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宣命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560字
  • 2019-11-17 23:25:30

郭信一早起来掀开帐帘,举目望去是一朵云也没有的天空,天空因此显得极为高远,天地清明,让人十分放松。

帐前不远处,郭朴正在给自己的坐骑刷拭皮毛,见郭信出来,郭朴便拍了拍马背:“都说这养马是夏饱秋肥,冬瘦春死,意哥儿的马却跟别的马不一样,这大冷天的日子里也很壮实哩。”

郭信的坐骑确实不是普通来头,而是刘知远前几年在北边围杀吐谷浑部族,抢夺了大批资财宝马后赏给郭威的其中一匹。

不过他仔细观察了一阵,或许是自己不会相马,只觉得自家马除了黄棕色的毛皮颜色很纯外,并看不出与别的马有什么区别。

他走上前,抚了一把坐骑硬长的鬃毛,随口说道:“不是它与别的马不同,而是我与别人不同。”

说话间郭朴已经刷拭完毕,把刚刷下的一桶脏水泼了出去,摇头道:“意哥儿的话我听不明白。”

郭信捡起一旁的笼头和马鞍,将其披挂在马上:“这家伙主人是我,既不缺马料,又有你亲自照顾。普通家马没有这待遇,自然很受季节冷暖的影响。”

说着郭信又想起之前在城中看到的流民:“活人也是这个理。富贵大户吃穿不愁,住在深宅大院里,只有穷苦人家才会遭受饥寒冻馁的苦难。”

郭信刚说完,身旁的马便歪歪脑袋,很是温驯地打了个响鼻。

郭朴见状打趣道:“这畜牲倒能听懂意哥儿的话。”

郭信拍了拍马颈,笑着翻身上马:“走,跟我去溜达一圈。”

这几日郭信常在营中闲逛,加上刚来时的那场小小风波,左指挥的人已经渐渐熟悉了这位新上任的年轻都头。郭信骑在马上漫无目地游走,不时有人朝他抱拳行礼,郭信也在马上一一抱拳回礼过去。

男人之间的关系没有那么复杂,军中相处就更是简单。郭信不摆架子,又与底下的人天天吃同一锅饭,自然很快就赢得了军汉们的好感——当然他觉得这也少不了父亲郭威潜在的影响。

郭信走马观察着军中士卒们的生活,军营里没什么消遣,除去打磨兵器和偶尔的操练外,多数时候都没什么事做,最多的是聚在一起玩些郭信不认识的土牌,更有甚者干脆直接躺在地上晒太阳。

郭信想起郭威在家中谈论军事时,常提到士气一类的东西,先前他总觉得这些太过虚无缥缈。可如今自己置身其中,却不得不承认确实存在着这样一种氛围,时刻都在影响着大伙对战争的心态。

不过最近郭信感受到军中的气氛又发生了一些变化,原因也很简单——契丹主耶律德光二月初在汴州称帝了。

军中多数将士对契丹人都没什么好感,最主要的原因是本朝初年高祖皇帝石敬瑭向契丹主称儿,且割去了燕云十六州作为夺取中原的回礼——其中代北云、朔、蔚三州原是河东治下,有不少军士都出生于代北,其亲族如今都沦为了契丹人的奴仆。

正因如此,大伙更加期盼着自家大帅刘知远能早日跟契丹人干仗,夺回那些本来属于汉家的故土。而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令军汉们向往,那就是入主中原后封侯拜将的功名富贵。

不知不觉郭信又走到了辕门,正准备往回走时,却望见辕门外正有几个汉子骑马往这边行来,身后还跟了十几个拉着木板车的军士。

郭信驻马好奇地打望着他们,不一会,这伙人就在辕门处停了下来。领头马上的汉子又黑又壮,目光睥睨,很是高傲的样子,指挥着身后的军士把车上的东西抬下来。

郭信看清军士们抬出来的东西,原来是几只已经剥了皮的羊。

这时有人注意到不远处的郭信,吆喝道:“哪来的田舍汉!见了指挥使还不下马!”

