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契丹使者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270字
  • 2021-05-05 15:38:00

郭信一想到自己不日也会成为像郭荣那样的赳赳武夫,便再也难以平静入睡。

此时的武夫还是受世人尊崇的职业,地位远没有数十年后的那么不堪。何况在这年头真正想能保障点什么,不论是权势还是富贵,都得靠这最简单的武力手段。

不久前刚被契丹人抓住的皇帝石重贵已经给郭信上了极重要的一课,那就是无论何时都要把自家性命放在自己手里。饶那晋军统帅杜重威是石重贵的亲姑父,又深受皇家恩宠手握重兵,可真到了那一步,不也还是临阵投靠契丹人为自己谋更大的富贵去了?

接着他又想起在东城所看到的那些流离失所的难民,如今这样的世道里并没有衙门去管他们的死活。这样看来,武夫反倒成了比朝不保夕的田舍汉更安全的职业。上阵厮杀固然凶险,可若能活下来就是大把的富贵加身——况且死的一般都是底层士卒。

郭信满腹心事,辗转反侧了半宿才算是勉强闭上了眼。但他感觉自己还没睡多久,就又被屋外郭朴的聒噪吵醒了过来。

“意哥儿!意哥儿!有事!”

郭信嘀咕一声,还是起身收拾穿戴。

一出卧房,郭信便不满道:“这才什么时候,再扰我清梦,可不带你做我亲兵。”

郭朴眼睛瞪得老大,拿手指着天:“这可都巳时了…”见郭信面色不善,又连忙赔笑:“知道意哥儿瞌睡多,这不是来事了嘛。”

郭信抬头一看,日头确实已经升了一半,于是岔开话题问郭朴:“什么事这么急?”

“两件事,一件好的一件坏的,意哥儿想先听哪个?”

郭信心想自己能有什么坏事?总不至于昨天打了李业,今天刘知远就为这事来找自己算账?于是一边穿衣一边催道:“先说坏的。”

“这事也说不上坏,就是坊间传言郭家二郎昨日在春乐坊为了一女子,竟和刘节帅的小郎舅争风吃醋,大打了三百回合……意哥儿也太不够意思,今早坊间那些厮问我时,我还摸不着头脑。感情意哥儿昨个从春乐坊出来脸色不好,是因为闹出了这事?”

郭信一脸无语,谣言实在不可信。天地良心,自己那一脚顶多算是半个回合,若真让他来三百回合,恐怕早就要把李业打死当场。

郭信转转臂膀,舒缓起睡了一夜而有些僵硬的筋骨,嘴上笑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意哥儿这话说的妙,如今意哥儿确实当得上是咱太原府的风云人物。”

郭信手上的动作一顿:“这事都满城皆知了?”

郭朴摇摇头,又点点头:“估计差不离了…听说东桥还有人准备编个唱本,名字就叫二郎争美。”

这下连郭信也听乐了,笑骂道:“他娘的,别叫人把我当成什么浪荡子才好。说回来……好事是什么?”

郭朴一拍脑袋,焦急地道:“差些忘了,契丹来使了!这会恐怕都要进城了,我急着过来找意哥儿就是去瞧瞧热闹。”

“这叫什么好事。”郭信嘴上说着,心里却泛起强烈的兴趣,自己听了这么久契丹人的消息,正经见面却还一次没有。于是一边出门一边连忙招呼郭朴:“还等什么,契丹人从哪个门进?”

“应该是南边的怀德门。”

怀德门远在西城,郭信想了想吩咐郭朴:“去把我的马牵上。”

经过一夜欢闹,大街小巷间节日的气氛已经淡去了不少。或许是见惯了后世城市的繁华,太原府给郭信的印象向来就不怎么热闹,哪怕城中户数冠绝大河以北,又是集聚河东资财兵甲的巨镇,也不能避免让他时常感觉冷清寡淡。不过太原府毕竟不以繁华闻名,他很早就听说汴州开封府才是天下最繁华富庶之地。只是现在看来,等到经过这回契丹人的糟蹋之后,不知道那开封府还能不能比得上眼下的太原。

将要临近怀德门,街上的人群也越发密集拥挤起来,显然都是来看契丹使者的。石晋灭亡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大事,即使是普通的民众也或主动或被迫关注着时局,这样的情况下契丹人来使这件事就显得格外重要,足以让人们伸长脖子看个仔细了。

两列执兵着甲的士卒正在道边维持着秩序,从城外到城门洞,再一直沿着街道延伸下去,估计还会一直延伸到王府的门前。围观的人群被甲士鲜明地分在两侧,呼呼嚷嚷的样子让郭信想起了围着茅坑等人排泄的蝇群。

郭信努力探头试图看清城门外的情景,很快又反应过来这一动作毫无意义,于是静静在马上等着那不知什么模样的契丹使者。

不知过了多久,头上的太阳已经几乎升到了头顶,好在不是炎炎夏日,不然日头下拥挤的人群肯定得晒昏去一半。

正当郭信百无聊赖,差点想问旁边郭朴是否真的知道契丹使者会来时,前方城门入口处的人群突然呼叫起来,紧接着就是两行骑着高头大马的骑士从门洞的阴影中穿行而入。

“契丹人来了!”“髡驴来了!”围观的人群满足了此来的好奇心,四处都在叫嚷。

郭信也抬眼望去,只见那两行骑士确实和他见过的汉人兵马不同,不仅其身上的衣甲看上大相径庭,面孔也明显与汉人很不一样,大多都是圆脸红皮,眼睛也眯缝着,目光冷淡地打量着围观的百姓。

一行人中其中最吸引郭信目光的是几个没戴帽子的契丹骑士,几人无一例外都是秃头,只有脑袋四周有几绺编起的长发垂下,应该就是北方一些胡人髡发的习俗了。

又过了一会儿,跟在先行契丹骑士们身后的正主才算出现。几个同样髡发,看样子应该是契丹文官的人和一众前来接待的太原文武跟着行了过来。郭信在里面认出了马军都指挥使刘信和节度判官苏逢吉的影子,倒是没见到父亲郭威。

和苏逢吉并排而行的是一个头戴毡帽的契丹汉子,正被一行人簇拥在最中央。郭信估计这人就是契丹正使了,便不禁想要再看真切些。

略一打量之下,只见那契丹使者身形高大,比身旁的苏逢吉高出整整一头,两绺编起的发辫从耳前两侧垂落下来,估计毡帽下也是光秃秃的脑壳。

而让郭信注意的是那契丹使者手中的东西,似乎是一条长棍,却并不触地,而是扎着黄稠,像是什么珍奇物件被契丹使者提在胸前。

使节队伍渐渐走远了,人群也看过了眼,重新钻回进大街小巷之中。

只有郭朴牵着马埋怨:“人也太多,什么都没看见。”

郭信微微沉吟:“无妨,想见识契丹人,以后还有很多机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