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小妹

  • 十国行周
  • 贪看飞花
  • 2312字
  • 2021-08-27 23:35:16

昨夜晚间下了一场秋雨,郭信起床简单吃了些后去看望李彦从,出门便觉得有些寒意,且空气中有一股陈腐的气味。

他走到门厅前,正遇上赵延进带着军中郎中前来探视病情。郭信跟着二人进去,见李彦从躺在软塌上,胸口的箭头在昨晚已被取下,因为有甲胄抵挡,箭伤并不深,其他伤势也都经过了处理。只是李彦从看上去依旧虚弱,面色发白加之额上敷了许多止血疗伤的草药,显得整张脸又白又绿,看上去十分诡异。

李彦从昏昏沉沉,口不能言,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等郎中切了脉,又换上新药后,郭信便和赵延进拉着郎中到一旁问道:“都监伤势如何?还能起来么?”

郎中执了一礼,悄声对二人道:“回两位将军,都监看似伤口只有胸前额前两处,实际邪气皆已深入表里,加之昨夜的雨不巧又沾了湿寒。军中缺药,若不趁早用药疗养,恐怕有丧命之险。”

郭信微微沉吟,叮嘱郎中道:“此事事关重大,先勿要与他人言说。”

“属下明白。”

郭信挥退了郎中,与赵延进回到议事的地方继续商议:“昨晚都监在模壁败军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若要再得知主将垂危,恐怕有失军中士气。赵郎觉得眼下如何安排?”

赵延进冥思苦想了一阵:“其他都不是问题,昨晚损失虽大,但我们两军实力未损,还不至于局面失控。只是我们二人都是指挥使,没有对剩下那两个指挥的节制之权,他们肯听我父亲的,却未必能听我的,李彦从一走便无人统制全军。”

“咱们眼下不能先乱了,”郭信神色冷静,“一时片刻攻不过来,不如先向太尉禀明此间状况,再看看蜀军接下来如何动作。”

“这样也好。”

下午时便有军士传报蜀军人马出现在渭河对岸。郭信与寨中的几个指挥使一同观阵,又叫来昨晚逃回来的那个都将指认。

“昨天在模壁伏击的可是这部兵马?”

都将认真地瞧了半天,点头道:“正是无疑了,那中央赤色幡旗就是前军蜀将申贵,不会有错。”

郭信继续观察,发现蜀军衣甲都比较齐备,只是阵型不整显得散乱,且大部都是步军,马军只有一两百骑,难怪昨晚还能跑回来不少败兵。

身旁一员李彦从的部将指着敌阵道:“素闻蜀地缺马,连其前锋都只有一两百骑,可见昨日若非都监遇伏,击破此军不在话下。”

郭信点点头,经过东沟河一战他已经意识到野战中马军的重要作用,若那时王景崇的马军没有一齐压上来,他的射虎军眼下何至于只剩下一千人?

于是他也点头称是:“蜀军缺马不善野战,屡次败于关中是情有可原。”

众人又望了一会儿,见蜀军只是准备扎营,并没有渡河的意思,便各自散了。

郭信则在众人后面把赵延进拉住:“昨晚我想了许久,觉得李都监兵败不单是因为冒进,和地图也有很大关系。”

赵延进面露不解:“地图?”

郭信点头:“倘若地图足够详细,李都监知道前面有竹林兴许就不会贸然追下去,咱们也就不用如此被动。”

“如若有郭郎所说那般详细的地图,自然对战事部署极为方便。只是军中斥候们随便画画还想,再细些恐怕很难胜任,且画图也很费功夫,若是碾转作战,还是按军中常例找当地的人带路更划算。”

郭信点了点头,觉得赵延进说得不错,凡事既然已成常例就必然有点道理,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赵延进送到凤翔的信很快有了回复。

黄昏时赵晖派人传来军令,郭信和赵延进等诸将一同在寨中听令。传令者带来了两条军令:其一是以郭信为前军排阵使,节制宝鸡寨中兵马。其二是传令诸军无需死守宝鸡,如若蜀军势大,便暂退回凤翔另做图谋。

又是前军排阵使,郭信暗想这差遣和自己真是十分有缘。这样他手下一时间就有了五个指挥使三千人马,俨然是一个都指挥使的兵力了。

郭信等人纷纷领命,不太熟悉的两个指挥使见其他人都没异议,便也干脆地向郭信抱拳作礼表示听命。

因为天色已晚,传令者此外还要负责把李彦从带回凤翔,因此还不急着回去,郭信和赵延进便准备领着传令者先去看望病榻上的李彦从。

出了厅堂,堂下是护送传令者来的一队骑兵,赵延进却突然像是看见了什么,一下子呆立在原地,脸上神色也变得复杂,显得十分古怪。

郭信正奇怪间,就见赵延进一脸怒色地下去揪住一个正在给马顺毛的瘦小骑士,待赵延进把那骑士的铁盔摘下,郭信才发现那穿戴着甲胄的骑士难怪瘦小,原来根本就是个女扮男装的小娘。

赵延进又急又怒:“小妹怎么在这里?”

被赵延进称作小妹的小娘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脸上有点雀斑,长得却不是赵晖父子一样的国字脸,而是一张清纯的瓜子脸。见着赵延进,马上一脸喜悦地挽住赵延进手臂,又装作不高兴地样子:“爹爹还说二哥想我,怎么一见了我又要赶我走?”

“小妹。”赵延进脸色一红,连忙打断了她的话,“寨外对岸就是蜀军,父亲若是知道你在这儿,还不要急死?”

赵家小妹闻言却像是更激动了:“蜀军?在哪儿?二哥快带我去瞧瞧。”

“胡闹!”赵延进甩开赵家小妹的手,意识到郭信还在一旁看着,连忙苦笑解释道:“这是我家小妹,自小在家中受宠惯了,在陕州城是出名的顽劣。”

赵家小妹立马翘起小嘴表示不满:“二哥可真会说,我那打鸟揍人的本事可是从小跟二哥学的!”

赵延进脸色更加尴尬,郭信笑着为他解围:“不知道娘子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小妹亮闪闪的眼睛好奇地瞧着郭信,用着理所当然的语气道:“你是将军还不知道么?当然是奉父亲之命,来给你和二哥传令呀!”

赵延进训斥道:“不准胡说!”

小妹面露委屈,郭信看向前来传令的人,传令者却点点头:“确有此事,不然卑下怎敢带娘子来此险地。”

“怎么父亲也……”赵延进当即愕然,随即又抓起小娘的胳膊,“令传完了,不论如何你快回去。”

小妹却抬头看了看天:“这么晚的天了,二哥放心让我回去么?”

日头确已将要垂到西山去了,赵延进无话可说终于罢休,仍不忘拉着小妹的手叮嘱:“晚上睡我隔壁,不准走动,不然我就告诉父亲小妹在军中惹是生非,非要禁足小妹一个月不可。”

“二哥可真狠心。”小妹说完却自己也没忍住掩嘴笑了一声,临走前还不忘转头向郭信眨了下眼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