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皇后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274字
  • 2019-12-10 23:57:00

郭信随张氏进入寺内,便感觉好似进入了另一番天地。

崇福寺今日被皇家‘包场’,因而不见香客,寺内尽是青松古柏,耳边木鱼诵经声隐隐约约,不远处观音殿青烟袅袅,往来僧侣神态悠闲,举止自若,颇有一种隔世之感。

只是郭信知道在寻常日子里,每天都有无数善男信女来此虔心拜佛贡献香火,此地也绝非是什么远离俗世的净土。

张氏常来崇福寺祈福,因而熟悉此间布局,带着郭信七转八转就到了后寺的幽静之地。此时皇后仪仗还未来到,后寺的长寿阁前就已经聚上了一群太原文武的家中内眷,其中多是妇人。

郭信见状心想:妇人们在家不知外事,心中忧虑才会更热衷此道,男人们整日在外打拼,哪有心思天天顾及这些?此道用来教化生民也就罢了,沉迷于此在郭信看来就非常愚蠢。

然而没空给郭信瞎想,自从张氏到场,此地众多妇人就仿佛没有不认识她的,纷纷围上来问候交谈。郭信自然也要被张氏拉着,向那些相熟的贵家妇女引荐一番:“这是我家二郎意哥儿,刚从代州随军班师回来。”

“还是第一回见,没想到郭家二郎是这般英武。”

“是今年上元那个救美的郭二郎吧?”

“听说官家在朝上亲口夸过二郎,看来二郎日后少不得显贵哩。”

“二郎还未婚娶?计相王家正有待嫁小娘……”

被一众妇人围着七嘴八舌,郭信顿感手忙脚乱,口上也是不停招架应对:“哪里哪里,都是阿父教导有方……”

妇人之间仿佛永远有说不完的话题,过了好一阵,郭信才借着出恭脱离苦海,找了处背阳的廊庑躲太阳。视线内的张氏还在与一众妇人攀谈,他知道这些贵家内眷分着圈子,有自己的名利场,那些显赫重臣家的贵妇显然会更受欢迎,而那些家中男人地位不高的妇人,就只有主动请求相交,甚至巴结其他贵妇的份。

所以众女环绕的张氏未必就是人缘不错,或许只是因为郭威正值显贵的缘故罢了。

正当郭信享受着短暂的清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拖得长长的嗓音:“皇后至!”

随后便看到一群宦官宫女,前呼后拥地围着一位端庄妇人从前寺而来。郭信暗道:这才是任何人都要亲近交好、如今中原最尊贵的妇人。

郭信已不是第一次见皇家仪仗,先前刘知远御驾东出的时候他就曾远远地观望过,但这样近距离地感受却还是头一回。

名叫李三娘的皇后被侍从们里外围了几层,身边还有数个寺中僧人,郭信站起来伸着脖子才依稀看出皇后的长相十分端正,只是身上穿着一身宽大的锦袍,显得与此时季节有些不太相宜。

在此地等候已久的文武家眷们终于迎来正主,纷纷退避两边行礼拜见,郭信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这伸脖子够着瞧的样子很没规矩……好在僧侣贵妇们都去围着皇后,没人注意他的失礼仪态。

皇后和众人说了些话,很快就继续往内里的长寿阁去,长寿阁是崇福寺最隐秘的内地,寻常连普通僧众也无法入内,听闻里面供奉的几座大佛都是金身塑造。

到这时郭信便发现皇后身边只随着包括张氏在内少数的几位女眷——外朝文武的等级秩序显然反映在这些妇人身上,并非所有女眷都有资格近身跟从皇后,多数都只能在阁外等候。

郭信对那金身佛像不感兴趣,也不想拜佛保佑刘家武运昌隆,便独自找路在寺内闲逛了起来。

“咚、咚、咚……”

木鱼声敲击舒缓,郭信的脚下也慢了下来。他觉得像这般清幽才应是寺院该有的样子,可在现实里越是名声显著的大寺,却偏偏越与凡尘俗世纠缠不清……世人们为名利而来,在这种日日香客不绝,人烟兴旺繁荣的大寺里头,真能让人沉静下来潜心向佛?

不知不觉郭信走进一处死路,刚要调头回去,却发现身后不知何时跟来了四个汉子。

郭信疑惑地瞧了四人一眼,见四个汉子穿着锦衣,人手一根及腰长的哨棒,又并排把自己归路堵住,皱眉问道:“不知几位有何贵干?”

四人中为首的一个笑道:“敢问郎君是郭家二郎?”

郭信见他开口便提自己,四人又各个壮实,看上去不是闲杂百姓,当下断定几人是奔着自己有备而来。他看着四个汉子身上的锦衣,心下已经了然:除了挨过自己一脚的李业,还有哪家仇人敢对禁军武将动手?

郭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坦然地向汉子点点头:“我就是郭家二郎。”

“既然是郭二郎……咱这不就要认识了?”为首的汉子笑容瞬间消失,直领着其余三人一步步向郭信逼来。

郭信眼神迅速扫过四人,双手架在身前似要格挡。

“郭二郎不愧是武将,但今个倒要咱看看二郎的肉身跟咱手里的棍棒哪个更硬!上!”为首的汉子招呼一声,剩下的三个汉子就一同朝郭信扑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最前的一个汉子举棒快到郭信身前时,郭信却放下格挡状的手,躲过汉子下劈哨棒的同时,突然从腰间掏出一把短刃,直接顺势将短刃送进那汉子怀中!

郭信动作非常迅猛,汉子一声惨叫便丢了哨棒抱着肚子缩在地上。

“这厮身上有刀!”不知哪个喊了一声,另外两个扑来的汉子顿时原地往后跳了一步,棒头指着郭信不知所措。

领头的汉子更加意外,见那地上的同伴还在痛苦哀嚎,一时间也在原地没了眉目。

郭信虽然带着短刃,但刚才那机会只能骗过一次,剩下三人不会再近身来拼,于是捡起那根被丢在地上的哨棒,拿在手里颠了颠,冷眼看着剩下的三人,鼻子里哼了一声:“我是军户出身,又是禁军武将,几位要来试试我家棍法?”

剩下两人转头都看向为首的汉子。领头汉子见郭信刚才身法凌厉,此处小路又空间狭窄,自己三人施展不开,一咬牙,恶狠狠地盯着郭信道:“郭二郎的本事咱讨教了,不过这事没完,希望下回郭二郎还有这好运!走!”

汉子丢下话便转身疾步离开,其余两个也连忙提着哨棒跟了上去,竟不管倒在郭信脚下的同伴。

郭信见三人消失在眼中,这才松了口气,又抬脚踢了踢倒地的汉子,见他毫无动静,蹲下伸手探了探,才发现汉子竟已气绝而死。

郭信举起短刃照着日头看了看,刀刃上的血迹在阳光下呈现出暗淡的红色——章承化给自己的这刀确实好用。

他用地上汉子的锦衣擦去短刃上的血迹,便收起刀转身去寻张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