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两个都头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134字
  • 2021-05-19 18:45:17

集结在太原府的河东诸道兵马受命驻扎在距城二十里外的汾河南岸。

在一片被习惯于称作上南川的广阔河岸上,河东军大营自西向东连延十数里地,在刘知远的亲兄弟、河东马步军都指挥使刘崇从北面带来兵马之后,这片营帐的规模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大。郭信所属的奉国军正是其中毫不起眼的一部。

在当下,除去在代州、仪州等地防范契丹人的少量戍军外,河东可战之兵几乎都集结在太原府这片尺寸之地,外间甚至传闻刘知远已经聚起了步骑十万大军。不过郭信知道传言并不可信——眼下河东战力满打满算应该在五六万间。

这数万兵马已不是一股可以小觑的力量。

河东代北一带胡汉交融,民风彪悍,自唐季以来盛产武夫,刘知远先前又在和契丹人的阳城之战后收拢了一批晋军的散兵游勇,眼下中原各镇中恐怕只有刘知远有如此雄厚的实力能跟契丹人叫板。

郭信离大营越近,就越是心怀感慨。不要说从军中传来操练时的喊杀声震入云霄,单看那十数里的连营就足够让普通人生出敬畏之心。眼前的景象让郭信在心中更加坚定,只有握在手里的兵马才是安身立命的底牌。

郭信二人逐渐接近大营,不时有巡逻的哨骑上来盘问。与出城时敷衍了事的守卒不同,哨骑除去查验符信验证身份外,又问了几个诸如上峰名姓之类的问题才将郭信放行。

经过了几道哨骑,郭信才算来到了大营。城南的大军营盘已经扎下了月余,郭信在马背上眺望过去,成群的甲士浩浩荡荡,人声鼎沸,无数面毡帐遮盖住了整片原野,大大小小毡帐的尖顶像是无数株破土而出的笋竹,又像无数杆直刺天空的尖枪。

穿过把守森严的营门之后,郭信也进入到了这些毡帐之间。

数十年相争不断的战事让河东的将帅们经验十分丰富,各军各部营帐之间齐整宽敞,道路在各军之间纵横交错,却丝毫不显得混乱,远处甚至还有一大片空旷的校场供军中操练。

天气寒冷,但郭信很快就感觉到军中的气氛并不萧瑟冷清。士卒们脸上的神情都很欢快,既看不出对战争的恐惧,也看不出对出征的不满,传入郭信耳边最多的竟是“富贵”“功劳”之类的字眼。

军营大的没边,随行的郭朴下马问了许多人,才总算从一个士卒口中打听到了奉国军的驻地。

等二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位置,正要在辕门前的马桩上缚马,不远处一个闲坐的尖脸军汉就狐疑地凑了上来:“哪家来的嫩芽子,这是给你拴马的地儿?”

郭信笑着朝他抱了拳:“敢问这是奉国军左指挥所在?”

尖脸军汉点点头:“是这儿没错。”

郭信拍拍褪上的灰尘:“那就好,没栓错地方。”

“是来传令的?指挥使眼下不在军中……”

旁边刚拴好马的郭朴忍不住插嘴道:“这位是奉国左军的新都头!”

尖脸军汉先是一愣,接着便是一声嗤笑,掰着指头数了起来:“李都头、章都头、屈都头、张都头……”斜眼看向郭信:“好像就是没有你这白脸的坑。”

这时附近的军汉们看见事端,也都凑上来看热闹。

尖脸军汉指着郭信对周围的人群笑道:“你们可听见了?这嘴上毛都没长全的白脸竟说是咱们的都头。”

人群笑了起来,郭信正要掏出腰牌,想到了什么反问道:“左指挥三都头现是何人?”

旁边很快有人答道:“左三都是章都头的兵。”

郭信顿时感到无语,自己登籍时所见那缺额正是左指挥三都的位置,怎会有假?自家父亲更没有在这事上坑自己的道理。他略作一想,觉得在这与这些军汉说不清楚,纠缠无益,不如先回去找那个昝居润问问清楚再说。

郭信想从此地抽身除去,然而此时围观的军汉却已经聚成了人墙,站在一起完全没有给他让开的意思。

身后尖脸军汉嘿嘿笑了两声:“当咱这是什么地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走也成,把你身上的甲扒下来,那两匹马也给咱留下。”

“你这厮欺人太甚!”郭朴心急之下,猛地将腰刀抽了出来。

随着尖脸军汉立马向后跳了一步,指着郭朴大呼:“这厮想动手!”

周围的军汉见状毫不畏惧,纷纷抽刀在手。

眼看局面突然演变成这种情况,郭信不得不把腰牌掏了出来,上马震声大喝:“都住手!”

跃跃欲试的军汉们刚被郭信的喝声镇住,人群外就接着传来一声叫骂:“哪家小儿在这儿吵吵!你们这些厮聚在这儿又想干啥?”

接着就看到聚起的人群中分出一个口子,一个魁梧的汉子带着四五个军士走了过来。

尖脸军汉忙趋步过去,向领头的汉子抱拳道:“禀章都头,这厮冒充咱三都都头,被属下等抓了个正着!”

被称作章都头的汉子稳稳地在郭信身前站定,双眼炯炯有光,只是看上去脸色极差,皱着眉将郭信从头到脚打量一番,沉声道:“是上头派来的郭都头?”

郭信知道汉子最多是个都头,虽然不知其中到底有什么误会,但刚才一番情状,军汉们无论如何对自己都已是不敬,此时绝不能再让周围军汉们产生自己软弱可欺的印象。于是他不应话,更不下马,只是在马上将腰牌远远朝汉子抛了过去。

汉子在空中接过腰牌,正反看了两眼,又用手在腰牌上摩挲了一番,甚至略有不舍地将腰牌递给左右:“我不识字,你给看看上头写的是啥?”

众军汉的目光都聚集在接过腰牌的人身上,那人感受到这突然降临在自己身上的光荣,重重地清了清嗓子,大声念道:“奉国军!都头!”

五个字戛然而止,围观的人却都原地错愕了。只有刚念完的军汉还意犹未尽,似乎觉得短短五个字不能让他过瘾,左看右看还想找出些字眼出出风头。

姓章的汉子却一把抢过他手里的腰牌,走到郭信面前,弯腰将腰牌还给了郭信。

汉子一脸严肃地对郭信抱拳行礼:“卑下奉国左指挥三都代都头章承化,见过郭都头。”

郭信冷着脸收回腰牌,从章承化的话已经明白了八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