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全胜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960字
  • 2021-08-30 10:18:40

清早郭信一边洗漱,一边听着斥候禀报蜀军主力动向。

蜀军前军已经到了渭河边,李彦从一战把模壁寨给丢了,斥候前去散关打探消息变得很难,不过蜀军的速度就那么快,只用推算就能得出蜀军大概抵达的日子。

听完了禀报,郭信挥退斥候,一个人在脑海里想着战事。眼下父亲郭威应该已经督帅各路藩镇兵马去围河中城了,不过那边的情况和他关系较远,而按照赵晖的态度,一时半会儿攻不下凤翔城。自己便要在这宝鸡寨顶住很大的压力……

郭信从军一路以来都是跟随汉军优势兵力攻城,唯独到了凤翔之后又要野战又要考虑守城,让他心理上很不适应。

这时郭信的眼光瞥到一个身影在门外探头探脑,瞧出是昨天见到的赵家小妹,他便问道:“娘子有事找我?”

“我有名字,单名一个鸾字。不过你还是叫我小妹罢。”小娘见被郭信发现,也就大方地走了进来。

郭信这时发现赵鸾身上没有再穿昨日那身甲胄,而是换上了一身青色短打打扮——却也同样不符合一个节帅之女的身份。没穿甲胄的赵鸾也显露出了自身紧致的身材,虽然长得不高,身材各处似乎也未发育完全,但举手投足间既带有武夫家庭的直爽气质,又处处散发着年轻活力的气息,是与玉娘完全不同的类型。

如今的妇人虽然没有不出闺阁的说法,但稍有地位的妇人似乎还是像母亲张氏那样马车坐着、婢女陪着比较正常,更不要说穿甲骑马了——赵家小妹长得乖巧,行事却似乎比赵延进还要像一个直来直往的衙内。

郭信当下好奇道:“小妹怎么还在这里,准备何时动身走?”

赵鸾刚进门,闻言停下脚朝郭信瞪了一眼:“我好不容易来这儿看望二哥,怎么谁都要赶我走?”

郭信笑着摇头:“不是要赶小妹,只是你二哥说得很对,这种地方很危险,不是小妹该来的地方。”

赵鸾却不接话,在几步外站定,背着手用好奇的目光朝郭信上下打量了一遍,问道:“你就是那个射虎郎郭信么?我以为能射虎的人怎么也该有八尺高,没想到是和二哥一样身材。”

郭信闻言更觉得好笑了,认真向赵鸾解释:“射箭不单靠蛮力,并不需要太高太壮。”

赵鸾马上接着问:“为什么?张弓射箭和舞刀弄剑有甚么不同么?”

睁大着眼睛的小娘就像是一个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的孩子,郭信看着赵鸾,耐心地为她解释:“除了力气之外,张弓射箭还要考虑到很多方面,比如肩臂动作是否到位、目标的距离远近、箭头选取、甚至是风向……”

赵鸾认真听着郭信说话,随后低头好像是在思考,良久之后突然开口:“我其实不仅是来寻二哥,也是来找你的。”

郭信疑问:“你不是前来传令的么?”

赵鸾笑道:“那是骗二哥的,你也信了?”

郭信当即愕然,又问:“可那传令的人为何也为你作证?”

赵鸾毫不掩饰:“我威胁他若不带我来,不帮我一起骗二哥,就回去告诉父亲他对我有轻浮之举。”

郭信当即无言,眼前的赵家小妹看似清纯,原来是个腹黑!难怪昨日赵延进见了她露出的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

“前些日子我到父亲军中,听闻军士们说起有个郭将军箭术高强,还曾一箭射杀过猛虎……父亲只准我骑马却不准我举枪弄棒,唯独射箭可以。可我最不擅长射箭,所以才找来此处,既是看看二哥,也来瞧瞧你是否真的会射箭。”

郭信听出她的意思,断然拒绝:“眼下战事紧张,我可没功夫教小妹射箭。”

“我当然知道,不过父亲很快就会打败叛军和蜀军,对么?”

郭信不置可否,这时赵延进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赵鸾脸色变得有些紧张,当即站起身道:“我得走了,二哥有时候很凶的。”

走到门前,赵鸾不忘又回头轻轻喊了一声:“等回到凤翔,郭将军可要记得教我射箭。”

送伤重的李彦从和赵鸾等人上路不久,郭信刚吃过午饭,郭朴突然拍门而入:“禀报意哥儿,蜀军正在渡河。”

郭信闻言连忙起来,拿起一旁架子上的甲往身上披,问道:“蜀国援军到了?怎么没有探骑提前来报?”

