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毡帐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480字
  • 2021-05-20 13:16:13

郭信盯着眼前的章承化:“他们说你是左三都都头,有这回事?”

章承化点点头,又摇摇头:“上任都头年前害上痨病死了,前阵子王指挥使就点了我做代都头。”

郭信颔首搞清楚了状况,自己的差事并没被人抢走,只是下面的士卒不清楚这回事罢了。但他很快又想到,若不是自己突然空降下来,显然眼前的章承化才本该是这位置上的人选。

郭信想到这也就理解了章承化一脸苦闷之色。

“原来是场误会!”郭信大笑两声,对周围抱拳道:“也怪我没说清楚,惹出这些麻烦来。我乃奉国军左指挥新任都头郭信,现在诸位弟兄都认识了!”

“都是手下人不知道好歹,冒犯了郭都头。”章承化一脸铁青,环顾一圈,见众人还提着白刃不知所措,当即喝骂道:“还不把家伙都收了!”

还处于茫然之中的军汉们闻言纷纷都将手中刀兵归了鞘,郭信朝郭朴使了个眼色,郭朴也将腰刀收了回去。

章承化朝郭信抱了一拳,随后大步走到那个尖脸军汉身前,突然一脚上去将尖脸军汉踹倒在地。周围人见状连忙四散躲开,唯恐避之不及。章承化接着又不知从哪抽出一支马鞭,劈头盖脸地就朝地上的军汉身上抽去,嘴中还在破口大骂:“妈的,瞎了你的狗眼!堂堂都将岂是你这狗厮能咬的!”

章承化下手看上去没留力气,抽得尖脸军汉在地上缩着身子嗷嗷叫唤,鞭鞭落下,连冬衣都已被抽得裂出几道口子,露出里面雪白的棉絮,看着很是凄惨。

郭信不急着上去劝阻,他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年轻懵懂,知道章承化是在做样子给自己出气。

唐末以来,下层军官带兵造反屡见不鲜,因而军中刑罚普遍森严,那尖脸军汉顶撞上级本就犯了忌讳,何况刚才差一点就要动起手来,自己若真想问罪,就算叫那军汉人头落地,旁人也没多话说,若只用挨这一顿抽打就能免去军中刑罚,已经算占了大便宜。

章承化一连抽了十数鞭,停下歇息时,目光果然偷偷瞥向郭信。

郭信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刚到军中就打死下面的人难免给士卒们印象不佳,何况卖个人情给章承化也没什么坏处。

于是他开口道:“罢了,此事到底是一场误会,且治他犯上之罪就罢了。”

章承化闻言立马顺势收起鞭子,踢了踢地上的军汉:“郭都头说饶了你!”

尖脸军汉趴在地上发出一阵意义不明的哼哼,章承化接着一挥手:“抬走!”两个亲随很快上前架着尖脸军汉往旁边的毡帐搬去。

就在这时,不远处又来了一伙人,领头一个矮胖的武夫急匆匆地往来赶,远远地就急着大喊:“章石头!你怎么又打人!”

章承化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双手叉在胸前,冷眼等着矮胖武夫过来。

矮胖武夫走到章承化身边便开始数落:“上回指挥使刚点教过你,这才过了多久,怎的又在军中打人?”

章承化不说话,把头往郭信的方向一扬。

矮胖武夫这才注意到郭信,疑惑地问道:“这位小军爷是?”

郭信猜他不会比章承化等级更高,便没有行礼,随口答道:“左指挥新任都头郭信。”

矮胖武夫仿佛被郭信的话吓了一跳,反应后马上凑上郭信马边,笑着朝众人招呼:“成了!前几天从兄还给我提点,说是郭雀儿家的二郎君要来咱这做都头,没想到郭都头来得这么早!”

郭雀儿是郭威在军中的诨名,周围军汉们听到郭信竟是郭雀儿的儿子,当即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就连一旁的章承化也朝郭信投来异样的目光。

郭信看见军汉们向着自己的面容一下子友善了不少,又联想到先前在兵房外也有人为郭威说话,心想郭威在这些武夫中的名声倒还不错。

“差点忘了给郭都将介绍,”矮胖武夫突然一拍脑门,恭敬地作揖道:“卑下左指挥三都右队正王元茂,拜见郭都将。”

“这么说来,王队正和章队正就是咱三都的两位队正了?”郭信恍然地点点头。

“郭都头说的是,我二人现在都归郭都头节制了。”王元茂笑道,在前面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我给郭都头带路。”

章承化听罢对王元茂冷哼一声:“节制个屁,当个队正还以为自己是多大个人物。”

见众人还在围观,章承化不满地扬起手中的鞭子:“还看个屁!不等着屙屎撒尿,就赶紧滚蛋!”

军汉们一哄而散,王元茂见状对郭信苦笑道:“郭都将见怪,这章石头不是普通的石头,他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郭信摆了摆手:“无妨,我看章队将是真性情。”

很快王元茂就领着郭信进了一处毡帐,章承化也一声不吭地跟了进来。

毡帐由木材搭起,并用毛毡覆盖,既防风雪也很好携运,郭信看模样觉得应该与后世的蒙古包是一类事物。河东长期与北边契丹等族交往,这毡帐应该也是从草原上学来的东西。

郭信四处瞧了瞧,帐内的光线比外面阴暗不少,空间不大,铺设同样很简陋,除去一张铺着蔑席的矮榻和一张案子外,地上还有一堆拢起来的干柴。

郭信抬头,果然看到帐顶开了用来通烟和透光的口子。

王元茂引着郭信坐在矮榻上:“军中条件简陋,郭都头还得将就将就。”

“王队将是把我当做那些富家子了,”郭信笑道,“我不是什么金贵出身,谈不上什么将就不将就的。不过我新来行伍,事务多有不熟,这阵子还得有赖王队将和章队将相携。”

王元茂搓了搓手:“郭都将太客气了,既是郭雀……郭孔目官的儿郎,又是我二人上峰,自然不能算是外人。”

章承化蹲到那堆干柴前,刚用火石把火升起来,听到郭信的话,不自觉地撇了下嘴,却恰好被郭信收入眼底。

郭信转头对章承化道:“我看章队将在大伙里头很有威望,又暂领过都头,不如我给上面说说,让章队将接着做副都头。”

章承化捡起一根木柴捅了捅火,却并不领情:“本军都将没有副职,既然郭都头已经来了,我便继续做我那队将,身边都是熟悉的兄弟倒还自在。”

郭信对章承化的态度并不感到奇怪,若是自己无数回上阵出生入死,好不容易有望再进一步,突然被一个年轻后生依赖家中的背景顶在上头,心中也难免会不服。

王元茂狠狠瞪了章承化一眼,又忙转头对郭信换上一张笑脸:“这厮是糊涂人,郭都将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章承化将手上的木柴丢进火中,站起身来拍了拍手,又对郭信抱了一拳:“属下还有事办,郭都将告辞。”说罢便头也不回地掀开帐帘迈了出去,仿佛进来只是为了升起那堆火。

“这……”王元茂呆愣地指着离开的章承化,张着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无妨,”郭信表现出毫不在意,“对了,王队将刚才所说的从兄是何人?”

王元茂嘿嘿一笑:“不是何人,正是咱左指挥的王进王指挥使。”

郭信立马恍然,怪不得这跑两步都喘气的家伙都能做上队正,原来和自己一样是关系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