑在一起说话:“听说了么?当今在朝廷管着钱粮的三司使王太傅,托人来与老郎君夫人商量,听说要把自家独女嫁到咱郭府来。”

年轻的女婢连忙回问:“王太傅?你说那个王算子?我在外头听人说过,那王算子雁过拔***得农户卖儿卖女,很不得人心哩。”

老婢继续拿出教导的口吻:“你懂什么!王算子在太原府时就是孔目,这回来了开封府还是官家计相,这么多年下来不知家中收聚了多少银钱!虚头名声能换几斤粟米?”

年轻一个手下的扫把停了停:“那倒也是,这么说来大郎也不吃亏。”

“嗐!甚么大郎,咱家大郎哪家娘子看得上!二郎那般勇武,又正在军中得势,王家女不选二郎会选大郎?”

年轻的女婢干脆放下扫把,犟嘴道:“谁说大郎没人看上!我就看得上!”

“就你也想飞上枝头当凤凰?”老婢促狭地笑起来,“你年纪小不懂,看那大郎的身子骨,以后可有你的空房日子要守。那滋味,啧啧……”

廊柱后的郭侗已经听得满面赤红,羞愤交加。

这帮下人口中真是什么都吐得出来!他真想要冲出去教训一番那两个卑贱的奴婢,但低头看看新换的锦袍,想到一会还要去将军府拜见殿下,于是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暗自安慰:这些贱人根本不配自己多置口舌。

郭侗愤懑地离开郭府,两个婢女的谈话却在他脑海里缠绕不停。

王计相!那是朝中何等权势的重臣,即便和父亲郭威的地位相比也不逞多让。若是能与王家联姻,不仅对郭家大有好处,更是能让本就愈发声名彰显的二弟郭信如虎添翼!

但对郭侗来说,这并说不上是件好事。和王家的婚事要是能成,偌大的郭府里就岂不就剩下自己跟郭奉超那三个从弟还独身一人?到时二弟在府中的身份自然无与伦比,而自己这所谓的长子也只会更加受所有人的轻视……

心里想着乱麻般的心事,郭侗转眼已经到了左卫上将军府。

官家的三个儿子包括养子刘承赟都还未封王,却都已经开府,分别作左右大、上将军。不过刘知远出征,留任皇长子刘承训权知东京留守监国,无疑已经显明皇长子刘承训是官家心目中倾向的继承人。

自己与殿下虽然都是家中大郎,却是完全不同的待遇。郭侗很快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发笑,刘家乃是天潢贵胄,岂是自己能比?

郭侗深吸一口气,上前敲开将军府侧门,还未等他向门房递上名帖,门房抢先开口道:“殿下贵体有恙,谁也不见,郎君请回罢。”

说罢侧门便紧紧合上了。

郭侗皱眉,他上次来听到的便是这句话,于是又不甘心地敲起门来。

好不容易朱门才再度轻启,郭侗忙拱手道:“我是西上阁门使郭侗,殿下认识我的。”

门房脸上已经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不是说了?莫说甚门使,就算是当朝枢密使来了,也见不到殿下。”

门房正要关门,却发现怎么也拉不动,抬头一看,才发现门板正被一只干瘦的手死死掰住。

郭侗不动声色地掏出钱袋塞在门房手中:“那起码告知,殿下贵体可有好转?”

门房微微一愣,颠了颠钱袋,很快收进袖中,又伸出头左右顾了一番,才对郭侗悄悄耳语道:“后府把守严密,根本传不出话来……不过最近几夜医者方士之类频繁在此出入,不过不论宫中御医还是游方僧道,出府时都板着脸。”

郭侗的脸色已经变得极黑:“阁下意思是说?”

门房瞪大眼睛:“我什么也没说!”

说罢,朱红的侧门便砰的一声,在郭侗面前闭上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