郭朴一边帮郭信穿甲,一边解释:“没见什么别的援军,渡河的还是昨日那支人马。”

两千人也敢来攻寨?郭信先是疑惑,随即又想起来先前李彦从说过,蜀军似乎不知道这边寨中底细。难道那蜀将申贵是觉得打胜一场,可以趁势攻下此寨?

郭信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走到寨门上眺望,发现蜀军确实在渡河。只是附近舟船都被汉军收缴,故而蜀军没有搭造浮桥,而是用竹木作筏子慢慢地载人过岸,一张张的竹筏往返不绝,却像是河面上来回打摆的浮萍。

不多时其余几个指挥使也陆续过来,见到蜀军渡河的法子都觉得有些好笑。

“都监遇伏兵败,本以为此人是甚么对手,没想到竟是不自量力之人。”

“既然对面敢前来送死,咱们便叫他有来无回,也好为都监报了一败之仇。”

赵延进用马鞭遥指正在渡河的蜀军:“河岸到寨前一马平川,而我军马军占优,先命步军前去摆阵,待其半渡之时,马军从后侧翼杀出,必然可以大胜。”

祁廷训道:“何须那样麻烦?照这阵势,咱们正面直冲也能把对面赶回河里喂鱼。”

几人都在说该怎么打,直接省略了去考虑要不要打的问题,显然都把蜀军当做了送上门的肉。诸将各抒己见之后,随后都侧目看向郭信,等着郭信最终决定。

郭信观察了一阵,确如几人所说,宝鸡寨到河岸的距离只有一里多,马军冲出去甚至都不要一炷香的时间。此外自家不仅马军占优,就连有禁军在步军质量上同样更胜一筹,除非对面蜀将是项羽在世背水一战,否则根本没有输的理由!

这样的机会恐怕很难遇见,他先回忆了赵晖王进等人战前布阵的习惯,又细细琢磨了一番,才缓缓开口道:“既然要打不妨就打个齐全,我军四个步军指挥先在寨前列阵,王指挥使与赵指挥使可率各自马军为大阵两翼,待敌全部渡河后,先由一部骑军冲阵,我军步军随后掩杀而上……敌军急功近利,咱们便教他做人。”

王环当即抱拳道:“末将愿率本部请为前锋,大军随后掩杀,必可一战而胜。”

郭信点头应准,当下又向诸将鼓励道:“诸位勠力作战,此战挫敌锋芒乃是大功,日后班师上奏功过,绝无遗漏。”

蜀军已经渡了许多人,诸将毫不拖延,当即领命下去布置。

待蜀军大部划着竹筏陆续渡河之后,汉军也在寨前摆下了阵势。郭信来到射虎军阵前,见对面蜀军还在摇旗敲鼓整顿阵型,当即毫不犹豫,传令敲鼓进军。

左翼王环的马军闻声而动,最先冲向敌阵。果然不出所料,蜀军根本无法抵御,仿佛一张纸一般被王环一击即碎,整个敌阵都乱作一团。

没什么迟疑的,汉军喊杀声顿起,直向河岸方向突击,不久就与蜀军接阵开始搏杀,这时赵延进更多的马军也从右翼杀至,狭长的战场上顷时战鼓大振,厮杀声四起。

从刚一开始就是一边倒的局面,郭信也不假思索率亲军加入王环的马军一同战斗,他引弓开路,左右亲兵紧紧护卫在他的身侧,身后无数马蹄声给了他极大的依靠和信心。

郭信一时真感受到了势如破竹的感觉!很快他的马首似乎就成为了全军进攻的方向,他自己冲到哪里,身后的大旗飞到哪里,身边汉军的勇将锐卒就杀到哪里。

蜀军背临着河,要退回去已不可能,但拼死战斗的却很少,大多都被汉军的马军彼此割裂开来,随后被一拥而上的汉军逐部击破。即便有少数蜀军突围而出,也是被赵延进的另一股马军缠住拦击。

很快厮杀声中夹杂起许多哭嚎声,很多蜀军见无法脱身,已经丢盔卸甲向身后河中一跃,企图泅水回去。然而追到岸边的汉军又是一阵乱箭,水面上便只剩下一连串的血泡。

郭信面前已经再也没有执兵抵抗的蜀军了,左右环顾,蜀军已经彻底溃败,四面都只有汉军在一方面地进行屠杀。

郭信见状便停下了继续冲杀,叫亲兵传令四面的汉军收拢蜀军降卒。

少顷,赵延进等人寻着他的旗子前来会合,脸上都挂着十分灿烂的笑容,向他抱拳道:“恭喜将军,我军大获全胜,竟得全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