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准备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064字
  • 2019-12-15 00:57:58

刘知远亲率汉军南下,六月初三时兵不血刃进入洛阳,消息传到太原府时则已经是六月初七了。

此时郭信刚在家中过了一段悠闲的日子,其中主要因为玉娘的缘故。玉娘来到郭府,便再也没有搬出郭信的厢院,府上的人很快也都知道郭信从外间带回来了一个美貌的小娘。

不过玉娘虽是被郭信从春乐坊赎买回来的,但说到底只是一个从河北避难来的落魄小娘,何况她也没有做过最下等的勾当——头一晚郭信已亲自验证过了这点。

郭信原本想让玉娘暂且认张氏做义母,后来觉得不必这么麻烦。自己已过了弱冠之年,若不是今年战事紧张,他跟他哥郭侗早就到了各自成家的时候。何况郭信现在是手下有兵的将领,屋头有一两侍妾不仅不是什么问题,反而在此时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一回事……

因而张氏只是叮嘱了几句便没再管,只有郭侗很是不满自己兄弟带来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娘同房,声称玷染门楣,不过郭信向来不怎么把郭侗的话放在心上就是了。

六月间的太原府,日头已经相当毒辣。只是又到了十五日点卯的日子,却是不得不出府。于是郭信很早就起了床,准备趁太阳还没升高前先去校场军营。

“这才几更时辰,郭郎要上哪儿去?”郭信起床的动作吵醒了睡梦中的玉娘,揉着眼睛道。

郭信看着玉娘侧躺在卧榻上那遮挡不住的春色,不动声色地背过身去,一边往身上套袍子,一边好言道:“今天点卯,我早点过去。”

玉娘却也起身系上胸襟,眼睛还未完全睁开就迷糊道:“我伺候郭郎洗漱。”

郭信见状心觉好笑,便宽劝道:“这些年也没人伺候过我,玉娘再睡一会儿。”

玉娘嘴上不说,身体却固执地离开了卧榻,从衣柜间取出一身新鲜的直缝宽衫,又挑出一面皂丝绦子,一并拿来为郭信换上:“既然是去点卯,便换上些精神的。”

“反正一会要穿甲,里面穿的什么外人也看不着。”

玉娘不语,郭信只好任凭玉娘的一双柔荑在自己周身纵横,继续笑着说:“玉娘为我收拾得太好,倒叫那帮莽汉晓得我屋里有女人了。”

玉娘的脸微微一红:“那又有什么不好?”

郭信想想也是,能有这样一个小娘伺候自己,又有什么不好?他静静等玉娘最后将那皂丝绦子服帖着在自己腰间束好,便突然回身抱住玉娘。

感觉到一对柔软贴住自己的胸膛,一股小娘身上特有的清香也扑鼻而来,让郭信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就这样生活下去也不差。

但这个念头只停留了一瞬,他就松开了臂膀,开始穿上靴子:“最近军中可能会有调动,玉娘准备准备。”

玉娘疑惑道:“准备什么?”

郭信正试图把裤腿的褶皱都服服帖帖地塞到靴子里,头也不抬地道:“准备去汴梁。”仿佛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从厢院出来,经过前院时,郭信遇上了也从另一侧廊庑出来的郭侗。

“兄长也去府中点卯?”郭信先抱拳道。

郭侗应了一声,只是抬手微微做了一个作揖的动作。

郭信转眼看到郭侗身上还穿着那身数月前就见到的绿袍,心想郭侗升官的事看来并不顺利。这就难怪自从他出征回来后,郭侗对自己更加冷落。弟弟受功封赏了指挥使,身为哥哥却连个枢密院的书办都没混上,在外面遇上指不定谁该拜谁……

郭信知道郭侗也就能在郭府里摆摆威风罢了,于是也不再把郭侗的态度放在心上。

两人一同准备出府,郭侗咳嗽了两声却又开始数落郭信:“父亲昨日刚来了封信,回信时我把意哥儿带回那唱曲小娘的事禀明了父亲。意哥儿可不要怨我,这事瞒不了父亲,我也都是为了你好……”

郭信见他又摆出一副兄长的模样,说话又阴阳怪气挤兑自己,刚压下去的反感厌恶此时又升上来,只是碍于郭侗毕竟与自己有亲,才不得不撇嘴忍受被他说教。

好在中庭到府门相隔并不遥远,出府跨上郭朴早已备好的马,郭侗也准备转头去衙署的方向。

就在这时,郭信突然在马上回头郭侗道:“弟知道些勾栏瓦肆的去处,兄长若是房中寂寞,跟我言语一声就是。”

郭侗先是一愣,接着听出郭信话中揶揄嘲弄之意,反应过来时郭信却已经带着郭朴扬长而去,只好对着那马上的身影恨恨道:“岂有此理……实在不省事理!”

军中依旧是老样子,都指挥使以上在兵房点卯,之后才是中级军官在军前营房碰头。

郭信来得早,早早就在营房里头等候。指挥使们陆续进来,看见郭信都纷纷朝他问好致意。郭信是奉国军最年轻一个指挥使,从军也不过半年光景,自然不值得让众人这般尊敬礼遇——无非是他爹郭威是新朝枢密使,禁军各道兵马除了皇帝外,就只受枢密院调遣。

不过郭信不敢凭此就托大做样,还是很守规矩的朝武夫们一一回礼。武夫们虽然大多不讲什么礼数,但好处是都没什么弯弯肠子,郭信对诸将亲近如同兄弟,自然赢得奉国军中的好感。

众人在帐中一边等候解晖和王进过来,一边谈论起南边的军事。刘知远统帅的大军取道晋、陕州一路,然后便是自西向东先后夺下洛阳、汴梁二京。如今洛阳已经得手,下一步动向显然是汴梁。

郭信推算时日,觉得汉军入住汴梁最迟应该也就这几天的事了,所以出门前才对玉娘说什么收拾收拾……其实没什么好收拾的,郭信早就做好了去那处在风云中心之地的准备。

众人说话间,不多一会老上司解晖就和王进先后入帐。

解晖脸上很兴奋,郭信见状便猜到是南边的消息来了。

果然,解晖开口就道:“诸位的功名利禄来了!官家钦点的郑州防御使郭从义,受命先头进入大梁清理内宫。下旨时官家大军已经到了荥阳,这会儿恐怕已经进那汴梁城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