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旺子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338字
  • 2020-01-03 15:02:04

自郭信随刘承训出猎回来后,市井中便渐渐流传开一则射虎郎的传闻,街头巷尾都在传言郭枢密使家中有个二郎,有射虎之勇,一箭中虎目,二箭中虎眉,三箭中虎口……

传言说的夸张,郭信也不以为意。在他看来,这种事也就图个稀奇,过阵子便会淡化在人们的日常琐碎中。

然而比郭信想象的更快,还不消几日功夫,另一出更重要的消息便点燃了大街小巷,直接将有关他的传奇淹没在街头巷尾之中——官家刘知远加封苏逢吉、苏禹珪、窦贞固、李涛四相主持政务,并同时准备亲征魏州。

杜重威据魏州不听新朝号令,无疑是眼下中原最为瞩目的一件事。

郭信从郭威那里比外间更早得知刘知远亲征魏州的打算,对刘知远执意亲征的原因也有所了解。

那杜重威既是从前朝起就与刘知远不和的对头,又是最终遭至石家亡国的关键祸首,更是数十年权势不落的一镇强藩。因此不论出于朝廷在与契丹战略上的谋划,还是出自政治意义上的考量,作为刘家入主中原后真正意义上的头一仗,魏州的战事显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倘若眼下新朝大军连一座孤城都摆不平,何谈让刚刚表面依附的各地方镇尊从新朝号令?

官家一声令下,军中也忙碌起来。

郭信骑上刘承训送他的新马,带上郭朴准备去军营点卯。虽然郭信已经算是小有‘名头’,但毕竟识得八宝麒麟的不多,认识他的人就更少了。

郭信已升作禁军指挥使,但如今仍只有郭朴一个亲兵进出跟随,倒不是郭信低调,而是因为府上还有个远比他的身份高到不知何处的郭威罢了。

郭朴换掉了郭寿那身不合身材的旧甲,又经过战阵的历练,看上去已经成熟了不少。

“给意哥儿说个事,我昨天专门去东市找那些会相马的打听了,都说这八宝麒麟能兴旺子嗣哩。”

郭信闻言低头看了看胯下的坐骑,刘承训说这马叫八宝麒麟,不过他却看不出门道来,本以为是得名于黑马身上的白斑,但数来数去也没有八块……莫非叫八宝是因日后能生出八个娃娃来?

郭朴还在一旁说得起劲:“老人说天上麒麟儿,地下状元郎……不过这句为意哥儿得改一改,状元郎没甚卵用,射虎郎听着才够威风。”

二人穿过内城,看见城内汴河的河道上竟然无一舟船行驶,运河呈现出少有的平静,即便还有几艘木棚船,也只是三三两两闲适地停泊在边上。

郭信看着好奇:“怎么回事?”

太原府换做了开封府,郭朴却依旧对坊间传言了如指掌:“据说是为大军调粮,北面的河道都被官府的人占了,不让商船堵塞河路。”

郭信点点头,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这事他也有所耳闻,新朝初建,朝廷府库钱粮两缺,几位宰相的施政堪称粗暴,掌握新朝财权的三司使‘计相’王章干脆在朝中‘取消一切不急之务,省去花费以奉军需’。

这么干的好处显而易见,朝廷的收支用度得以勉强平衡,军中武夫们也得到了改朝换代的好处——只是会让商民百姓忍受重税之苦,但这显然不在苏逢吉等人的关心考虑之中。

到了军中,郭信叫郭朴去营房,自己则先去奉国军签押。他已不再是第一回从军时的懵懂,知道军中上下行令的一应流程,先和隶属王进的几个指挥碰头,再和大伙一同去解晖处听令。

结果到了签押房,众将就将郭信围了起来:“听说郭将军前阵子三箭射得了猛虎?”

“这还能有假?皇子殿下还亲口言说郭将军日后必为栋梁嘞。”

众将夸赞贺喜声不绝,郭信自然也是笑着一一纳过。这年头崇尚勇武,射虎为他捞了一把声望,倒算是意外收获。

不大一会,一行人到了兵房,却得知解晖已经去了宫中面见官家,只好由奉国左厢都虞侯王进代为宣旨。

王进比解晖更像武夫,办事比较干脆,连旨意上面那些文绉绉的话也不念了,直接叫众人修整几日,到二十九日,即月底时随官家车驾开拔上路。在场的都是武夫,没人指摘王进的不敬,不过以此时的风气,估计就算刘知远在场,多半也是不以为意。

一行人领命出了兵房,王进独留下郭信。

二人前后走进一间公房,王进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才渐渐进入正题:“我与郭郎有缘,这仗还能一起打。”

郭信笑着抱拳:“王都使栽培之恩,末将不会忘记。”

王进对郭信的态度十分高兴,摸着胡子道:“这仗官家出动的人不少,光我所知就有咱奉国、护圣、小底、广锐好几军兵马,想来那魏州不甚好打。”

郭信:“贼子据城固守,但官家御驾亲征,众军必然齐心破贼。”

王进神色却似乎有些拘谨:“不过我留郭郎,倒不是为了这事。”

郭信不吭声,看样子王进是有事相求,于是淡定地等着王进继续说下去。虽然王进仍比他官大一级,但以郭家的背景,郭威在刘知远面前随口一提就能升他姑兄做都指挥使,他没必要在王进面前谨小慎微。

王进好似在肚中酝酿话语,一阵短暂的冷场后才终于开口道:“我是个粗人,没甚拐弯抹角的花花肠子,跟郭郎直说罢!”

“愿闻其详。”

王进:“……朝廷三司使,前阵子刚封的王章王太傅,郭郎应该知道?”

郭信听着更加摸不着头脑了,自己二人出征打仗,跟王章扯得上什么关系?难不成是王章被王进得罪了,不给奉国军调粮,王进请自己让郭威在中斡旋?

等郭信颔首致意,王进接着吞吞吐吐道:“不瞒郭郎,王太傅跟我算是沾点远亲,前几日我去拜会时,听闻郭郎现在在我麾下,王太傅十分赞赏郭郎射虎之勇……王太傅膝下正巧有一女养在闺中,托我先来跟郭郎通个气,回头再跟郭枢密言及此事……”

郭信不愚笨,见王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用屁股想都能想到王章是看中了自己,想收自己为婿。这时他突然想起早上出门时郭朴的话来,那八宝麒麟真能旺子?

但郭信对此没啥兴趣,虽说王章位高权重,但一来他屋内已经有了玉娘,二来他也不愿让自家和朝中的这些大人物纠葛关联太多,不然等刘知远死了,到时自家权位比历史上更重,谁敢说刘家子不会提前降下屠刀?

与其冒这样的风险,郭信宁愿多些时间做足准备。

于是郭信假装犹豫了一番,便用一种暧昧的态度道:“太傅与都使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眼下军务缠身,不好顾及私事。母亲有意我与兄长早日结亲,不过家中兄长还尚未婚娶……”

王进先是愣了愣,也搓手道:“也好,此事不急一时,还需长久计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