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潞州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093字
  • 2019-12-20 08:56:52

七月十七日,护送队伍抵达漳水东岸的潞州城。

到达潞州,从太原府到汴梁的整个行程却才刚刚走了一半。好在李皇后体谅军民辛苦,决定在潞州城暂留两日。

潞州城城高池深,远远望去便知道是座坚城要寨,只是皇后令随行诸军驻在城外,不准入城骚扰百姓,因此郭信也只能远远观望。

郭信在军中休息了半日,正无事间,亲兵突然禀报外间有人自称是他妹夫过来寻他。

郭信出帐一看,确实是妹夫张永德。张永德比郭信还要小一岁,如今正在枢密院做个不大不小的官,二人之间交往不多,但张永德性情早熟,彼此间倒还不算生疏。

“永德找我有事?”郭信见着张永德的面,不等他说话就先拉着他往营帐里走:“咱进去说。”

张永德没有拒绝郭信的好意,入帐坐下后才开口道:“意哥儿可还记得常思?”

“常思?”郭信感觉记忆中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一时却想不出来。

张永德点点头,提醒道:“泰山低微时,曾经衣食于思家,受过其照顾。”

郭信从脑海中搜寻到相关的记忆,笑道:“想起来了,阿父叫他常叔,咱可得叫常爷了。”

张永德凑近脑袋道:“看来意哥儿还不知道,如今这潞州城里头的大帅正是此人哩。”

郭信愣了一下:“这么说来,咱得进去拜会拜会?”

张永德笑道:“我正是为此事来,跟青哥儿已经说好了,今日城里皇后做宴,明早咱再进城拜会。”

郭信当即应了下来,他知道这些下放的节度使手里都握着地方实权,与其结交对自家很有必要。

……

次日一早,郭信先去城中找到张氏等人临时的住所,然后便跟着郭侗、张永德二人一同去拜见潞州帅府。

随着刘知远入主中原,原先空置下来的地盘自然需要自己的人填补,眼下的潞州节度使常思亦是如此,先前在太原府时不过是为牢城指挥使的普通将校,此时却摇身一变成了为新朝执掌一方的节度统帅。

在府前递过名帖后,很快就有府上的奴仆引郭信三人入内。

奴仆将三人引入一件偏房里,一边为三人斟水,一边道:“老郎君听闻是郭家的三位小郎来见,脸上很是高兴,只是不巧眼下正有要人在内和老郎君说话,只好委屈三位郎君先在这里坐坐。”

郭信闻言无所谓地坐下,郭侗却问道:“不知是哪位要人?”

奴仆愣了一下,答话道:“是新朝的驸马都尉。”

“嗨,我当是谁。”郭侗一拍大腿站了起来,得意地朝郭信与张永德瞥了一眼:“那宋驸马跟我相熟,我带你二人去引荐。”

奴仆见郭侗起身就要走,目光畏缩道:“郎君这贸然过去,怕是不妥。”

郭侗看也不看他,径自便要出门去。

那奴仆怔在原地,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

郭信和张永德对视一眼,也无奈地起身对奴仆道:“无妨,我们清楚规矩,带路吧。”

奴仆嘟哝了一声,还是上前为三人带路了。

几人没走几步,却正遇上一个年轻俊朗的郎君带着几个随员从前堂出来。

郭侗见到那个郎君,连忙趋步上去,拱手称道:“宋驸马!没想到在这遇上驸马。”

郭信和张永德一听,知道迎面来的就是新朝驸马都尉宋偓了,也上前朝他见礼。

宋偓很有教养,对郭信三人也拱手回了一礼,才开口对郭侗道:“郭承旨在这是?”

郭侗又朝宋偓一揖:“家父与常帅有旧,因而带家中兄弟前来拜见。”

宋偓哦了一声,并不细问,目光扫过郭侗身后的郭信与张永德二人,突然问道:“哪位是郭二郎?”

郭侗先是一怔,然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心想宋偓不先跟自己套交情,反问起二郎是啥意思?但他还是侧身让出郭信:“这位便是舍弟。”

郭信也学着郭侗刚才的样子把手拱道胸前:“见过宋驸马。”

宋偓却忙忙回礼:“郭二郎前头在代州作战勇武,我早就有所耳闻。”

郭信笑道:“报国为君是末将之责。”

宋偓点点头,嘴角掠起笑容:“我早就仰慕军中英武之风,若非今日还有事在身,定要和郭二郎好好聊聊。”

郭信抱拳:“等回头到了汴梁,我亲自去拜会驸马。”

宋偓也抱拳道:“一定一定。”

郭侗见二人越说越热络,却把自己晾在一边,不由心下有些郁恼,微微轻咳了一声,说道:“驸马既然有要事在身,我们兄弟便不多耽误驸马功夫了。”

“成,咱改日在叙。”宋偓微微一笑,便带着随员们转身朝府外走去。

三人于是继续入内去见常思,得到传唤后进入堂内。

除去侍立的仆从外,整个堂内只有常思一人,此时正凝神端坐在一张梨木大椅上。能被郭威称叔,常思年纪显然已经不小,半头都已是银发,好在还未染上年老的迟缓愚钝,一双眼睛也精神抖擞地望着进堂来的三人。

郭侗身为三人中最长一人,自然先朝常思拜道:“孩儿今日才来拜会,还望老郎君恕罪。”郭威认常思为叔,郭侗自称孩儿倒不算过分,一下将在场并不熟悉的几人关系拉近了几分。

郭侗又指着身后的郭信与张永德道:“此二人是舍弟与妹婿……老郎君都曾见过我们兄弟的。”

常思依旧正坐在那张椅子上,抚着胡子道:“好,好,郭雀儿家的儿郎也长成了。”常思军旅出身,说话依旧中气十足。

接着几人又寒暄了一番往事,自然都是郭侗在和常思二人往来,郭信正听得厌倦,却突然听常思提了一句:“最近官家有意调动几家镇帅……便是李守贞杜重威那几家,听闻杜重威已经遣子送去了契丹那边,估计最近魏州要生变故。”

郭信闻言顿时精神起来,中原的战事还没完?

……

七月二十日,护送队伍走到泽州时,果然有消息从南边传来:杜重威占据魏州再度反叛,刘知远已诏令削去杜重威的官职爵位,并派资历深厚的归德节度使高行周为招讨使,镇宁节度使慕容彦超为副招讨使,出兵魏州讨伐杜重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