郭信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心想那黑壮的汉子就是自己上峰王进了。指挥使已经正式步入武将行列,可以被称作将军,大抵比底层士卒要忙些,因此他入营以来还只是从旁人口中听到过这位“王指挥使”。

跟据王元茂和闲扯的军汉那里所说,郭信得知自家指挥使原是盗贼出身,后来被后唐大将符彦超收入麾下,唐亡后不知怎么又傍上了时任禁军大将的刘知远,接着就跟刘知远来到了太原……听闻王进脚力异于常人,从太原到汴州往返一程只要五六日的功夫,为刘知远来回办了不少事,也因此颇受看重。

郭信当即下马,走去朝那黑壮汉子见礼:“左三都都头郭信,参见王指挥使。”

黑壮汉子一听,果然扭头朝郭信问道:“郭雀儿家的二郎?”

郭信点了点头,王进在马上笑道:“听说郭二郎进来第一天就跟人动起手来,真是虎父无犬子。”

郭信一时不确定王进是在夸他还是在敲打他。只见王进又冲他朝朝手,等郭信凑上前去,便俯下身压低声音道:“你爹跟我相识,在军中有我关照,有甚事就叫王元茂那厮来寻我。”

郭信已经完全感受到父亲郭威为自己带来的便利,面露感激之色,抱拳道:“多谢王指挥使栽培。”

王进勉励地拍拍郭信的肩膀,又在马上直起身,呼喝身边的亲随:“去把人都唤过来!”

亲随得了命令,很快四散而去。郭信见王进要集合兵士,又看看身后光秃秃的肥羊,估摸着王进这回是来犒军的。

果然,等左指挥的五百多个军汉们都挤在辕门下站定后,王进便挥手令随从军士把那几只剥皮的羊都抬了出来。前排的军汉看到羊当即喜形于色,后面的人看不清,只听到前面说上面来了赏犒,也都争着往前挤。乌泱泱的人群一同哄闹起来。

王进仍旧骑在马背上,几个亲兵喝骂着人群安静下来,王进便开始了训话:“上头给弟兄们犒军来了!”

话音一落,人群便又控制不住地吵嚷起来,把王进的话头也盖过去了。

“他妈的,一群没见过肉的狼。”王进咒骂一声,等众人渐渐平息下来,才接着开口道:“犒军不是白犒!大帅给咱将士们下了宣命!”

说着王进勒马往旁边移了两步,从身后让出一个文官来。

文官被一群虎狼般的军汉们盯着,似乎有些畏缩地从怀中掏出一面帛书,吭吭了两声,才开口道:“戎狄入……”

文官一个词还没说完,后面大片的军汉就开始起哄:“猫叫的声,屁也听不见!”

文官脸色一红,深吸一口气,撕扯着喉咙道:“帅命言!戎狄入侵蹂躏,中原无主,今藩镇外附,吾为方伯,良可愧也!吾家上承君恩,下镇一方,有救民水火之责……”

“狗官怎么一口鸟语?”

“这厮说了个啥?”

文官还未说完,人群就又热闹起来。

郭信在旁边看着只觉有趣,这些军汉大多连字都不识,哪里能听懂这些官面的话。不过他倒听了出来,这宣命说的应该是不久前雄武节度使何重建杀掉契丹使者,率秦、阶、成三州投靠蜀国一事。

这时还是王进站了出来:“吵吵个屁!大帅意思,再过几日兄弟们出兵井陉,跟契丹髠贼大干几场,从那尧骨小儿手里迎回陛下!”

王进说罢,人群间突然寂静了一瞬,接着便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就连郭信也略微被眼前的景象所感染,感到一股热血正在胸中翻涌——战争终于近在眼前了!

王进提马原地转了三圈,拔出腰刀高高举起:“传军令!三日后诸军校场集合听命,不得有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