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万岁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919字
  • 2021-05-22 10:11:03

郭府的家族聚会没有持续很久,且其中大多都是郭威在说,而郭信等小儿辈在一旁侧耳恭听。

郭信听了半天,发现郭威说的其实都是一件事:刘知远不久就要称帝了……而其中力主者正有郭威的一份。

郭信这时才发现郭威的眼光看得很远,安排自己和郭荣在军中,张永德和郭侗在衙署,就连没有官职在身的小舅杨廷璋,实际上也一直在以商贾之名在暗中帮助郭威收集着各地情报。

而郭威自己又是能在刘知远身边说上话的近臣——等刘知远称帝,郭家必然会随之兴起,而到时军府两边都有自家人,盘根错节之下便是一张无比巨大的网。

郭信这时突然想起史德珫来,他爹史弘肇如今虽然在河东权势显赫,但却只有一个兄弟和史德珫一个独苗……这让他不禁感叹,难怪此时普遍流行蓄养假子,实在是因为有信得过的自家人太重要。至于养子义子们究竟可不可信,则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不知不觉黄昏临近,郭威心情大好之下,还想设席饮宴。只不过明日就到了约定诸军在校场集合的日子,郭信如今身为军将对此不好怠慢,于是只好匆匆和家人告辞,趁着天色没黑前赶回了军中。

……

围绕着太原与汴州间发生的大事一桩接着一桩,时间也流逝得飞快。二月间,天气已经开始转暖,再过几日就是春分,漫长的冬季很快就会与石家的失势一同成为人们记忆里的往事。

郭信是被一阵鼓声吵醒的。

鼓声从军营四面传来,震动着郭信的耳膜,也震动着渐渐复苏的大地。收拾出帐后,他发现天色还很蒙蒙,隐约可以看见一些明亮的星星。周围的军汉们也都被军鼓声唤醒,一个个都缩着脑袋从营帐里钻出来,一边骂娘一边开始起灶生火。

其实校场就在军中,片刻就能走到的地方,没必要让大伙起这么早。不过郭信转头又想到,上万人马的调动确实不是一件易事,更何况是在这小小的军营里头。

郭信凑着和军汉们一起吃了些野菜粟米煮出来的糊糊,上面很快就有骑兵在营帐间往来奔驰,向各军传达军令。军令一层层下达,到郭信这里时已变得非常简单,只要他率部跟在左边一都的屁股后面入场就行。

郭信很快吆喝着自己手下的一百来人排成队列,两个队将章承化和王元茂照例去点本队人头。郭信已经骑在马上,看到不少人睡眼惺忪的样子,忍不住想说几句:“过些日子大军便要出征,大伙这些天还是赶紧多睡些安稳觉。”

军汉们这几日跟郭信已经相识,有人起哄道:“再安稳的觉,也不如跟娘们睡舒坦!”

旁边马上有人跟着驳斥:“蠢汉!等咱打出去,还能缺娘们睡?”

一谈到女人,队伍里的气氛马上就活跃起来:“河北的娘们好生养!”“听说东京城的小娘嫩得像豆腐一样……”“咱一起跟着郭都将去抢女人!”

郭信哭笑不得,和这帮莽夫除了女人和富贵,再说什么都是对牛弹琴。好幸这时章承化和王元茂都点齐了人头,一前一后来向他禀报。

郭信看着章承化在马下对自己行礼禀报的样子已经恭敬了不少,心中暗想:其实章承化并不是桀骜的人,相反多数时候都很守规矩……只不过再老实的人遇到这种事都难免心怀不满罢了。但理解是一回事,他并不可怜章承化,凭借自家老子能混得更好,又何尝不是这世道上的规矩?何况自己日后高升,也更容易提携部下。

得了二人的禀报,郭信则接着去找王进禀报。

王进如今也住进了军营,在指挥使大帐找到王进时,郭信在帐外看见他正和一个文官在里面说着话。

文官在帐里背对着郭信,但郭信觉得那文官的背影很是眼熟,正想在帐外等候,王进在里面瞧见了他,招呼道:“郭都头!”

文官闻言也转过头来,郭信一看,那文官不是旁人,竟是自己的好友郑谆。

郑谆见到郭信,先是一愣,随后也露出喜色,起身拱了拱手:“虽然知道意哥儿在军里做了都将,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遇上,真是缘分。”

“你俩认识?”

