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赏赐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1970字
  • 2021-08-12 15:46:48

代州的战事彻底结束,汉军在城外重新作了一番整顿后,便正式入驻了代州城中。

随着代州城告破,以王晖为首的一应‘叛军’将领也皆已授首。除去王晖的脑袋被传去太原府呈送给刘知远外,其余人等的头颅则都悬挂在城门上空,向来往经过的人们宣告着代州城的真正归属。

此役结束,郭信隶属的奉国军各个指挥损失不一,郭信的第三都原有一百余人,如今剩下六十多人,而位于第一波攻城的前两个指挥伤亡最为惨重,甚至其中一位指挥使也命丧城下。

战争过后,军中将士们最关心的无疑就两件事:封赏与抚恤。封赏自不必多说,太原府不久前才传来刘知远拿出内府积蓄赏赐河东将士的消息,对于刚立下首战之功的奉国武节两军,太原方面显然更没有吝啬的理由。

军中的抚恤也有一套例行制度,伤残者会被简择放归自谋活路,或是留放在随近州县恤养,而阵亡的将士在被草草收敛后,抚恤则针对其家人——在郭信看来,这倒并非是官府多么仁慈大方,大抵因为此时百姓的家中往往不止一个男丁,那些习惯了依靠军饷生存的家眷很容易选择再送一个儿子进军营。

但不论如何,攻城阵亡的不小损失,还是让军中不可避免地染上一层淡淡的悲伤气氛。虽说战阵上有人死伤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身边同袍的音容转眼成空,或多或少还是会影响到包括郭信在内将士们的心境。

而在不知不觉间,郭信也感觉到自己已经十分熟悉了军中的生活。最明显的就是部下士卒们看向自己的眼光不再像以前那么生分隔阂,而是十分自然亲切,仿佛他本就属于这里一般。

在代州稍事休整了几日,才安顿下来的史弘肇就再次收到了太原新的指令,命他清点武节左右两厢的人马,即刻南下回师太原,同时以奉国都指挥使解晖暂领代州防御使,本部奉国军跟随留守代州。

史弘肇马不停蹄地走了,对于武节军这么快就要赶回去,郭信并不感到奇怪——河东眼下需要用兵的地方还有很多,远不止代州一个方向,何况而契丹主眼下还统领着无数契丹人马在中原作威作福,刘知远的主要威胁并不来自北面。

郭信这时清闲了下来,整日待在校场习射打发时间。他的射术在先前俘兵逃跑一事时已经让身边众人领教,几日下来更让他成了军汉们热议的人物。

郭信心里清楚,战争虽然已经结束,战争结果造成的影响却才刚刚开始。自己破城的事迹传开后,让他第一次享受到了被人瞩目的待遇。身边人都知道此役先登之功以他为首,能在汉军首战中露脸,又有统军大将史弘肇亲自说话,回头必然少不了高升富贵,因此都表现得十分尊敬甚至不乏巴结之意……

要说郭信不在意这份功劳自然是假的,但破城之功肯定不能全算在他头上,否则那些激战中丧命的将士该去何处说理?只是上峰王进和史弘肇都有意提他,郭信没有理由,也没有愚蠢到去拒绝这番好意。

郭信只带上郭朴一人一马,离开了人群熙攘的校场。

代州城内,街头巷尾已经恢复了平静,汉军的戒严没有持续几日,城中百姓也回到街道上重新开始各自的营生。

不过像代州这样的边境重镇,长期负责抵挡来自北方契丹的袭扰,战争频发之下,城中多是军户和过路商贩,正经的百姓却不多,因而街道冷清孤寂,烟火的氛围远比不及郭信待惯了的太原府。

不过这样的地方也有它的好处,见惯多了军中人声鼎沸的场面,偶尔身处这样清净的地方,让郭信有种暂时得以远离繁杂诸事的感觉——即使不远处城头的血迹还在等待着时间的冲洗。

郭信漫步在街上,头一次体会到和平和战争间的区别。唯独让他有些介怀的,是那些望见他身穿戎装就远远开始畏缩躲避的百姓。

望着那些穿着、神态与自己完全不同的百姓,郭信在心中若有所思。一直以来,不论是生活的安乐优渥,还是入军就能从都将为起点,这些似乎都依赖于父亲郭威的影响,也让他渐渐习惯了家境带来的保障与优势。但经此一役,他开始意识到,有郭威这样一个好爹固然重要,但若没那份胆量和实力去搏,也很难能把许多这样的机遇抓在自己手里。

不过若自己有的选,郭信绝不会冒着生死的风险再搏一把……而想让自己不再置身于那种死地,除了回家做个闲散的衙内子弟外,眼下看来,就只有不断晋升军职往上爬这一个途径。底层的士卒命如草芥,只能干那冒着箭雨登城的活,而越是高级的武将,才越容易历经无数战阵还能活下去。一将功成万骨枯,并不是一句虚言。

好在记述自己先登之功的叙功簿已经和此役死伤将士的名册一同送往太原,剩下的就是等候太原的嘉奖封赏。

…郭信带着郭朴在城中转了一圈,正要回营,突然瞧见南城门处,有一伙骑兵护送着一支马队拉着板车缓缓入城而来。

郭朴瞧见车队,好奇道:“不知拉的是啥玩意,要这么多人马送来?”

郭信见马队从南面而来,应该是出自太原府,且又有军士随行护送,见这架势,除了下来的赏赐还能有什么?

郭信觉得自己刚想的功劳大抵有了着落,忍着笑意道:“我猜是咱的赏下来了,走,先回军营。”

郭信回到军中,期待地等了半晌,果然没一会便听到外间热闹起来。他刚一出门,就有解晖的亲兵骑马过来传话:“郭都将!解军使在刺史府有请,太原府已来了赏赐,并有官家旨意宣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