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红眼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128字
  • 2019-11-30 23:58:54

攻城所用的云梯并非普通的梯子,而是以大木车做底,且四面都有生牛皮作为屏蔽,云梯顶端还有钩锁防止被守军轻易倾掀。

郭信正要登上第一步,就听见头顶传来一身惨叫,然后便感受到自己的身子被猛地拽向一边——紧接着一个军汉已经重重地砸在他刚站的地上,头歪在一边,连惨叫都没发一声就断了气。

郭信有惊无险地呼了口气,转向一旁章承化朝自己点了点头,这才意识到是章承化及时拉了自己一把。

章承化神情冷峻:“郭都将身子金贵,还是跟我后面。”

说罢不等郭信回答,就将刀柄用牙叼在嘴里,双手一攀率先灵活地上了梯子。

郭信见状,挥手招呼众人:“登城!”也学着章承化的样子叼住腰刀,手脚并用地往上爬。

头顶的章承化看上去是个糙汉,手脚动作却丝毫看不出有一分笨拙,三下五除二就落下身后郭信几个身位。

不知为何,城上已经不再射箭投石,于是短短几息间,章承化已经跳上了城,随后便传来章承化在上面的喊杀声。

郭信心急之下,也赶紧跳上城头,见章承化正一刀将一个守军砍刀在地,周围却又有四五个守军围了过来,好在身侧几处也都有汉军登上了城,开始和守军面对面的厮杀肉搏。

郭信上去和章承化站作一排。“郭都将护我身后!”

章承化喊了一声,然后便向围过来的几人冲杀过去。郭信不敢大意,也连忙跟了上去。

章承化手上一口刀虎虎生风,样子十分骇人,一声大吼更是将对面几个守军镇在原地,但守军很快反应过来,也喊叫着举兵器来攻。

郭信跟在章承化身后,余光四顾,见到周围越来越多的汉军都登上了城,四处都在混战一团。这时郭信看到一个守军正试图偷偷摸摸绕到自己二人身侧,那守军没着甲,应是城中射手,此时已经抛了弓抱着一根短枪。

见和郭信对上了眼,那人当即叫骂一声:“杀你娘!”抓着手里的短枪便直向郭信刺来。

那人冲来的速度极快,好在郭信反应更快,脚步一移让了半个身子,枪头刺了一空,郭信顺势用左手抓住枪杆,骤然发力之下竟将那白杆硬硬折断。

持枪的敌军露出一脸错愕,郭信右手的腰刀却已朝他劈了下去,刀势沿着肩头深深砍入胸前,然后又一脚将他从刀下踹开。

那人一时竟还未死,双脚对着地胡乱蹬着,一对眼睛瞪得死大,双手还想捂注右肩的伤口,但很快满手都染成了血红。

郭信一直盯着被自己砍下的敌军,见他乱瞪的双脚渐渐没了动静,肩颈上的创口也不再往外喷血,而是改为汩汩往外流淌……

“意哥儿!”

直到郭朴焦急地喊道,郭信才猛地醒悟过来。章承化已经将刚才几人都砍翻在地,周围的汉军也渐渐在城头站住了脚跟,激烈搏杀之下,城头的守军正在向两边退散。

郭信怒吼一声:“杀!”也跟着加入战团,架住迎面砍来的刀枪兵刃,又挥手一劈,手起刀落下又是一人亡命。

郭信与身边的汉军一步步抢占着城头的空间,此时他已经全然顾不上其他,眼中只剩下四处散乱厮杀的守军,心中更是只剩下一个念头:杀尽挡在自己身前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守军再也无法抵挡汉军的攻势,随着不知哪里传来一声“刺史跑了!”

守军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丢盔弃甲后开始四散奔逃。

厮斗渐渐变成一边倒的屠杀,汉军四处追杀着原先的守军,不少人被汉军逼急之下,竟直接从城头上往城里跳了下去。

“中军有令!降者不杀!”这时有新登上城的汉军向四面高喊。

郭信也渐渐从杀戮中回神,拿刀的右手止不住地颤抖,不知是因力气耗尽,还是因此时回过头的后怕,抑或是血腥的杀戮带来的刺激……?

“郭都将刚才……作战十分勇猛。”章承化也脱离了战场,喘着粗气走过来。

郭信还处于某种懵懂之中,对章承化的话毫无反应,只是问道:“这仗咱能胜了?”

章承化被问得一愣,脑袋向四面转了一圈:“能胜了。”

郭信默言走到垛堞边挨着坐了下来,胸膛之中仍在剧烈地跳动。章承化和郭朴也跟他挨着坐下,厮杀声已经在城头上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两军伤兵的哭嚎哀叫,还有远近汉军的叫骂声。

郭信看看章承化和郭朴,见二人都四肢健全,身上也没见到大的伤口,松了一口气:“你二人真是命大。”

郭朴此时竟还能笑出来:“我看意哥儿的命才是最大,刚跟着意哥儿啥也反应不过来,那贼军在意哥儿面前就跟砍瓜切菜似的……”

郭信喃喃问道:“我刚杀了很多人?”

郭朴和章承化对视一眼,又一同对郭信郑重点了点头。

郭信苦笑不言,章承化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对,怎么没看到王元茂那厮?”

郭信皱眉道:“咱第三都没到城下就全跑散了,不过想来应不会有事。”

话说罢,三人却都沉默下来,显然就刚才的战事而言,能活下来恐怕不太容易。这时,一阵奔腾的马蹄声从身后传来,郭朴站起身来往外看去,激动地指着城外道:“咱马军进城来了!”

……

城头的战斗已经结束,郭信歇了半晌恢复了些体力,正不知该往何处去,听到有人说到统军史弘肇已经进了刺史府,于是便决定先去刺史府看看情况。

城内一股股骑兵来回奔驰,显然已经戒严。三人不知刺史府在何处,但街上到处都是汉军,稍稍打听就问清了地方。

郭信带着二人一路朝刺史府去,只见沿街的店铺早已被入城的汉军砸开,不时能看到揣着东西跑开的士卒,两边的民宅也不时传出哭喊求救……郭信自然知道军汉们在‘例行’劫掠放纵。他几次路过传来求救声的街坊,想要入内阻止,却都被章承化默默拦下。

郭信每作他想也放弃了这个念头,军汉们刚刚从战阵上下来,所有人都杀红了眼,此时正是什么都能干出来的时候,自己就算拦下一处,也没法全城都看顾得到——更加重要的是,他还只是一介小小的都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