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进献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291字
  • 2020-01-09 00:11:01

在大军攻城之日前,韩训带人匆匆赶制了数台砲机后,便邀郭信一同前去面见刘知远,进献砲机器具。

郭信先在内殿直找了韩训,再一同去中军大营面圣。

随着雨季远去,魏州城外的汉军各部兵马也重新改换了驻地,慕容彦超与高行周两人不和,分别率军在魏州南北,而刘知远从开封府带来的数万禁军则大都驻扎在魏州城西的高地上。

临近战斗,军营中四处人头攒动、旌旗招展,刘知远所在的中军大营更是被护圣、兴捷等兵马雄壮的精锐禁军紧密拱卫,离郭信所在的奉国军还有点距离。

郭信跟着韩训穿过层层重重的营寨,到竖着汉朝大旗的大帐外,郭信学着韩训解下腰刀放在帐外的刀架上,见那架上已经搁着了许多兵器,心道大帐里应该有不少人。不过转念一想,明日就该大军攻城了,中军确实也不会太清闲。

韩训在帐外报了名号,亲卫便进去通报,不一会里面就有人喊道:“内殿直都指挥使韩训见驾!”

韩训闻言便向大帐走去,郭信见状也落后半步跟了上去。

进入大帐,光线为之微微一暗,郭信躬身跟在韩训身后,一眼看去,帐内果然已经站了十来个人,正分作两列,露出帐内深处端坐在虎皮木榻上的身影。

郭信似乎在侍立的武将中看到了解晖的身影,但双眼还未适应帐内的光线,因而无法确定是否就是解晖,此外也没有时间给他乱瞅,身前的韩训很快就单膝跪下,执军礼大声道:“内殿直韩训参见陛下。”

郭信紧随其后,也跟着跪下,却并不介绍自己名字——他的指挥使在这样的场合里实在太小了,刚才通报时也只报了韩训的名字。

不过郭信倒希望众人都把他当做韩训的副将跟班,这样他才能毫无压力地近距离观察刘知远及中军的一众高级将领。

然而让郭信万万没想到的是,刘知远开口就提到自己:“韩殿直身后是何人,为何如此面熟?”

刘知远问的是韩训,韩训当即抱拳道:“此人乃是奉国军左厢一军指挥使郭信,与末将同来向陛下进献攻城器具。”

郭信埋头看着地面,朗声道:“末将参见陛下,愿陛下万寿无疆。”

郭信说罢,帐内的文武便有人窃声轻笑起来,隐约听到有人说他献谄官家。郭信见状便知道自己刚才的话估计不太规矩……不过这也怪不到他头上,毕竟没人教过他面见皇帝该怎样怎样。

好在他说的不是什么怪话,刘知远好像也并不在意,只是在上位做出一个虚扶的动作:“起来罢。”

郭信起身,也终于有机会正大光明的观察刘知远了。

刘知远端在木塌上面南而坐,身上并未穿戴甲胄,而是穿着一身黑色类似官服的圆袍,装扮礼节似乎都比较随意,不过因为身材高大的缘故,看上去十分威严。

刘知远的相貌和郭信先前见过的刘承训、刘承祐二人有几分相似,只是不知为何面孔有些发紫,却又不像是病态的模样。不过他很早就听闻刘知远面有特象,估计指的就是这了。

此外刘知远虽已年过五十,胡须已经掺杂了许多白丝,但大多都还黑着,头上则戴着纱帽不知鬓发是否已经全白。但郭信听刘知远说话时语气和缓,仍旧十分中气,丝毫不显虚弱苍老的状态,怎么看也觉得刘知远身体还很健康……但为何自己印象里刘知远立国不久便驾崩了?

“郭信……”刘知远微微沉吟,好似忽然想起什么,追问道:“可是郭雀儿家的儿子?”

郭信正要回答,一个瘦小的老头却抢在他前面出列道:“禀官家,正是郭枢密二子郭信。”

刘知远只是点点头,不轻不重地说了三个字:“知道了。”接着才道:“你二人为何而来?”

这话该韩训作答,韩训恭敬地躬身道:“禀告陛下,末将前番听闻陛下有意攻城,又念及去月高太傅努力攻城,将士涂地之惨景,故而造砲机数架进献陛下,以为破城擒贼略尽微力。”

韩训话刚说了一半,郭信便听到右手边传来两声不自然的咳嗽,他抬头望去,是一胡须花白的老将,心中不由得暗想:莫非那人就是高行周?

“荒谬!”

帐中突然一声怒呵,接着便看到一员面目黝黑,且满脸麻子的壮汉排众而出,对刘知远微微抱了一拳,便转身狠狠盯着韩训和郭信:“城内所恃者,乃在众心耳,如今城内众心背离,安需用得此物!”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郭信吃了一惊,低头偷偷用余光向侧前的韩训看去,见韩训也是脸色黑沉,显然也没料到会有此一出。

“吾弟不得无礼。”上首的刘知远语调依旧平缓,慕容彦超这才冷哼一声又回到列中。

刘知远说完,郭信也知道这黑面麻脸的将军就是慕容彦超了。他转念一想,便明白了慕容彦超为何突然发作:韩训刚说高行周努力攻城,正好撞在了慕容彦超枪口上。他又朝刚才那员老将看去,果然见其也阴沉着脸,心下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推断。

帐内短暂的陷入沉默,又是刚才那个小老头开口打破了僵局:“韩殿直与郭指挥一片用心也是为陛下分忧,陛下不如令郭指挥跟咱说说,他二人所造那砲机有多大用处,若是利器,岂有不用之理?”

见刘知远颔首,郭信便抱拳开口道:“陛下及诸位上峰明鉴,现军中所造砲机八架,均可装石弹三十斤,射百二十步,且只需数人装石击发即可,虽精度不足,即便不能摧裂砖墙,但掩我军将士登城夺旗应不在话下。”

此言一出,帐内将领们都互相私语起来,就连刘知远也终于改变了平淡的语调,好奇地道:“当真如此?”

韩训适时地回答道:“郭指挥所言非虚,此砲车先由末将亲力而为,后承郭指挥依古书改进,方有此利器。”

刘知远抚着胡子,很快便颔首道:“既然如此,明日便先在西城一试。解晖何在?”

郭信闻言抬头,果然见到解晖从旁众间出列:“末将在。”

“郭家子既在你麾下,便着你军明日与龙栖军对调,率先攻西城,叫韩训和这郭家子在后用那砲机为你压阵。”

解晖并不回头看郭信,当即抱拳道:“末将得令!”

韩训和郭信也跟着领命,很快便从帐内告退。

在帐外领过兵器,出了中军大营后,郭信与韩训不顺路,正要告辞,韩训在马上突然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王计相很看重郭指挥。”

说罢韩训便拍马而去,留下郭信不明所以,良久才一拍脑门回过神来:那个刚在帐中为自己说话的瘦小老头,原来就是王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