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小事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078字
  • 2021-09-22 16:44:01

郭信回到长寿阁外,正逢李皇后率着一众女眷出来。郭信知道自己刚才能遇上李业的人,估计是因为那李业跟着李皇后来祈福,正巧在此地被他看到,所以才会有刚才那一出。

郭信等到李皇后以及一众随从仪仗都一并离去后,才上前去找张氏。

跟随李皇后一同进香出来的张氏显出很高兴的样子:“二郎怎么才回来?见着皇后了么?”

郭信不想扫张氏的兴,便笑道:“孩儿昨日吃了凉食,肚子有些坏……不过皇后还是望见了的。”

张氏微微蹙眉:“二郎刚走的真不是时候。不然我向皇后引荐,让二郎在皇后面前露脸,多好的机会呀!”

郭信装作悻悻道:“今日运气不佳,下次还有机会。”

张氏也不再纠结:“二郎说得对,往后的日子还长呢,咱家受陛下看重,日后也少不了入宫的机会。”

郭信点头应是,又装作随口提起:“孩儿刚隔着人群看不真切,貌似今日皇后家弟也来了?”

张氏一想便道:“皇后家几个兄弟都随着官家出征,今天只见着了皇后幼弟,似乎是叫李业……意哥儿问这干嘛?”

李业是皇后亲弟,想必张氏身边的贵妇们也不太敢随便编排皇室的八卦,张氏还不知道郭信与李业的那点破事。

郭信微微一笑:“些许小事,就不劳母亲挂怀了。”

出了崇福寺,张氏重新乘上轿舆。郭信刚在寺中险些被李业的人暗算得手,此时不敢大意,亲自护送张氏回府。

今日李皇后来崇福寺是为刘知远出征祈福,这样的日子李业都敢对自己下手,足可见其人睚眦必报的性子。他又想到先前那汉子说此事没完……郭信虽然不怕李业,却觉得非常麻烦。自己从军以来一直顺风顺水,偏就在李业那厮身上生出这许多事端来。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何况是被那样一个小人惦记着。

郭信一行人快要行至府前,瞧见从自家府门里出来一高一矮两个熟悉的人影。

“王都将!”郭信喊了一声,那边二人果然扭过头来,正是王元茂和章承化两人。

“郭指挥使!”王元茂挥手招呼了下,便和章承化趋步过来。

轿舆停了下来,张氏在内问道:“二郎唤的是谁?”

郭信在帘外道:“是孩儿军中部下,估计有事来寻孩儿。”

张氏温和的声音从帘内传出:“我一介妇人,就不耽误你们的要紧事了,二郎去吧。”

于是郭信向郭朴细细叮嘱了一番,便叫上章、王二人朝坊外走去。

郭信见二人身上都穿着甲,先问道:“你二人从军中是怎么寻来的?”

王元茂闻言一乐:“郭指挥使真会说笑,枢密院郭使君的府第,稍一打听就知道了,哪还用得着刻意去寻?”

郭信想到刚才寺中的凶人,深感到身边有自己人的重要性,于是对二人道:“咱都是上阵卖过命的交情,私下不用再称我指挥使,名头怪长叫起来也不顺,跟郭朴一样叫我意哥儿就成。”

郭信主动表示亲近,二人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章承化接着道:“我们来找意哥儿,是来给意哥儿带这个玩意。”说着从怀中一枚腰牌递给郭信。

郭信接过一看:“指挥使腰牌?”

章承化点点头,郭信便笑着将其绑在腰上:“你二人来得巧,这家伙待会兴许就能用上。”

章、王二人皆面露疑惑:“意哥儿要带咱去哪儿?”

“春乐坊。”

章承化没听过春乐坊,王元茂自然对其有所耳闻,听到郭信要带自己二人去春乐坊,顿时乐不开支地说起闲话:“上面说咱军不用在太原补兵了,回头直接去汴州,听说那边全是前朝降兵,契丹主原本要杀,不知为啥都活了下来……话说昨天军中传言史军使一路往南杀去,怀州那边的辽将直接弃城跑了,郭指挥使觉得南边还有仗打么?契丹人都跑光了,倒时咱官家带大军进汴州岂不是兵不血刃?”

郭信见他高兴起来说个没完,无语道:“改日去大梁城再请你俩玩乐,今日是有别的事。”

王元茂嘴里一停,旁边的章承化却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我就知道意哥儿不是旁边这个酒囊饭袋,带咱出去肯定是有要紧事办。”

王元茂瞪了章承化一眼,随后又摆了摆手:“罢了罢了,意哥儿有事,随意请吩咐我俩就是,就算上刀山下火海……”

章承化冷哼一声:“上刀山?之前代州城上可没见你王都将的人影。”

“我说,你个章石头什么时候也学了一张臭嘴?”

郭信见状忙止住二人,摇头笑道:“还没到上刀山那么严重,不过是件小事。”

说罢郭信便将自己如何得罪李业,以及今日在寺中的遭遇向二人诉说了一通,二人听后颇为气愤:“敢对咱军中的人出手?管他是甚来头,让咱遇见都非得扒了他皮不可……”

三人一路走到春乐坊,不知是否因为府中贵人们现在都忙着入主中原的大事,向来繁华的春乐坊看上去竟有些萧条冷落。

不过郭信不是带二人来此地寻欢作乐的,春乐坊的萧条与否都不会破坏他们的兴致。

前坊只有三三两两的客人用食,见三人进来,伙计眼睛一亮上来招呼:“小郎君和二位军爷是来……”

郭信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此处有个叫崔玉娘的唱曲小娘,可还在这儿?”

伙计打量着郭信三人,犹疑地道:“在倒是在的……”

郭信当即便往后坊走去,伙计连忙拦了上来:“这可不成,现在后坊还没到待客的时辰!”

郭信还未说话,身后的章承化就先冷声道:“让开。”

外表粗犷的章承化显然比年轻的郭信更令人震慑,伙计当即就闪在一旁不敢再多说一言。

郭信见状对伙计道:“不要怕,我不是来惹事的,带个人就走。”

说罢郭信便径自往内坊而去,他还记得上回去见崔玉娘的路,很快便到了那间小小的厢院前。

院门虽然紧闭,里面却传来丝竹的乐声,郭信知道崔玉娘在里面,便直接上前推开院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