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幕
  • 神都锦绣
  • 钟山布衣
  • 3204字
  • 2020-11-23 19:03:37

今夜无风,月朗星稀。

谢岩独自站立窗前,眼睛死死地盯着对面那一户人家。他是一个警察,准确地说是一名新警察,而且是那种新的不能再新的那种。因为他穿上警服,只有三天时间。

三天前,谢岩奉命前往海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报到,结果办完入职手续后,立刻被叫到办公室,支队长命令他和一位即将退休的老刑警马荣,共同去执行一项任务,任务代号为“抓兔子”。

初始,谢岩还挺兴奋,第一天报到就被派出去执行任务,结果在路上听老马警官介绍完案情后,心里顿时就凉了半截。

案子并不复杂,就是去一个叫“瓦子沟”的小村里蹲点四十八小时,等候自称“冯三爷”的家伙出现,根据线报,此人每年都在这两天回老家“祭祖”,而对面的房子,是他家“祖宅”,只要此人出现,要么盯住他,要么抓住他。

转眼间,天色已是微亮,谢岩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表,见时间显示为“05:42”,他知道,再过三个多小时,到九点整时,自己就可以结束蹲点任务。

他闭了一会眼,大约一分钟,算是短暂的休息。

睁开眼时谢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冯氏祖宅”的大门前竟然多出两个人来。

一个年青人,不!准确地说是一个少年人,身穿一袭运动服,扶着一位举止貌似盲人的老太太,在“冯氏祖宅”门前的台阶上缓缓坐了下来。

等老太太坐安稳好后,少年人从兜里掏出手机打起电话。

距离有点远,谢岩无法听到少年人在说什么,但无论如何,眼前一幕,对他来说,实在太不寻常了。

“老马、老马,快醒醒!”谢岩头也不回地低声呼唤。

“什么情况?”声音中,老刑警马荣快速来到窗前,当他看到时,嘴里冒出一句像是自言自语地话:“这是怎么回事?”

“刚出现的。”谢岩先是解释一句,跟着问:“要不要过去问问?”

“再看看。”马荣随口答一句。

这个时候,少年人电话打完了,他也坐到台阶上,还从自己口袋里取出一包像是饼干的东西,打开包装后递给老太太。

谢岩微微瞄了一眼老马,心想:“难道就这么光看着?”刚想张口,又忍住没说,他总觉得自己是新人,还是少说,多听为好。

约摸过去五分钟,老刑警马荣终于开口道:“这样吧,我俩出去,你从路东头往西走,我从西向东走,注意速度,最后在他们面前碰头,然后见机行事,清楚了吗?”

“清楚!”谢岩沉声应道。

“行动!”

几乎在同一时间,两人转身先后离开。从后门出,分左右而去,差不多两分钟后,二人依次出现在村中大路的东西两端,彼此遥望一眼,不疾不徐地向对方走去。

很快,两人走到相距十米的地方时,老马忽然开口道:“谢家小子,咋才回来就要走?也不多陪陪你爹。”

“叔,这不是没办法嘛,城里有事催我回去啊。”说完这句话时,谢岩已经来到“冯氏祖宅”大门前不到两米的地方,他停下脚步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取其中一支,很热情地递给刚刚走过来的老马,口中还说:“叔来一支。”

老马接过烟,先点上,再说:“你小子在城里处对象了没?”

“没有”谢岩随口回了一句:“叔,要不您老给张罗一个?”

“滚,自己想法子去。”老马笑骂一句。

虽然仅有几句话的功夫,但是谢岩和老马都确定了一件事,就是那个老太太真地是一个盲人。

一支烟抽完,再续一支的时候,那个运动装少年站起身,弯腰扶起老太太,同时说道:“奶奶,咱们走吧,小姨还在前面等着呢。”

老太太含糊应了一句,缓缓地站起来,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扶着运动装少年,慢悠悠地一步一步向谢岩来时的方向走过去。

他们步伐很慢,行为极其合理正常,没有任何不妥之处,谢岩和老马对视一眼,各自微微摇头,显然都没有什么发现。

祖孙二人行出两三米远时,突听老太太的声音传来:“宝儿啊,待会买瓶水去,奶奶渴了。”

此话一出,谢岩就发现老马身体一紧。跟着就见老马走过谢岩身边,冲着祖孙二人背影大声道:“冯宝,你回来了啊!”

与此同时,谢岩转过身,刚好看见运动装少年脚下一停,似乎发愣的样子,一瞬问,他什么都明白了——运动装少年应该就是他们要等的人。

写起来挺费笔墨的,实际上不过短短数秒之间。

运动装少年反应超快,意识到自己可能暴露后,第一时间将身边盲人老太太猛地往后一推,自己则拔腿就跑。

老马唯恐盲人老太太摔倒,上前一步扶住,转头对想要过来帮忙的谢岩急道:“快去追!”

