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自家儿郎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291字
  • 2021-05-22 09:54:54

刘知远发布的宣命一时点燃了全军将士的情绪,也意味着太原与契丹的彻底决裂。

军中每天都有新的消息在流传,有的说石重贵已经被契丹主处死,有的说中原如今盗贼四起,还有的说契丹人害怕刘知远出兵河北截去后路,已经从汴州跑路……

对这些不知来源的流言郭信都不怎么相信,只有一点让他略感疑惑,那就是刘知远宣命里选择要出兵迎回晋帝?

要知道自打石重贵继位以来,汴州与太原之间君臣不合就已是公开的秘密,即使在前几年晋军和契丹人在河北打正热闹时,刘知远也只被任了一个北面行营都统的虚名,对各军战事毫无干预的权力。

何况此时天家贵胄的正统性早已成了笑话,没人还会效仿挟天子以令诸侯诸侯的旧事,藩镇武夫们现在信仰的乃是兵强马壮者为天子的秩序之道,谁有机会都会先想着自己做皇帝。

而且不论从后来历史的结果来看,还是郭威口中隐隐给郭信的印象,似乎都证明刘知远不是什么安于现状的人物,而这样的人恐怕没什么不自己当皇帝的理由。

郭信通过军中后续的动作很快就想明白了这回事:刘知远大抵是发挥晋室最后的作用来为自己邀名,顺带放出风声干扰契丹人部署,好为后续的动作做准备。

郭信在军中等待了几日,便有人从城中带口信来,说是郭威在家等他回去商量事宜。郭信想不出郭威找自己会有什么要紧的事,但应该与最近将要发生的大事脱不开干系。

此时军中气氛紧张,各处已经接近戒严。不过郭信身为都将,出入军营并不算难事,于是决定先回家再说。

郭信刚出辕门,正好迎面碰上章承化带着几个军士路过。自从自己来后,章承化似乎就在意无意地躲他,没事几乎从不出现在郭信面前。即使像日常点卯时不得不现身,也往往不愿多说一个字。

出征在即,自己手下就两个队正,那王元茂看上去就在战场上不太靠谱,真正打仗时恐怕还得需要这个章承化出力,自己二人的矛盾还得尽快解决。

两人相向而遇,章承化自知无法避开,倒也痛快地朝郭信作礼:“郭都头。”

郭信在马上回了一礼:“章队将上哪去了?”

章承化指向身后几个军士怀中鼓鼓囊囊的布袋,用一种理所应当的口吻道:“去领本都这月中旬的干粮。”

郭信停住了马,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在马上居高临下地问道:“这事章队将不应事先报我知晓?”

章承化语气冷漠:“我看郭都将出身贵家,想必不愿受这类小事麻烦,还是我等替郭都将操劳罢。”

“可既然章队将没有都将符信,那干粮是如何领来的?一个队将既无印信凭证,又没受上峰差遣,在军中也能越级干事?”郭信笑着说话,目光却盯着章承化不放。

章承化自知理亏,站在原地不语,身后的军士们更是左右相望,不敢吭一声。

“章队将心里对咱左三都情意很重,所以总想多做些事,这些王元茂看不出来,但我是知道的,而且我跟章队将也是一个意思。”

但郭信接着又换上了十分冰冷的语气:“不过军中总还是要讲规矩的地方,下面不讲规矩的人该怎么样,章队将第一天就已经告诉我了不是?”

章承化的脸上先是惊讶,随后露出十分尴尬的神色,良久才沉声道:“郭都将说的我明白了。”

郭信见状点点头,对章承化的态度表示满意。这些天和手下军将们的相处让他已经渐渐明白,以此时军中普遍都是骄兵悍将的状况,只依靠什么怀柔之道根本无法驾驭。

……

郭信回到郭府,看到熟悉的石阶和坊门,以及朱门上还未来及摘下的桃符,竟有种久违怀念的情绪,而自己其实才离开了不过几日功夫。

“意哥儿回来了。”郭寿在门房听见响动,出来给他牵马,“主君和荣哥他们都在里面。”

郭信这时注意到正门外还拴着几匹马,随口问道:“家里还有客来?”

郭寿笑着卖了个关子:“都是自家人,意哥儿进去就知道。”

郭信走进正厅,见里面果然已经坐了一圈人。除了父亲郭威、大哥郭荣、兄长郭侗外,还有已经死去母亲杨氏的亲弟、自己的小舅杨廷璋,以及早年就成了郭威小女婿,比郭信还小一岁的妹夫张永德……还有三个虎头虎脑,从未见过的半大小子站在郭威旁边,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厅内众人看见郭信,纷纷都向他招呼。

郭信朝众人见过礼,笑着道:“今天可真是热闹。”

“我家二郎回来了!”郭威见到郭信仿佛很高兴,指着郭荣旁边似乎专为他留下的空位示意他坐下:“这下除去重进还在南边,咱家的儿郎就都齐了。”

郭信知道郭威说的是自己姑表哥李重进,先前在汴州禁军殿直当差,后来契丹入汴也没回来,一直充当着郭威留在南边的耳目……说着他又看向郭威身边站着的三个均是七八岁模样的小子,这么说来他们也是自家儿郎?

旁边的郭荣看出郭信的疑惑,向他解释道:“此三子也是本家子嗣,顺州那边的伯父前阵子刚刚病去,被人领来投奔父亲的。”

郭信哦了一声,看来郭寿说的没错,这里还真没一个客人。

郭威果然慈善地挨个摸了摸三个孩子的脑袋,指着郭信介绍道:“那是我家二郎,也是你们从兄。”

三个孩子闻言便来到郭信身前站了一排,一同有模有样地朝他拱手:“见过二从兄……”

郭信看着三张幼稚未脱的脸,心情也很不错:“你们都叫什么名字?”

“郭守筠。”

“郭奉超。”

“郭定哥。”

说着三人又跑回了郭威身边,郭威笑呵呵地问道:“二郎在军中过的如何?”

“孩儿在军中一切都好,”郭信顿了顿,“王进王指挥使也很关照孩儿。”

郭威满意了抚了抚胡须,连声说了三个好字。

这时坐在对面的郭侗突然道:“可我怎么听说,意哥儿头天去就和人动起手了?”

“兄长对我很关心。”郭信看了郭侗一眼,“不过是场误会,也没动起手来,只算起了些争执……”

郭侗摇起头:“意哥儿从小就爱惹祸,这性子倒从没改过。”

郭威笑着摆了摆手:“这有甚么!当初我是意哥儿这个年纪时,手下早已有了几条性命。好男儿正该如此意气。”

“不过闲话到此为止,”说着郭威站了起来,对厅内的子侄们望了一圈。

众人闻言脸色都严肃起来,郭信也屏息凝神等着郭威开口。

只见郭威望着厅门外,缓缓开口:“咱河东要变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