郭信看到旁边一脸不解的王进,给他解释道:“郑郎跟我相识已久,是多年交情了。”

没想到王进闻言拍了一下大腿:“成了!既然这样,郑司事把那事交给郭都将就妥了!”

郑谆低头想了想:“这样倒是可以。”

郑谆说完见郭信还是一脸茫然,便拉着他在身边坐了下来,用只能在场三人听到的声音道:“一会殿下要亲临此地,宣告出兵之日,到时……”郑谆顿了顿,才接着说道:“到时下面需有人起头响应,郭郎就做这个。”

郭信疑惑:“殿下发令,诸军自然听从,还用我来起头?”

王进大笑起来:“这位郎君说话拐弯抹角,谁能听明白?郭郎听我的,到时只要高喊万岁就成!”

郭信这时哪里还不明白,刘知远很快就要称帝了!

郑谆见郭信愕然地盯着自己,以为是他不愿意,还想劝道:“意哥儿放心,这事自然不会止交给你一人来做。”

王进瞪大眼睛:“郭郎犹豫啥?这种露脸的好事搁哪儿去找!若不是我在将台上,保准到时一嗓门叫城里也能听见。”

郭信想了想,确实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于是一口应了下来:“成。”

时间很快临近午时,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

校场上早已是人山人海,将士们正如蚁群般聚集在一起,将眼前的一切空间都填补得满满当当。大阵外围,不时有马队跑过,卷起的烟尘飘散在空中迟迟不落,大阵里面,四面八方都是吆喝呼喊声,纷乱的景象简直叫郭信头晕目眩。

诸军依次入场,之后所有人的视线就都集中在了北面的点将台上。点将台是夯土堆起,并不算高,但却足够让所有人都能看到上面走动的身影。郭信一边想着一会怎么当“托”,一边也同样等待着刘知远登场,但许久将台上都还是空无一人。

正当军中气氛越发躁动起来时,外圈突然传来一阵呼喊,郭信连忙向人群呼喊的方向望去,只见一股数百人的精骑正在大阵外疾驰。马队中旌旗招展,打着各色明艳的旗号,派头十分威风雄武。郭信瞧见如此阵仗,知道必定是刘知远来了。

果然,人群仿佛被挑动了某根神经,原本就乱糟糟的校场一下子更加喧嚣起来。

刘知远的“仪仗队”绕着数万人整整跑了一圈,才在点将台下停住。不一会,郭信就望见一伙人登上了将台。

郭信努力想从台上的一伙人里辨别出郭威的身影,但隔着太远实在看不清楚,那伙人又都穿着甲胄和大红的官袍,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但很快,将台上有一人脱众而出,而其他人都在身后簇拥着他——自然是刘知远无疑。

刘知远的身影一出,人群再次欢腾起来。郭信见状便觉得,自己这“托”根本没有必要……

大阵久久才平复下来,刘知远在台上突然开始时而摇动手臂,时而抽剑挥舞,显然是在发表什么讲话,只是等声音传到郭信这里,就只剩下了耳边呼呼的风声。

过了一阵,“驱尽契丹!”前面的人群突然呼喊起来。

四面八方很快也都跟着呼喊起来,郭信不明所以,也跟着人群一同大喊。等这遍呼喊刚刚停歇,前面的人又开始呼喊:“复主中原!”

于是台上的刘知远每说一会,台下的数万人就开始呼喊一句新的口号,等声浪平息,台上的刘知远又开始摇动挥舞……

起初郭信还被数万人一同声震云霄的气势所震撼,跟着所有人一起声嘶力竭地呼喊。但很快他就只张嘴巴不出声了,否则照眼前的样子下去,恐怕还没等上阵,嗓子就要先喊破了。

突然,不知是哪里起头,人群中开始有人开始呼喊万岁。

郭信听见声音精神一震,也在马上对身边的人振臂高呼:“天下无主,非我王者谁!万岁!!”

“万岁!”

“万岁!!”

很快地,声势如同波浪般席卷整个校场,越来越多的人都随着一起大喊。

身披甲胄的将士们齐整肃穆,兵器林立,好似一片钢铁的海洋,而山呼万岁的一片片声浪,亦如同海面上一阵阵声势巨大的海啸。

郭信立在人群之中突然想到,那将台上被一众心腹文武环绕着,正在接受千万人拥戴的刘知远,在此时此刻,心中又是怎样一番波涛汹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