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惊梦
  • 法医实录
  • 一点眉黛刀
  • 2283字
  • 2019-07-16 12:44:40

“喂喂喂,程子啊,这次咋样?成了吧?”电话那头一个人粗声粗气的问道。

“啊,是子帅啊,嗯,还不是就那样,让回家等通知呗。”阎大程含糊回答着。

“哎呀,我说,程子啊,你可是咱们法医专业的高材生啊,他们是不了解你的能耐,不然肯定争着抢着要了你,洒家可是逢谁跟谁吹,俺兄弟阎大程就是那金身罗汉下凡尘,见妖降妖遇魔杀魔,找工作屁大点的事情能难住你吗?”电话那头开着玩笑安慰着。

“哈哈,还是兄弟你了解,想我阎大程是什么人呀,那可是在尸体堆中泡澡,剖尸台上就着尸油吃泡面的真男神,这点小小磨难,都不够我塞牙缝,能折腾住我吗?我说你呀净跟这瞎操心,倒是你现在那边怎么样了?”阎大程一声大笑,随口胡诌,心情倒是舒展了不少。

“嘿嘿,洒家就说嘛,咱家大程子心理素质那是杠杠的,洒家这边工作已经敲定,可能要比你早上两天班,到时候就没办法闲着了,不过一提到即将上班了,洒家这潇洒的日子可还没过够呢,浪荡的江湖即将失去一位英姿飒爽,衣袂飘飘的大公子哥儿,多遗憾呐。”电话那头说着。

“恭喜你呀子帅,哪个单位?”阎大程问道,心中不禁为自己的这位同窗数载的好兄弟贺喜。

骆子帅为人性格都没的说,想想这些年一起嬉笑怒骂,一起翘课,一起看美女的日子,仍然都在眼前。

“嘿嘿”子帅先是嘿嘿一笑,然后说道:“NY市一个刑侦大队,法医实习生,就先实习着呗,不过我看队里有几个姿色十分正点,回头洒家偷拍几张照片发给你瞧瞧,这就是有难你上艳福同享,怎么样兄弟够意思吧。”骆子帅显然是对这份工作比较期待,不过话说着说着就有些跑偏了。

“不错不错,还是兄弟你仗义,哎,子帅我先不跟你唠了啊,我这边公交车来了,再唠下去都赶不上24路汽车了都,对了,那个照片一定记得发给我,可别忘了。”阎大程看到24路公交车在站牌停下,急忙一阵小跑而去。

“成!成!放心忘不了,忘不了,你快去吧,下次接着唠。”子帅说道。

阎大程挂断电话,将手机揣兜里,挤上了公交车,发现公交车上已经算是客满为患了,只有后排一处双人座还没人占领,于是阎大程便来到后排靠窗坐了下来。

阎大程将右臂搭在前排座椅上侧着个头,看着车窗之外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不禁有些意兴阑珊,百无聊赖,哈欠一个接一个,眼皮发沉眼睛酸涩,呼吸渐渐变得粗重意识也开始有些恍惚。

隐约之间阎大程感觉自己仿佛来到了一处乡镇,只不过眼前乡镇房屋陈旧皆是泥墙青瓦,屋脊之上瓦松青苔随处可见。

土墙被雨水冲刷日久,早已坑坑洼洼,脚下是一条土路,虽不宽阔笔直倒还算平坦,微风吹过似是能闻到野草野花与泥土混合的些许清香。

“这是什么地方?”,阎大程眉头微微一皱。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来过这个地方,但是不知怎地为什么总感觉这个地方有些似曾相识。

阎大程四处打量着,记忆之中的的确确没有到过此处,但是越看周边环境就越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眼熟,这熟悉的感觉让人琢磨不透,着实有些奇怪。

阎大程眉宇微皱,不自觉地沿着土路慢步向前走去,土路左侧不远处是一间土屋,泥坯为墙,蓑草为脊,槐木门上上着一把长长的横开锁,再往前走土路旁是一洼水塘,只见水色澄清,微风吹过偶尔还能看到几条小鱼翻动着水花。

阎大程闭上眼,深深地呼吸着这一方空气,感觉清凉舒爽,这里的宁静祥和与城市里的吵闹喧嚣简直就是一种唯美享受。

“哗哗哗......”,似乎是起风了,树叶被风吹得哗哗作响,阎大程循声望去,是一株大槐树,槐叶在风中乱颤枝丫摇摆不定。

槐树在阎大程的老家商丘是一种很常见的树木,落叶乔木的一种。

老家里的人们喜欢称之为“槐花树”,春天开花,其花可是一种美味,用面粉掺和匀下锅一蒸,熟了之后再洒下几滴香油,立马就能勾起人们馋虫。

只不过槐树生长很缓慢,正常情况下水桶般粗细的洋槐树至少要生长十年以上。

如果土壤稍稍贫瘠一些的话甚至是三十年也长不了水桶般粗细,再者槐树长到一定程度之其生长就会变得越发缓慢,就像成年人不会再长个头了一般。

然而阎大程此时眼前这株槐树,则足有聚餐时十人圆桌的那张圆桌一般粗大。

“腰围”怕是要五人手拉手方才能抱得住,阎大程心中震惊,不禁感慨这柱巨槐究竟需要长多少年才能达到现在的壮阔。

更奇怪的是巨槐四周土壤松润但却寸草不生,就连青苔绿藓也不见一丝。

阎大程深吸一口气,恢复了一下波澜的心绪,大风过后,槐叶停止了“招摇”。

此时水塘里的水也恢复了平静,但那不时翻着水花的鱼儿这时也不见了踪影,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

四周的一切突然间变得分外寂静,除了自己的呼吸声以及噗通噗通的心跳声之外四周再无一丝声响,让人感觉十分压抑。

塘中水就像一面巨大的镜子,巨槐此时在水里的倒影很清晰,阎大程顺着巨槐倒影望去,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的视线。

巨槐倒影之中,枝叶最为繁茂之处渐渐浮现出一张虚影,虚影凝实。

那是一张帅气阳光的脸庞,眼睛清澈纤尘不染,唇色如朱,嘴角流露出微笑让人如沐春风,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

“到我这里来......”朱唇轻启,音律飘忽却摄人心魂,让人情难自禁。

此时只见阎大程身形僵直,双目呆滞,面露微笑,竟一步一步朝着水塘那帅气人脸走去,一步一步。

“到我这里来......”酥软温柔的声音不停在阎大程耳畔萦绕,阎大程两条腿此时已经淌入水塘之中,却浑然不觉,仍面露满足的微笑继续朝前走去。

“咳咳......”一阵阵窒息的感觉不停地充斥着阎大程的头脑,鼻腔中酸涩难耐,阎大程一个激灵,猛然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四周一片漆黑,只有无尽的冰凉。

阎大程此时心中惊惧,想要呼喊救命却无法喊出丝毫声响,挥舞着手臂却无半点稻草可抓。

“谁来救救我,我还不想死!”阎大程心中不甘,感觉自己的力量一点一点的消逝。

奈何此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渐渐的就连挥舞手臂的力量都没有了,慢慢地停止了挣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