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北返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096字
  • 2021-08-23 19:21:21

郭信在路上耽搁了时间,等到刺史府正堂时,诸将都已来的差不多了。郭信走进堂内,堂里的气氛却让他感觉到与以前点卯时稍稍有些不同,细细观察后发现是武夫们表情都比较严肃的缘故。不过他没多想,和几个认识的指挥使互相寒暄两句后,便默不作声地找了角落里站定。

片刻后,解晖就和王进一同走了进来,解晖脸上的表情略显凝重,王进面孔倒是十分轻松惬意。在郭信眼中,二人表情的对比很有意思,随着太原任命到来,解晖虽然升任厢都指挥使,手下管的却还是同样的人马,甚至其中大部实际上都归给了王进节制……而王进从指挥使升都指挥使,已经迈过武将进阶中重要的一个门槛,到都指挥使这一级,就会经常有机会在官家面前露脸,何况是在地位显赫的禁军位置上。

武将走到这个层次,资历越久就越有机会高升,若运气再好些,封侯立传就是早晚的事。

解晖与王进面南而坐,其余众将都侍立两侧。

解晖端起手边案上的杯盏抿了一口,很快便开口道:“今日说两件事。其一,契丹主已从大梁出发,率前朝文武诸司,诸军吏卒,宫女宦官,尽皆北返。月底前契丹人已从白马渡了大河,此刻正在急攻相州。”

解晖说得慢,传达的消息却很清晰——契丹人已经在北返的路上了。

郭信一听,先前父亲郭威说的果然不错,契丹人久居贫寒之地,似乎很不耐中原暑气,这才四月就要北归回草原去了。

当然在郭信看来,契丹人水土不服都只是次要原因,否则后来同出于北方的金人还不是把某朝赶出了中原之地?更重要的还是契丹人如今在中原根本待不下去,当初契丹主耶律德光进入汴梁城时,赐诏晋地各个藩镇,各个藩镇也都争着上表称臣,然而很快契丹主就放纵部族四处打草谷,把中原搞的一片狼藉,甚至设置了所谓“括借使”,专门去各地藩镇搜刮脂膏……很是惹恼了各地镇帅。

契丹人在中原的做法蠢到极致,却明显对河东有利。诸镇既然在契丹人治下没好日子过,为何不投奔太原?何况唐晋两朝都有从河东入主中原的先例,各镇里头也只有刘知远赶跑契丹人的胜算最大。

堂内其余的诸将一听契丹主已经从汴梁跑路,也都尽皆兴奋起来:

“契丹贼滚回去了!”

“跑得太早!还没跟爷爷干上一仗!”

“必是惧咱汉兵威势……”

诸将直抒胸臆,解晖则停下来端视着手中的杯子,好似杯里的水中有什么新奇的东西在吸引着他。郭信看着解晖手上细微的动作,想起先前在雁门关作战前,解晖也是用水勾画地图给诸将解释的——解晖性子像水一样缜密,带兵也很谨慎。

等众人的激情稍稍平静,解晖接着道:“那相州在契丹人北返的必经之路上,不过二月间就已被河北义军占下,听闻城内兵甲粮秣充足,想必契丹人马要在那相州城下先耗上一段时日。”

王进在一旁插话:“那咱岂不正好能兵出井陉,往镇州去拦下契丹人?”

解晖摇头:“官家已听从枢密副使郭使君建言,定下了南下进军陕晋二州,直取洛汴二京的方略。”

郭使君自然是指郭威,郭信心想:郭威在刘知远身边还是很能说得上话的。

解晖转头对郭信微微颔首示意,嘴上却不停顿:“其二便是官家已任皇弟北都马步都指挥使刘崇为代理太原尹,自本月起主持府中事务。此外辽将耿崇美屯兵泽州,有用兵潞州之意,官家以史弘肇为率行营先锋使,率步骑万余先行讨伐。”

听到史弘肇又被任了大军先锋,郭信倒是颇有些意外。立国之后的首战之功让史弘肇拿了不说,南下开路的功劳刘知远也准备给他?要知道陕、晋两地藩镇年初就已经投靠了太原,契丹人走了根本没多少硬仗打……只能说史弘肇很受刘知远器重,隐隐有种军中第一大将的味道。

对于太原已经决定南下,众人先是兴奋了一阵,随即又冷落下来:南边打的再激烈,却怎么说也与脚下的代州挨不上边。

王进更是直接不满道:“这恁没道理,史军使跟咱一同来这代州,这回还能有仗打,官家怎没想到咱们,让咱还在这缩着吃西北风?早知道当初倒不如不来打这小仗,这下倒好,白白丢了南边的大好功名……”

众人也郁闷起来,只有解晖神秘地一笑,安抚众人道:“凡事都要有人做,官家不会忘了咱这些人。”

郭信看着解晖的笑,又想起郭威信上诉说,心头有些恍然:奉国军既然已经位列禁军,估计并不会在代州埋没太久。

……

郭信猜到奉国军很快也会有新的调动,从刺史府出来时又觉得头顶的太阳灿烂了些。

回到军中,郭信便直接唤来章承化和王元茂二人,让二人将契丹北返的消息下传军中。

因王进升了第一军都指挥使,所以按照此时的惯例,原本的左指挥便成了都指挥使直属的亲军,而郭信则领了先前阵亡的第二指挥使的位置,原来的部下第三都也理所当然成了他所直属的亲兵。

郭信自己顺利升任指挥使,也没忘记自己先前“抢”了章承化都头的位置,于是这次直接将章承化连升两级做了副指挥使,王元茂则补位升作了都头——军中惯例,指挥使以下可以由都指挥使直接任命,不过是郭信在王进面前提一句的事。

郭信如今手下管带五百口军汉——虽然眼下因为刚从战阵下来,伤亡士卒的空缺还未补上,因此并不是满额。

郭信将刺史府传下来的消息告诉二人,章承化的脸上稍稍动容,王元茂表现得更是喜悦:“这么说来,咱不久就能进汴梁城了!”

看着眼前二人的表情,郭信就能猜想到军中将士估计得了消息,都会和王元茂此时的心情差不多。契丹人北返确实是件大事,契丹人跑路之后,剩下的各镇里头,谁还能挡住刘知远入主中原?谁还能挡住大伙享受功业平定后的荣华富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