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粟米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390字
  • 2019-12-17 23:08:55

南下汴梁的队伍散乱而庞杂,又正赶上炎炎盛夏。在这样的时节赶路,无疑叫人很不痛快,故而队伍走得极慢。郭信十五日出太原府,走了五天在二十日时才刚出石会关进入潞州地界。

好在不用担心突然有敌军出没,大伙的食料又都由沿途的地方州县供给,郭信也就当参与了一场人数众多的跟团旅游。

潞州也是河东重镇,过去几十年间各家兵马在潞州往来不绝,尤其是梁晋两家围绕着潞州大大小小打了不知多少场战役……

不过郭信一路走来,却丝毫看不出脚下这片土地上演过多少惨烈而血腥的场景。眼前的景象既没有森森白骨,也没有血流成河,有的只是东西两面起伏的丘陵与山脉,还有官道两旁大片大片金黄的农田。

潞州的州域应该囊括着在后世被称作长治盆地的一带,虽然南北通口处地形险要,但州内土地却还很肥沃,在眼下仍是河东重要的产粮之地。

二十五日,前面的皇后仪仗到了太平驿驻留,上面的人因担心队伍拖得太长,下令开始催促落在后面的随行家眷快行。

于是跟在队伍中间护送的奉国军又负责起督促的责任,呵斥着那些散漫的队伍加快步子。而那些大户人家的奴仆们仗着自家地位,哪里肯多费力气,于是对军汉们的吆喝充耳不闻,依旧在慢吞吞地走。军汉们也确实没法动手,于是两边人渐渐演变成了互相叫骂的局面。

官道上闹得鸡飞狗跳,让郭信一时间竟分不清自己的人马是在护送还是押送了。

郭信骑在马上,他自己没什么东西要带去汴梁,顶多就是带个玉娘罢了,家中东西也不多,不需要他额外提带,因此还是一身轻松。

可旁边的士卒却没他这么轻便,不少人都开始怨声载气。

郭朴也偷偷凑上来对郭信道:“上头的人忒不晓理,皇后去了汴梁有现成的皇宫住,咱们可不一样,谁知道汴梁那边是啥情况?说不定连吃饭的家伙都没有,不都得咱自己带着?带这么多走得快才有鬼,催咱作甚……”

郭信笑道:“要是汴梁有个大院子等你过去住,里头还有数不清的小娘等着伺候你,你不想早点过去?”

“意哥儿说的也是。”郭朴嘿嘿一笑,又道:“不过老郎君这回升了枢密使,官家应该也能赏咱一套院吧?”

郭信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前朝百官跑的跑,死的死,东京城里头应该空下来不少地方。”

队伍又走了半日,天色快黑时才算赶到太平驿附近落脚。

众军扎下营盘,很快便各自凑起三五人一伙,开始就地堆起土灶生火造饭。

郭信逛了一圈,熟悉他的将士们都起身朝他行礼,有人喊了一句:“郭指挥不来一起吃点?”

话音一落,周围的人都开始热络地招呼他:“郭指挥来这儿吃!”“郭智慧来这儿!王二这厮白天捉了只兔子,香的很!”

眼前这些军汉虽然粗莽,但心里并不蠢,分得清谁对他们好。谁对他们好,他们也都掏心窝子地对你好,谁若对他们不好,那也是随时能从背后掏出刀来……

郭信连忙在马上摆摆手:“我不在这儿吃!”

“郭指挥是找屋头的娘们去嘞!”

“有小娘的奶吃,谁还稀罕咱这吃食……”

军汉们说着荤话哄笑起来,王元茂连忙从一伙人里头站起身吆喝:“吃食也堵不住你们这帮厮的嘴!”

郭信脸一黑,自己接玉娘回家这事闹得全军皆知,还不是从王元茂这厮嘴里传开的?

王元茂训斥完士卒,又讨好地朝郭信躬身喊道:“郭指挥使放心去吧,此处有我看顾。”

话音刚落不远处就传来两声咳嗽,郭信不细听也知道是章承化。王元茂果然不情愿地改口道:“还有章石……副指挥在。”

郭信笑了笑,带上几个亲兵拍马朝家眷队伍走去。

郭信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自家的队伍,拉运的几辆大车被围做一圈,围着郭府的轿舆和几面宽大的毡帐。轿舆共有三驾,自然是属于张氏、刘氏和玉娘三人。

按理玉娘只算是郭信房内的侍妾,不至于有此待遇——但郭信自然不这么想,凭什么自己的女人要跟下人们一起走路磨脚泡?

府中带出来的都是熟悉的奴仆女婢,管着他们的也依旧是为郭府尽心尽力的郭寿。

郭寿正坐在一辆板车的车把上吃着什么,见到郭信忙把碗搁下:“意哥儿来了。”

郭信下马把缰绳丢给身后的亲兵看管,一边朝内走去:“寿叔,今天有啥吃的?”

“能有啥,还是米粥。”

郭信闻言朝着郭寿苦笑了一下。米粥里头不是大米,而是粟米。郭信自打从太原府出来,一路上便一直在吃野菜和粟米,就算他再不挑食也难免觉得有些腻厌,这时倒有点后悔刚才没在军里吃了兔子再来。

“咱河东的粟米养人啊。”郭信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向正中间那面最宽大的毡帐走去。

母亲张氏、大嫂刘氏和玉娘都在毡帐里,除去张氏三女外,剩下的也都是伺候他们的婢女。张氏等人似乎刚吃过,郭信进来时正坐在一处有说有笑,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郭信见状丝毫不觉得意外,玉娘是个灵巧的人,张氏与刘氏又都没什么架子,相处起来没什么问题。

郭信先朝张氏刘氏二女行过礼,又仔细扫了一圈,没见着郭侗的身影,问道:“兄长又不在?”

张氏道:“前几天从汴梁来了个什么学士,青哥儿下午就拉着永德前去拜会了。”

郭信哦了一声,心想无事在身的郭侗倒比自己还忙。这时玉娘为他端来一碗粥,郭信接碗时顺势摸了一把她的玉手,玉娘脸一红,连忙回头看向张氏,见张氏二人似乎都没注意到刚才的动作,这才放下心来。

郭信从玉娘的手里接过碗,忍不住去看清水下的那一颗颗小米,暗自安慰自己:起码不算稀,还能填饱肚子。但他想到张氏几人这些天也都吃着一样的东西,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玉娘见郭信叹气,忙开口道:“虽然不合郎君胃口,但还是凑活吃些罢,饿着肚子总是不好。”

听到玉娘话里关心自己,郭信对她宽慰地笑笑,又见上首的张氏也投来关切的目光,干脆放下碗道:“我倒没什么,只是委屈了母亲和嫂嫂受这舟车劳顿之苦。好在这几日就到潞州城了,到时我去多买些干粮细肉回来。”

刘氏听后笑道:“意哥儿心里是有我们的。”

张氏也心怀感喟道:“我知道二郎靠得住……快吃罢,别凉了。”

郭信未免张氏担心,端起米粥来连喝了三碗,这才勉强打出一个饱嗝。他看了看正在张氏身旁服侍的玉娘,感觉比服侍自己时还要用心……他装模作样地朝帐外看了一眼:“怎么这么黑了?今晚我就不回去了……”

就在这时,外间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郭寿便在帐外喊道:“意哥儿,懿旨有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