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先登之功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241字
  • 2019-12-01 22:33:40

与城内其他地方的混乱不同,刺史府前已被史弘肇亲兵团团守卫,一副禁止生人出入的样子。

郭信三人凭借腰牌入得府内,只见前面的厅院间已经被军汉们弄得一片狼藉,碎布绫罗、砸坏的木具,还有许多杂物都乱七八糟地散落在地上无人收拾。

郭信想去后院看看,迎面遇上几个士卒抬着一具女子的尸体从后院的月门跨了出来。

这时身旁眼尖的郭朴突然朝那伙人叫了一声:“王队将!”

郭信细细一看,抬尸的几人中那个矮胖的家伙不是王元茂又是谁?

王元茂听到叫声,回头看见郭信三人,脸上顿时露出喜色,随后就朝身边的几人摆手:“这是我家都将,你们先抬出去。”

章承化盯着王元茂:“怎么,你这厮没死?”

“说的什么臭话!”王元茂连朝地上呸了三声,咒骂道:“你这厮才该死了。”

郭信饶有兴趣:“上阵后就一直没见王队将,怎么跑这儿来了?”

王元茂嘿嘿一笑:“我一直带人缩在城下,等听见上头兄弟们已经占下了城头,才跟着上去。后来眼见城要破了,我寻思那王晖就缩在刺史府里头,赶紧跑来抓他领赏,然后就……”

王晖说得不紧不慢,郭朴抢着接他的话问:“然后王队将就抓到了王晖?”

“那倒没有。”王元茂摇头,接着下巴往几人正抬着的女尸一扬:“然后只找到了王晖那厮的婆娘,这不,咱来的时候才刚吊死不久。”

说着王元茂叹了口气,很是惋惜地道:“只可惜王晖那厮破城前就跑了,辛苦半天白跑一趟。”

章承化听完一脸不可置信:“他娘的,你这厮跑得比大帅马军还快。”

郭信笑道:“不论怎么说,咱几个都还活着,一仗下来倒觉得没什么比活命更重要的。”

几人唏嘘了几句,郭信想起此来的目的,吩咐章王二人先回军中收拢部下,自己则继续入内去找史弘肇解晖几位上级。

内府把守森严,郭信留下郭朴在外等候,在门前解下腰刀和身上兵刃,又被看守的亲兵上下仔细搜查了一番才被放行入内。

入得其中,郭信迎面又撞见一个熟人:王进。

王进见到郭信似乎很是惊喜:“这倒是巧,我正要去寻郭都将!”

郭信抱拳道:“王指挥使找我?”

王进也笑着朝他拱了拱手:“郭都将今日立下大功了!”

郭信听后隐隐猜到一些,但仍故作镇定道:“末将只是奉命上阵,不知道指挥使说的是什么功劳?”

王进大笑:“郭都将还跟我装糊涂?从城头下来的军汉们都在说,之前城下有个郭都将,说他爹是都孔目使郭威,亲自领头带着他们拔城领赏。怎么?此地难不成还有你家别的兄弟?”

郭信明白过来,也不推辞:“确有此事,不过末将多是侥幸,还要靠大伙齐心协力。”

王进连连摇头:“这破城有靠义勇的,有靠妙计的,可唯独没有靠侥幸的说法。郭都将不知道,那史军使一日就破得此城,眼下别提多么高兴快活,亲口要给你报功领赏,我才急着出来寻你。咱不搁这说,现在就前去拜见。”

说罢王进不由分说地拉住郭信胳膊往后堂走,两人走到堂前还未进去,便听见里面传出一阵爽朗的大笑:“咱大军出征,贼子不敢抵挡!”正是史弘肇的声音。

二人走入堂内,郭信见里面已经站了一圈武夫,其中有他认识的解晖和本军几个指挥使,更多的都是郭信不认识的大小军将。

“末将等见过军使。”郭信和王进一同向此地级别最高的史弘肇见礼。

“郭郎来了!”史弘肇应了一声,亲自指着郭信给众将介绍:“这就是那郭雀儿家的二郎,此役之功少不了他的份。”

众将听出史弘肇口中的亲切之意,哪里还不知怎么作态,当即纷纷开口夸赞:“郭都将真乃勇武之士”“不愧为郭家虎子”……

郭信向众人拱手回礼:“破城并非末将一人之功,上有诸位将军指挥有方,下赖将士为君用命罢了。”

史弘肇闻言更是开怀大笑,指着郭信笑骂:“这厮把他爹的嘴皮子也学来了!”

众将也都哄笑起来,堂内一片和气。

郭信继续说道:“城池虽破,只是可惜跑了贼首王晖……”

“跑了?”史弘肇再次打断,随后发出一声嗤笑:“咱大军在侧,能让那狗厮跑了?郭郎不知,咱早就在东西各处小道布下伏兵,还能跑哪儿去?那狗厮早已授首,被咱快马传去太原献给陛下了!”

郭信一愣,先前王元茂没在刺史府捉到王晖,让他下意识以为王晖出逃成功,此时心中不禁产生一道怪异的想法:那王晖想活下去却还是不免一死,而自己在城下时想着死,现在却偏偏活了下来,真就是命运的手笔么?

史弘肇接着向众人问道:“回头要叙功记簿,尔等在此议议,郭郎这番当得啥功?”

旁边的王进立马顺势进言:“依末将看,今日之战,先登之功当属郭都将无疑。”

“我看当得。”史弘肇点点头,又偏过脑袋看向其余军将:“你们有啥意见?”

周围的众人见史弘肇有意举荐,郭信身上又确实有实打实的战功,于是皆摇头道:“末将等都无异议。”

史弘肇颔首对诸将的态度表示满意,又转向郭信:“郭家小儿说说,想要啥赏赐?别的我史某做不了主,跟陛下讨点赏来却还容易。”

郭信闻言沉吟一番,短暂的思虑后缓缓开口:“末将不要什么赏赐,却有个不情之请。”

史弘肇大手一挥:“真跟你爹一样墨迹,有啥直说!”

“大军进城不过几个时辰,末将一路过来,却见城中已是一片狼藉。”郭信顿了顿,“贼众作乱可恨,但城中百姓毕竟无辜,因而末将斗胆请军使约束城中将士。”

郭信说罢便注意着史弘肇的表情,却没想到史弘肇竟毫不犹豫就答应了自己的请求:“这事好说,此地也是咱汉家地盘,既然归顺了咱大汉治下,就都是良民百姓。传令下去,叫弟兄们别太放肆,今日回去也都各自约束管教。”

“末将等得令。”诸将闻言都抱拳应诺。

郭信见状感激地抱拳做了一礼,沉重的心情略有舒缓。他毕竟来自后世,还不太习惯看到无辜的人遭受那些不必要的苦难。

而他看着上座正处于志得意满间的史弘肇,随即又不可避免地想到:如今的世道,决定下面人的命运是生是死,是喜是悲,有时候只取决于上面掌权者的一念之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