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磨刀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423字
  • 2021-05-28 12:14:27

军中到处在进行开拔的准备,整个太原府劝刘知远称帝的呼声也从未停止。

校场集结宣命的第二日,以河东行军司马张彦威为首,太原一众文武将吏,以中原无主,而刘知远威望日隆,众心所归为由,一同上表劝刘知远登上帝位,刘知远却同样未予以回应。

此后张彦威率众官三次上书,诸军将吏、贵臣耆老,一个接一个地恳切陈请,最后在杨邠与郭威的再三入内劝进后,刘知远才“勉强”向军府发布文告,应允就位。

登基之日选在二月十五,这一日,刘知远进入晋阳宫中,戴通天冠,身披绛纱袍,在皇宫正殿前正式登极,接受太原文武百僚朝贺……

与此同时,郭信正在军中做着出征前的最后准备。

粮草辎重已经陆续运到了军中,虽然太原节帅府已经向四面州县抽调民夫随军运粮,但路上头几天的口粮还要各军自带开拔。

郭信这时才发现打仗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他所属的奉国军是步军,且是诸军中铠杖精良,战力较强的一部。但正因如此,光是想办法把每个人随身的东西都带上就很麻烦,除去每人几十斤重的铁甲和长短兵器外,还有口粮、营帐、做攻城器械用的柴刀、各种吃喝用具……

所幸上头拨下来了装载用的板车、骡子,饶是如此,每个人也不能算是轻装前行。郭信作为都将,专门有一匹驽马来驼他的装备,主要便是那身鱼鳞甲,此外还有他的弓箭与备用的铁剑,另一把腰刀则被他随身携着。

郭信坐在帐前打磨着腰刀,抬头看见郭朴正将自己的一应事物都打包收拾,做得有模有样,看样子已经熟悉了亲兵的事务。腰刀的锋刃在阳光下闪着寒光,郭信觉得差不多了,正准备将刀收进鞘中,突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郭都将!”喊他的是王元茂,身边还跟着章承化。二人走到近前向他抱拳行礼,郭信也收起刀站了起来。

“郭都头吩咐的粮秣都已经装车,弟兄们也都备齐了家伙。”王元茂掰着指头算了算,笑着道:“离上头定下的日子还有三天,不过咱现在就能走。”

郭信点点头:“刚才有人传令下来,我们指挥在后军序列,归行营步军都指挥使刘崇节制,你二人回头把消息通知下去。”

王元茂正要抱拳领命,旁边一直沉默寡言的章承化突然道:“郭都将在磨刀?”

郭信点点头:“磨刀不误……上阵杀敌。”

章承化无视旁边给他使眼色的王元茂,抱拳道:“郭都将的刀能否给卑下一看?”

郭信不解何意,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刀递给了他。

章承化接过刀鞘,便锃的一声将腰刀拔了出来,郭信身后的郭朴忙把手按在刀柄上警惕地盯着章承化。

章承化却只是将右手拇指在刀刃上慢慢移了一下,又将刀端平端详了一番,点点头,问郭信道:“郭都将的刀磨得很利。”

郭信拍拍手:“还算凑合。”

章承化举刀走到几步外的栅栏边,提刀的手略略一举,“砰”的一声便将一截栅栏懒腰斩断。

接着章承化又提刀回来,将刀交到郭信手上:“郭都将请看刃。”

郭信看了看,刃口已经有了一小块缺损。

王元茂见状到:“你这厮糊涂了?兵器哪有不损刃的?”

章承化摇了摇头,将粗糙的手掌伸直,做出劈砍的动作:“直直砍下去,这刃便不会缺。郭都将的刀被钢火打磨炼得很脆,用力歪了就会缺刃,在战阵上很不经用。”

郭信听了有些不舒服:“那章队将有什么见地?”

“郭都将恕某无礼,”章承化笑了笑,又从郭信手上要来腰刀,坐在郭信刚才磨刀的地方,往磨刀石上吐了些口水,只拿刀磨了十来下,又提刀走到栅栏前,这下刀起刀落一共劈断三根手腕粗细的栏杆,回来将刀递回郭信手上:“郭都将再看。”

这下旁边的王元茂和郭朴也好奇地凑脑袋上来看,郭信将刀举到眼前,刀刃完整无缺,只有刃的侧面被磨了一个不宽的面。

郭信有些醒悟,便点点头。

章承化解释道:“郭都将把刀磨得薄,刀口当然很快,但刃害去得也快。”说着他又将双手比划成一个尖顶的形状:“但像卑下这么磨刀,角子砍进去,骨肉能一气斩断,便是被角挤开的口子。即使刀有些晃,但刃却不会损,上阵砍杀很经用。”

郭信闻言忍不住赞道:“章队正不愧久在军中,对这些事很有经验。我学到了。”

“我是山中猎户出身,这些都是先人世代教下来的。”章承化笑着挠了挠头,竟露出不太好意思的样子。

看出郭信脸上显露出高兴的神色,王元茂也夸奖道:“章石头,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磨刀的本事!”

郭信笑着自嘲道:“看来我磨的刀适合切菜。”

章承化不说话,低头想了想,又伸手从腰后抽出一把短刃出来:“郭都将看这刃。”

郭信将短刃接过端起一看,发现这短刃并非普通的肋差,而是双面都有刃,一面的刃很薄,另一面则是章承化刚磨出“角子”的样子。整个刀面既宽且平,完整无暇,连自己的脸映上去也毫不走样,简直可以拿来当镜子用。

郭信忍不住将拇指在刃上轻轻一移,感觉指纹有些发涩,知道锋刃已经吃住皮,不禁赞叹道:“真是宝刀!”

章承化舔了舔宽厚的嘴唇,慢慢开口道:“这刀送给郭都将。”

郭信一愣:“章队将是认真的?”

章承化郑重地点点头:“前阵子我对郭都将……多有得罪,这刀就算作我给郭都将的赔礼。”

郭信将短刃插回牛皮小套内,将刀伸给章承化,摇了摇头:“君子不夺人所爱,章队将还是自己留着吧。”

没想到章承化直接往后退了一步,向郭信抱拳道:“郭都将若不收下,卑下便将这刀砸断。”

旁边的王元茂也笑劝道:“这章石头八百年才开悟这一次,郭都将还是收下吧。”

郭信看到章承化斩钉截铁的眼神,想了想便把短刃插到自己腰后:“既然如此,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问章承化道:“章队将会射箭么?”

章承化不解地点点头,郭信便吩咐郭朴把自己的麻背弓拿来,上好弓弦拉了拉,回头递给章承化:“这弓章队将试试能不能拉开。”

章承化接过弓,见刚才郭信能轻松拉开,便也想轻松一拉,却不料只拉了一半便歇了力气。章承化顿时惊讶地看了郭信一眼:“郭都将手上好劲道!”

郭信笑了笑,并不说话。

旁边的郭朴得意地道:“我家意哥儿平时拉的都是两石强弓。”

章承化又深吸一口气,这才努力将弓拉弯如月。

郭信:“章队将力气不差,这弓便送给你。”

章承化忙抱拳:“这弓贵重,卑下不敢承受。”

“章队将为我卖命,区区一把弓有何不能承受?”郭信听后笑着摆摆手:“再说,章队将觉得我家能缺这些东西?”

章承化一听,也咧嘴笑了:“既然如此,卑下收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