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梨花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237字
  • 2019-12-08 22:34:10

五月中旬,郭信随奉国左厢班师回到太原府。

刘知远与太原文武已率大军南下,太原府话事者便落在了北都留守刘崇的身上。得知奉国左厢归来,刘崇为表重视,派出太原府少尹李骧出城十里相迎。

但这些与郭信并不相干,该封的该赏的他都已受了,这些也都是他千里跋涉,提头卖命理应就该得来的。他此刻心里在意的只有太原府中的那个家。

去年就开始集结的汉军终于到了用武的日子,太原府南北两个大营骤然一空,奉国左厢也不用再在城外驻扎,直接进城中修整。

叮嘱章承化带人安顿本部后,郭信就带着郭朴直向自家奔去。

黄昏时,太原府街头的人很多,校场又靠近城内的东市,道路上就更是喧哗热闹,一派车水马龙的景象。代州城人口凋敝,绝不会出现这种情景,还是稍繁华些的太原府,才会让郭信勉强产生自己身处城市的感觉。

四个月的外出征战,郭信二人骤然回到烟火繁荣之地,却丝毫没有感到不适,轻车熟路回了郭府。

郭府前正有一个身影在府门前扫地,听见马蹄声回过头来。郭信一眼就认出了郭寿,郭寿却好似没认出他二人,提了扫帚立在门前还想让开道路。

直到郭朴一声:“爹!”

郭寿才恍然醒悟过来:“臭小子?回来了?”

二人在府门前驻马,郭朴翻身下去,握住郭寿的两只手:“爹莫非痴了不成?连儿子都认不出了?”

“你这蠢儿才痴了!”郭寿一脚蹬去,却被铁甲硌住,冷哼一声不再理会郭朴,转身朝郭信拱手道:“听说意哥儿升了指挥使,恭喜!我就知道意哥儿会有出息!”

“好歹是郭家儿郎,没甚喜的。”郭信笑着摘下兜鍪,向郭寿问道:“现在家中都有谁在?”

“老郎君和荣哥儿跟着官家往南去了,青哥儿、夫人,还有几位小郎君都在府中。”

“成,我先去拜见母亲。”

辞别了郭寿,郭信径自入府,身后还在传来郭寿训斥郭朴的声音:

“蠢儿,你何时能跟意哥儿一样懂礼……”

“爹,莫揪耳朵,疼!”

府中给郭信的感觉依旧亲切而熟悉,表面的一切都未曾改变,只有院落中那几棵梨树不再枝叶单调,长出了如伞盖的绿色,只是花期已过,让郭信稍稍有些遗憾。

郭信刚要迈入后院,突然想起自己身上还穿着甲胄,于是转头向自己的厢院走去,准备先换些干净衣裳再去拜见张氏。

走到自己的厢院前,郭信听到院内传来几个小儿的嬉笑声,应该是自己那三个堂弟。

郭信推门进去,果然看到郭奉超三人正在自己的厢院里踢毽球。

三人玩得兴起,丝毫没注意到郭信进来,直到他走进时,郭守筠和定哥儿两人才看到他,当即站定把手背在身后,一脸等着认错的样子。

背身对着郭信的郭奉超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睛盯着上下翻飞的毽球,脚下动作不停:“你俩这就累啦?”

定哥儿连忙小声提醒:“二哥!二从兄回来了。”

“三弟别想诓我,二从兄打仗去了。”

郭信故意重重咳嗽一声,郭奉超闻声一个激灵,毽球也随之落在地上,缓缓回过头来,看见郭信,小小的眼睛里充满了惊讶,连忙快速俯身拜了一拜:“见过二从兄。”

说完就退后两步,也在两个兄弟身边并排站好。

郭信瞧着三人的样子顿时觉得好笑,也佯装生气,板着面孔道:“你们三个知错了?”

年纪最大的郭守筠带头道:“回二从兄的话,我们知错了。”

郭奉超紧随其后:“我也知错了。”

定哥儿连忙跟上:“二从兄,我也错了。”

郭信继续沉着声音问:“那你们说说,错在哪儿了?”

三兄弟你看我我看你,又是大哥郭守筠先低头道:“我们在二从兄的院子里玩毽子……”

郭信接着问:“嗯,还有呢?”

这下没人吭声了,迟疑一阵,郭奉超忍不住跳出来道:“都怪大从兄把我们锁在院里读书太过无聊,我们才逃出来的!二从兄要罚我们便罚吧,可不要告诉叔母!”

郭守筠和定哥儿在一旁拦也拦不住,见郭奉超已经说了出来,也只好原地等着郭信发落。

郭信哦了一声:“所以你们是在逃学?”

三兄弟不明所以,郭守筠大着胆子问:“二从兄,什么是逃学?”

见兄弟三人局促不安的模样,郭信心下更觉好笑,于是招呼三人过来,解开身上的绑带,将胸甲和肩甲放在郭奉超和郭守筠手上:“犯错就要受罚,就罚你们去把甲胄搬我屋里去。”

见两个哥哥呼哧呼哧抱着甲片去了,定哥儿又紧张起来:“二从兄,那我呢?”

郭信见定哥儿还是当初那副怯生生的模样,摸了摸他的脑袋:“定哥儿搬不动那些,给我讲讲这几个月你们在府中都做什么了?”

于是定哥儿一五一十地将四个月里的所见所闻都讲给郭信听,原来郭威忙碌军事,三兄弟便都由张氏携带,平时都让郭侗教三人读书。

“这么说,你们三个都不爱读书?”

定哥儿摇摇脑袋:“大哥最爱读书,都是二哥说无趣,要来二从兄的院子耍耍……”

郭信顿时感到无语:“为什么非是我的院子?”

定哥儿睁着大大的眼睛,用理所当然的语气道:“因为二从兄院子里没人呀!”

这时郭奉超与郭守筠也喘着粗气回来了,郭信见状,拍拍他们的肩膀,用长辈的口吻道:“你俩这身板可得多练练才行,否则出去谁能看出是咱们郭家儿郎?”

郭奉超心直口快,随口反驳道:“要说身板,大从兄的身子还没我好呢。”

郭守筠见郭奉超刚开口就急忙用胳膊顶了顶他,却还是慢了半拍。

郭信闻言也是一愣,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挥手道:“我要去拜见母亲,你们三个也跟我一起来。”

三兄弟当即哭丧起一张脸,郭信见状有些奇怪,张氏向来对自己温柔体贴,难道还有严母的一面?

他随即挨个摸过三人的脑勺,笑着道:“放心,我就说路上遇着你们,逃学事不会告诉母亲。”

三兄弟这才欣喜过望,紧紧跟随上郭信的脚步。

郭信带着三个跟班前去拜见张氏,感受到堂弟们对自己的亲近信赖,突然觉得一股暖暖的温情正在心头流动,就连一直惦念不下的战事,一时间也仿佛成为了遥远的记忆。

郭信不经意间抬头,突然瞥见角落里那棵梨树的枝叶间,原来还留存着一朵乳白色的梨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