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两位皇子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077字
  • 2019-12-28 14:30:21

雨歇天霁,是许久不见的好天气。

郭信收拾了一身劲装,携上弓箭便骑马出府。离开西面的万胜门不久,就在昨天史德珫说好的地方找到了今日随从刘承训出猎的队伍。

或许是前几天的雨下得太久,阳光显得无比明媚,但又因秋季的清爽而让人丝毫不觉炎热,确实是适合出门的好日子。

郭信环顾一圈,来的大多都是自己这般年纪的哥儿们,能够跟随皇子出猎,大抵出身也不会普通。不过郭信和他们都不太认识,说到底他的朋友很少,最亲近的还是郑谆和史德珫二人。

此时刘承训还没来,一伙人都在等候。没一会史德珫也来了,找到郭信,一脸促狭地笑道:“就算意哥儿急着出风头,也不至于来这么早,殿下又不会飞了。”

郭信懒得理他,自顾自地把玩手上的黄桦弓。其实他自己最趁手的是原先那张麻背弓,只是后来送给章承化了。手上这弓劲道弱些,但胜在轻便省力,拿来游猎却是再合适不过。

史德珫见郭信不理自己,哼了一声,凑近郭信道:“意哥儿听说了么,官家已经在朝上定下要亲征杜重威……”

郭信果然把弓搁在一边,问道:“军令还没下来,不知官家准备什么时候用兵?”

“这得看王使相那边啥时候能弄出钱粮……”史德珫顿了一下,“不过官家出征,意哥儿这回也是要跟着去的。”

郭信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史德珫他爹史弘肇是侍卫司主官,名义上相当于整个侍卫亲军名义上的总指挥,关于禁军调动的消息应该不会有假。

郭信又问:“史郎这回有机会上阵?”

史德珫却摇摇头,一脸郁闷:“我跟你家荣哥不一样,手下没两个卒子,天天还得去宫城上值当差。那右监门卫大将军听着好听,说到底就是个看大门的,裆里早快闲出个鸟来,这不今天才有空借殿下的名头出来遛鸟……”

二人正说着,突然见着远处一群人策马而来。郭信没见过刘承训,但看这阵仗,也就知道中间领头的那人就是刘承训了。

刘承训被一大群人簇拥着,郭信看见宋偓和李业都在其中,其他一些郭信都不认识,只有刘承训身边的一个年轻小郎很眼熟……不是因为在哪里见过,而是因为和身边的刘承训长得实在太像!不过刘承训应该还不到三十岁,旁边的小郎怎么看也有十七八了,显然二人是兄弟。

郭信很早就已知道,刘知远总共有三个儿子,除去长子刘承训外,还有次子刘承祐、幼子刘承勋,还有从兄弟刘崇那里过继来的养子刘赟。不过刘赟不在开封府,刘承勋听说是个整日大门不出的病秧子,显然此处跟在刘承训身边的那年轻人就是刘知远次子刘承祐了。

郭信一直没忘,历史上杀了自己全家的就是刘知远死后的后汉第二任皇帝,至于是眼前两位皇子中的哪一个,他却不是那么清楚……

刘承训一群人在郭信等人的面前停了下来,等候的人们也纷纷下马见礼。郭信从心底里对刘家一家没有好感,但也不得不装出恭敬的样子下马跟着众人一块对马上的刘承训行礼。

刘承训只在马上做出一个虚扶的动作:“诸位不必多礼,今日出猎,不为宣示仪仗,只为尽兴一场。”

刘承训声音洪亮,面目也长得十分方正,鼻阔唇厚,眉毛又粗又长,还可见一些遗传自刘家沙陀人的血统,按此时的审美眼光来看应该算是不错的面相。一旁的刘承祐也差不多,只是嘴唇微薄了些,一双眉头从一开始就拧在一处,看上去似乎是个心事不少的年轻人。

众人见刘承训没什么架子,也都应了一声后翻身上马,跟着刘承训一同向早已选好的猎场而去。

猎场就在开封府不远的赤岗。五代时期兵祸频仍,中原百姓不少都为避祸而入蜀或南下,中原虽还不至于千里无鸡鸣的地步,但田野间耕地田舍的规模境况也大不如前,加之今年契丹北来四处‘打草谷’,更使河南数州百姓流离迁转,因而随处可见抛荒的田地。

人烟稀疏后,随之而来的是草场与疏林取代了原先广阔的农野,亦是成为了大小野兽生息的乐园。

赤岗是一座低矮的小山,山边林木稀疏,涓流密布,向来是开封府的贵人们出猎之选。

郭信随着一行人进入山林间,雨后已过了两日,但山中的土地还未干透,泥土与草木的气息十分浓郁。郭信觉得这气息是一种新鲜的生气,象征着生命的活力,而他喜欢充满生气与希望的事物。

猎游是自唐时就传下的习俗,北方子弟对此大多都不陌生。众人聚在一处,先由在场地位最高的刘承训划定了‘猎场’,然后便是分出几队人来,分别作左右的围头、围翼、围肩用以往来赶围,再由刘承训亲率人马在最后作‘围底’。

郭信听着有趣,问史德珫:“还用分这么细?这么赶,猎物肯定都要被围底的人兜下。”

史德珫一笑:“郭郎若不满意,跟殿下说说,让咱俩带人做围底?”

郭信听罢也笑笑不再多言,所谓尽兴一场,原来也不过是让两位皇子尽兴罢了……

人们简单商议完毕,很快就分出队来。郭信扫了一眼,估计从围头到围肩是依次驱赶的顺序,最终左右合围出一个大圈,再慢慢将范围缩小,其中的猎物便无法逃脱——围头是最累的,自然由随行的亲兵侍卫们构成,能有所收获的是围底和靠后的围肩。

史德珫和郭信算是有背景的衙内,分别分到了左右围肩的队伍,郭信这队还有个熟人——驸马都尉宋偓。

“郭二郎,又见面了!”宋偓也看见了郭信,很熟络地跟他招呼。

郭信心里暗想:彼此才见过两面,宋偓倒是对自己很感兴趣,每次都主动向自己示好。于是他也善意地对这位半个刘家人报以回礼。

围猎很快开始,众马奔驰起来,郭信却有意落在马队的边缘——郭威给刘知远打工,自己凭啥还要给那刘家子弟打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