谢岩闻言不禁脸一热,暗骂一句自己“糊涂”,动作却不慢,快速跑出去,以平生最快速度跑开。

谢岩从小喜爱体育,酷爱军人这个职业,只可惜高考发挥一般,军校没考业,只能退而求其次考上了警校。

大学生涯中,谢岩积极锻练,是学校里有名的运动健将、长跑冠军,在他意识里,那个运动装少年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跑得过自己!追上去,抓住他,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曾经有个笑话说,一个人如果被一只老虎追赶,那他一定比奥运冠军跑得还要快。

或许在生死紧要关头,人的潜能被无限放大了,那个看起来颇为英俊,但是略显瘦弱的运动装少年,竟然跑出了职业运动员的水准。

让素来以长跑自傲的谢岩自始至终都没能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直保持在一百多米。

差不多快二十分钟过去,运动装少年似乎有点慢下来,谢岩见状心头一喜,脚下加快几分,谁知道运动装少年慢下来,只是为了脱去外衣,而后速度又加快了。

谢岩那个气啊!一发狠,自己也脱掉外衣,扔掉多余的杂物,诸如香烟、打火机之类,以此减少重量,加快速度。

前方一公里,是座小山,谢岩知道对方,是想跑进山里,仗着地形复杂摆脱自己,然而此时此刻,他除了追进山里,别无他法。

山不太高,树木不多,视野自然也不太差,这使得谢岩可以一直看到运动装少年,直到快接近山顶的时候,突然眼前没了人影。

谢岩小心翼翼地走到最后一眼看见运动装少年的地方,仔细察看地面痕迹,同时保持高度警惕,以免自己遭到暗算。

只要人走过的地方总会留下痕迹。

谢岩仅用几分钟,就发现了一条被伪装过入口的隐秘小路,顺着小路而行约摸一公里左右,眼前豁然出现一个洼地,面积大概有半足球场大小,中间凹下去有几米深,远远望去,可见是一个几十平方大小的水池。

谢岩抬头看看山顶,再看看四周茂密的林木,思索片刻,他明白了,自己沿着那条小路转到了山的另一面,而这处洼地等同于在半山行成的小型山谷,除非从天上看,否则在山下,怕是怎么也不可能发现。

这很隐密,显然运动装少年是故意引谢岩来到。带着紧张又略显兴奋的心情。谢岩没有再走下去,他可以确定,运动装少年

就在附近某处隐藏。

谢岩从地面找到一根胳膊粗的半截枯枝,拿起,再环顾回周,最后大声道:“我知道你就在这里,出来自首吧。”

等上两分钟,见什么动静也没有,谢岩缓慢地按地面可以发现的痕迹,仔细搜索前进,并且继续道:“你还年青,肯定不是冯三爷,只要你出来自首,肯定不会有事,我可以为你作证。”

“警官,你说的冯三爷,他已经死了。”声音从水池对面传来,谢岩心里一喜,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缓步走去,嘴里还不忘继续劝说:“既然冯三爷死了,那更没你什么事了,只要跟我回局里一趟,说清楚不就完了吗?”

“我警告你啊,别再往前走了,我们无怨无仇的,我不想杀你。”声音还是从原先的地方传出。

“杀人可是重罪,你这么年青,犯得着?”谢岩嘴上继续说,但脚下的步伐更慢了,眼睛死死盯住发生声音的地方,只要有一点动静,他好第一时间作出反应。

“给你五十万,当交个朋友怎么样?”声音三度传出,位置不变。

此时距离发声的地方,只有二十米左右。

谢岩握紧手中枯枝,边走边说:“我是警察,不缺那五十万。”

谢岩全神贯注地盯着发出声音的地方,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脚下的路越来越靠近那个水池。

就在谢岩准备以最快速度冲出之际,猛然间他感到自己侧后方有动静,回头就见一条人影挥舞一个什么东西猛地朝自己砍过来。

谢岩本能地往边上横跨两步,同时右手枯枝横扫而出,这是标准的在防守同时保持进攻的动作。

可万万没想到地是,谢岩第二步居然踏空了,身体一瞬间失去平衡。向侧面倒下去,即使这样,他也没有放弃横扫出去的那一棍,“呯”地一声,他感觉自己手上枯枝击中了什么,但是他已经看不到了,因为此刻,他“扑通”一声掉进水里,脑袋还给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最后的意识里,依稀听到一声惨叫“啊——”跟着什么都不知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